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初恋老公吃定你云言 第四十章 都道情深难予终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冰山攻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初恋老公吃定你云言 第四十章 都道情深难予终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冰山攻

发布时间:2019-08-14 08:26:3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僵尸嬷嬷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僵尸嬷嬷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云言,楚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对于任浩的作为,郑宜良目前也只能选择忍耐。虽然他现在不需要其他人的扶持,但是不代表可以与任家抗衡,毕竟任家是老牌公司,多年的产业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 免费试读


对于任浩的作为,郑宜良目前也只能选择忍耐。虽然他现在不需要其他人的扶持,但是不代表可以与任家抗衡,毕竟任家是老牌公司,多年的产业不是可以轻易动摇的。

郑宜良在铂金时代对任浩放下狠话,也只是说说而已,真要是与任家为敌,最多也只能拼的鱼死网破。

至于楚谭和夏爵当然会和郑宜良站在一边,但是郑宜良知道这不现实,毕竟是涉及私人利益的,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楚谭对家族企业基本不参与,而夏爵刚刚掌管公司,好多方面都不是很熟悉。这两个朋友,郑宜良都不想牵连。

郑宜良基本已经康复,在医院纯属静养。还好公司中有褚方寒和李靖管理着,重要文件会送来给郑宜良批阅。但在医院里终归不如在公司中管理方便,医生确定没什么问题后郑宜良办理了出院手续。

自从郑宜良和他父亲闹翻后,郑州就再也没来医院看过他,郑母倒是来过几次,对云言还算和善,不过明显也不是很喜欢。

云言并不知道郑宜良办理了出院手续,自从两人感情再度恶化后,她只是每天按时给郑宜良送饭,多余的一句交谈也没有。

今天送过早饭后,云言就回去了,李靖给郑宜良办理出院手续时,恰巧夏爵来了。自从郑宜良出事后,夏爵基本每天都来医院。

郑宜良疑惑的问他:“你都不用处理公司事务吗?”夏爵讪讪地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你今天出院啊?我送你回去吧。”

郑宜良“嗯”了一声,他知道夏爵还是不太适应企业管理,遂也不再多问什么。

李靖办理完出院手续后,就回来公司。郑宜良也没有叫司机来接,直接坐上了夏爵的车。

“今晚有时间吗,出去喝一杯。”上一次大家不欢而散,郑宜良总觉得亏欠夏爵一杯酒。

“你这个样子还是暂且不要喝酒的好。而且我下午约了一个医生,美国一个朋友介绍的,据说是癌症方面的翘楚。哦,对了,叫叶琛。”夏爵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郑宜良听到叶琛的名字整个人都不好了,上次在铂金时代两人差点打起来,现在想起来仍旧不能平静。

感觉到郑宜良的沉默,夏爵疑惑道:“怎么,你认识这个叶医生?”

郑宜良冷哼道:“不只我认识,你也认识。上次在铂金时代和云言一起的那个男人就是叶琛。”

夏爵表现的很吃惊,随即笑道:“还真是缘分啊!是云言的朋友吗?那真是太好了,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周旋。”

两人关注的问题不是一个重点,郑宜良虽然气愤,却不能不让叶琛给夏威看病,毕竟那是人命攸关的大事,自己若是因为那点儿矛盾从中作梗,就显得太幼稚了。

“什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一沓子资料被狠狠摔在桌面上,任浩气急败坏,“这小子还真是命大!”说完坐在老板椅上,面红耳赤,脑筋又开始不停的转动起来,好半天,他揉了揉太阳穴,看向助理,“这次的合同怎么样了!”

助理吓得冷汗直流,也不得不故作镇静,“因为郑宜良出院了,合作方临时毁约,说宁愿交违约金也不愿意合作了!”

说完这些话,他紧张的闭上眼睛,他不敢看老总的反应,任浩听了,冷冷的哼了一声,“下去吧!”

然后把资料扔进垃圾桶里,这是大家努力了一个月的成果,为什么,还是比不上那个家伙。对于恨郑宜良,他还是把责任都拉到自己身上。

是我不够优秀吗?妹妹天天想着那个家伙,公司虽说也是蒸蒸日上,但是还是差那么一点,任浩懊恼的捂着头,这个人中龙凤,在人后,也有这么失意无助的样子,最亲的妹妹一心想着自己恨之入骨的竞争对手,这次若是真的要了那个家伙的命,淼淼不知道又要闹成什么样子,想到这里,任浩心里竟然产生一些小小的庆幸。

“哥!”

门突然被踹开,任淼淼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盛气凌人的看着哥哥,“怎么了!”

任浩微微皱起眉,似乎已经知道了妹妹为什么过来,“哥哥,是不是你安排的车祸?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宜良的,哥哥,郑宜良若是死了,我也绝不会独活!”

