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初恋老公吃定你书包网 第十八章 被弃街头遇故人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腹黑攻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初恋老公吃定你书包网 第十八章 被弃街头遇故人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腹黑攻

发布时间:2019-08-14 08:27:0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僵尸嬷嬷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云言,楚氏的小说《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此文是僵尸嬷嬷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当郑宜良将云言的户口本摔在床上时,云言呆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将自己缩成一团,头埋在双膝间,乌黑的卷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 免费试读


当郑宜良将云言的户口本摔在床上时,云言呆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将自己缩成一团,头埋在双膝间,乌黑的卷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

过了好久,就在郑宜良准备发火时,云言突然闷声说道:“可以不去吗?”语气中有一丝恳求。她是想过妥协,想过哪怕他厌恶自己,但至少可以陪在他身边。可是当所有证件摔在自己面前时,她又退缩了。

手中紧紧握着当年郑宜良送她的戒指,想着那时他们的山盟海誓,仿佛一牵手就是一辈子。

可是曾经有多甜蜜,现在就有多痛苦。曾经青涩却美好的爱情早就被现实摧残的残破不堪,明知一切不可挽回,云言却固执的不愿意放手。

可是,郑宜良看她的眼神只剩下厌恶,连恨都没有。没有恨,是不是就代表也没有爱了?

郑宜良看着将自己蜷缩成小小一团的云言,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他烦躁地将这种情绪压下,嘲讽的看着云言,“不去?你现在和我说你不想嫁给我吗?云大小姐,你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还是说你又在耍什么花招?爬上别人的床并借机逼婚这种事情你都做的出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大小姐了。”

“我没有,不是我做的……”云言无力地争辩着,哪怕她知道郑宜良根本不会相信她说的话,哪怕半句。

“给你三分钟时间,马上给我下楼!”说完,狠狠地摔上了门。

云言下楼时,郑宜良已经坐在了车上。看着云言红肿的眼睛,嗤笑一声,“你这假象是做给谁看,处心积虑的嫁到郑家,你不是应该满意了吗?云言,你现在这个样子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是啊,只会让他觉得恶心。云言心中一钝一钝的痛,原以为这种伤人的话,听多了就会麻木,可原来只要是郑宜良说的,自己就不可能不在意,也永远无法适应。

一路上,两人再无交谈。郑宜良眉头紧皱着,始终看向窗外,仿佛车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惹他厌烦。云言低头紧紧地握着户口本,乌黑的卷发垂下,遮住了脸上的情绪。

终于要成为名正言顺的郑夫人了,她不是应该高兴吗,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也笑不出来。

两人先后走进民政局,云言始终低着头,但还是阻止不了工作人员对她的指指点点。

“那个就是云家小姐吧,啧啧,一个千金小姐竟做出那种事情。”

“一边勾引着楚家少爷,一边又和郑总上床,真是不知廉耻。”

“郑总怎么会要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

“这你就不懂了吧,没准那方面很厉害呢!”

说着,几人便小声的笑起来。那笑声像一根刺,直直扎在了云言的心口。

这几天的新闻,她多少也知道一些,无外乎就是“云家千金与万华总裁床照曝光”“豪门婚变:云楚两家解除婚约”“三角恋情:究竟真相如何”……

对于这些流言蜚语,只要郑宜良相信她,云言都可以不在意。可是郑宜良不信她,甚至听她说话都觉得厌恶。

办理好相关事宜后,郑宜良接了一通电话,云言出了民政局,靠在车旁等他。

郑宜良出来后,看到的就是云言乖巧的站在一侧。但这并没有博得郑宜良的一点好感,反而让他的好心情瞬间跌落。

“你这是还想和我回去,还是指望我送你回云家。别以为领了结婚证,你就是郑夫人了,在我郑宜良眼里,这一张小小的纸片什么都不算!别忘了,我娶你是为了什么!”

看着郑宜良的车绝尘而去,云言牵了牵嘴角,确是一点也笑不出来,那对好看的梨涡,再也盛不出一丝笑容。

自从被郑宜良从订婚现场带走以后,她一直在郑家别墅,从未出过门,就连穿的衣服也是郑宜良随便丢给她的。她现在身上一分钱没有,要去哪里?