任淼淼那从来都是厉害着的小脸挂满了泪珠,“他不是没什么事吗,这么几天就活蹦乱跳的了!”任浩走上前替妹妹擦掉泪水。

“不是,我怕!哥哥……不要做这种事了好不好!”任淼淼一头扎进哥哥的怀里,娇嫩的小手此时狠狠地抓着任浩的西服,此时己经是发红发肿,“你啊!……好!哥哥听你的,不要难过了好吗?”任浩摸摸任淼淼的头发,视若珍宝的妹妹,他怎么能不心疼?

云言回到家,看着干净的过分的房间,心里暗暗心酸,这几天两个人都没回家,这个家一点人气都没有了,哪里有个家的样子,她无聊的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把音量放到很大,她已经不在意电视里播放的那些斑斓的画面是什么,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习惯了一个人在深夜放着电视节目,不是因为内容有多么吸引人,而是,那种恰到好处的聒噪让自己觉得不再孤单。

渐渐地,耳边的声音也模糊了。

校园里

“言言,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

帅气的少年浅笑着背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摸着少女的脸蛋,女孩嘟起嘴,“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吗?”

哼!她甩甩头,散落的长发扫到少年的脸上,痒痒的感觉惹得他笑得更灿烂,伸出背后的另一只手,手中提着一个浅黄色的袋子,袋子上画着一个卡通猫。

“啊!就知道小良子对我最好了!”女孩惊喜着叫着,抱过袋子,踮起脚在男孩脸上轻轻一啄,然后忙低头去拆包装袋,“哎呀!哪有你这样的,回去再拆,我带你去个地方!”

男孩按住女孩的手,拉着她往校园中最大的一处湖水边,初夏,天气微凉,却格外的舒适宜人,校园里成双成对的情侣在湖边的一棵棵垂柳下相互依靠着。

“来这里做什么?”女孩不解的看着男孩,男孩走到湖边,大声的喊道:“我郑宜良这一辈子只爱云言,郑宜良爱云言!”

这一嗓子,喊来了所有人的目光,或是嫉妒,或是羡慕,女孩的脸嗖一下的红了,她用袋子挡住自己的脸,“小良子!干嘛呀!这么多人!”

“阿言!”男孩拿下袋子,用力的环住女孩。

“小良子!”

“嗯?”

“我……好幸福……好幸福!”泪水,悄然从眼角滑落。

“砰!”关门的声音想起,敲碎了云言的梦境,云言昏沉沉的起身,看到郑宜良已经回来了,看到自己是明显不开心了,她有点不知所措,眼角还残留着泪痕,只是梦了。

那些曾经,原来的郑宜良和云言都不在了,三年前,那两个人就一已经消亡了,“你回来了,身体完全没有问题了吗?”云言还是起来迎了上去。

“还好!……”该死,我回答她做什么,眼睛怎么这么红?又哭了?真是个烦人的女人,郑宜良心里默默诽谤几句,一脸不爽的扯了扯领带,回到书房,像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在云言眼里也是那么值得眷恋,无论现在郑宜良怎么对她,都因该算是当初自己一声不吭就离开的惩罚吧,忍忍吧,为了当年那个温暖的夏天。

“没错,就是那个女人,还勾引我的楚谭。”何玉然眼角瞟着瑟瑟发抖的任淼淼,纤细的手指间夹着精致的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在杯子里晃动着,翻滚着,“贱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贱女人!”

任淼淼握着拳,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颜色。突然,她掏出手机,匆匆走出了包间。

何玉然看着任淼淼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异常唯美的笑容,轻轻地拍拍手,应声走出来一个招待,“何小姐,”“今天本小姐心情好,给,好好收着!”说着从皮包里抽出一沓不薄的钞票,递到招待的手里,便踩着高跟鞋,优雅的离开,招待的手里握着钱,脸上已经笑开了花。

任淼淼走到卫生间,“喂!你给我找几个人,去把那个云言处理掉,是,必须成功,赶紧行动吧!”简单的说完,她有些脱力的靠在门框前,“宜良,我不会让那个贱女人继续留在你的身边伤害你的。”

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她几步跑到脸池边,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液体打在手上,让她清醒了不少,她胡乱的冲了一把脸,喘着粗气,跌坐在地板上,“贱女人!我不会让你好过点,我不会让你继续伤害宜良,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我要毁了你,我要毁了你,哈哈哈!”

她疯狂的样子很是吓人,像是已经理智不清。

“这钱你也敢要!这可是任家大小姐!”一个上了年纪的招待叹着气看着收钱的那个年轻招待,“谁和钱过不去不是?”年轻招待一挑眉,闪进大厅忙碌去了。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僵尸嬷嬷)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言,楚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僵尸嬷嬷)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言,楚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

作者:僵尸嬷嬷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僵尸嬷嬷)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言,楚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僵尸嬷嬷)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先婚后爱:初恋老公吃定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言,楚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