转念一想,有钱又能怎么样呢,她现在还真是无处可去。

云言不想回云家,她厌恶云洛阳那张谄媚的嘴脸,不知道从他嘴中还会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话。她也不想看见自己的母亲,那个软弱的女人,云言虽然不恨她,但现在却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每次面对母亲,都会将云言隐藏起来的伤口再次撕裂,直到鲜血淋漓,痛得她无以复加。她知道那件事不是母亲的错,是自己从一开始就爱错了人,是她忘记了这个世界的爱情不是两情相悦就可以长相思守。

云言漫无目的的在大街旁走着,她早饭还没吃,而现在已经快要下午了。这让她想到自己初到德国时,言语不通,又无亲朋挚友,只能自己一个人出来买生活用品,和人比比划划的问路,却半天也表达不明白自己想去的地方。而且自己那时候没有生活来源,只能拼命的打工兼职,才负担得起高昂的学费。

想到这些,云言无声的笑笑,那么艰难的日子自己都挺过来了,现在的情况不是好很多了吗?至少自己不必再为三餐而烦恼,也不会为交不起房租而躲在街角偷偷的哭。

云言抬头,突然看见对面儿童商店的橱窗里挂着新款的维尼熊布偶。小的时候,自己每次过生日,哥哥都会送自己一款最新的维尼熊布偶,他说自己会像维尼熊一样保护着他的小云言。

云言喃喃地说:“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云言很想你……”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向马路中间走去,她想去看一看那只维尼熊。

突然,一道白光打来,云言下意识的闭紧双眼,再睁开时已经跌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司机摇下车窗,骂骂咧咧地对云言吼道:“你是瞎子还是弱智,看不见这是红灯吗?没撞死你算你特么走运!”

在云言还没搞清楚状况时,骂完人的司机已经扬长而去。

“几年不见,你大脑没见发达,小闹还日渐萎缩啊!”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云言鼻子一酸,再次扑回男人的怀中,“叶琛,我好想你!”

“想我不来找我,你是笨蛋吗?”叶琛嘴角吟着一抹笑,宠溺地拍了拍云言的头顶。

一个小时后,云言坐在叶琛家的沙发上,吃着他亲手做的意面。

叶琛和云言算是青梅竹马,在认识楚岚之前,便认识叶琛了。小时候叶琛的嘴就很毒,两人打架,被气哭的永远是云言。后来上了大学,两人不在一个学校,那时候云言身边有郑宜良,与叶琛的联系就少了。云言在心中自嘲,自己还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但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奇妙,即便多年不见,再次见面,也会像昨天才聊过天一样亲密无间。就像自己和叶琛,无论多少年不联系,他还是会将如此落魄不堪的自己带回家。

叶琛穿着纯白棉布的家居服,发行依旧是清清爽爽的毛寸,只要他不开口,美好的像是邻家大哥哥。

“吃完了?”叶琛一边看报纸一边闲闲地问。云言“嗯”了一声,起身将盘子送进了厨房。

出来时,叶琛已经将报纸放下,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云言低着头,双手不安的拽着衣角,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瘦了。”简单两个字,却让云言想哭。她也没有再压抑自己的感情,连日的屈辱,不甘,委屈,统统化作泪水,从眼中夺眶而出。叶琛任由她哭着,没有安慰,没有拥抱,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如隔靴搔痒,无济于事,还不如安安静静的让她哭一会儿。

当云言的嚎啕大哭变为小声抽噎,叶琛才嫌弃道:“哭的那么丑,和小时候一个样子,真是没有一点长进。”

云言破涕为笑,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这么多年,你的嘴还是那么毒,当心找不到女朋友。”

“本少爷这么帅又这么多金,喜欢我的女孩子排了两条街都不止,怎么可能找不到女朋友。”叶琛将腿搭在茶几上,嘴角含着一抹坏笑。

云言当然知道叶琛在逗自己开心。大学的时候,叶琛曾喜欢上一个和他同校的学姐,但后来两人分开了,学姐去了英国留学。

两人很有默契的不再提感情生活。对与云言回国之后的事情,叶琛也表现的丝毫不感兴趣,问了又能怎样,改变不了的事情,不过平添痛苦罢了。

痛哭了一场,压在云言心头的郁结散去了不少。尤其是再见叶琛,让她觉得,无论自己活得多失败,还是会有好朋友在乎自己,比如楚岚,比如叶琛。

云言讲了许多自己在德国的趣事,叶琛也说了这几年自己遇到的有趣的人,两人平时都是不太爱说话的人,如今一见,仿佛要将分别几年的话全部说出来。

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叶琛将客房收拾好,对云言道:“你在这里将就一晚吧。”云言起身,真诚的说:“谢谢你,叶琛。”

从小到大,云言都没有和自己客气过,如此郑重其事的道谢,让叶琛心中一阵难受,她是受了多少苦啊!

叶琛走过去,拍拍语言的头顶,笑得很温暖,“一切都会过去的。”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僵尸嬷嬷)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言,楚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僵尸嬷嬷)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言,楚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

作者:僵尸嬷嬷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僵尸嬷嬷)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言,楚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僵尸嬷嬷)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言,楚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