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结局 第23章 一片冰心 锦绣烟云荣华碎全文章节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结局 第23章 一片冰心 锦绣烟云荣华碎全文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0 20:45:2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嫣离 状态:已完结

新书《锦绣烟云荣华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嫣离,主角荣家,连老爷,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幸好那水池子原不过就是夏天种种莲花,冬天赏赏雪景的所在,纯粹是人工穿凿而就,到底并不多深,再加上现在是干季,荣少谦站稳了脚之后水

《锦绣烟云荣华碎》 免费试读


幸好那水池子原不过就是夏天种种莲花,冬天赏赏雪景的所在,纯粹是人工穿凿而就,到底并不多深,再加上现在是干季,荣少谦站稳了脚之后水面才到他胸口,完全没有溺水的危险。

连馨宁赶到跟前的时候他已经在两个小厮的帮衬下爬了上来,见她面露忧色,却浑然不在意地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

“让姨娘和嫂子笑话了,这水池子里头还真凉快!啊,啊,啊嚏!”

这寒天腊月的掉进冰冻的水池中泡上一泡,任是再怎么年轻力壮也吃不消吧?荣少谦虽还想嘴硬,身体却已经不干了,很老实地出卖了他。

“还说,瞧你头发上都结冰珠子了!你们几个,看什么呢?机灵点儿还不快扶你们爷回去烤烤火!”

连馨宁见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也不知道哪里烧来的无名火,劈头盖脸就把跟着的人训斥了一顿,心中仍腹诽不已,这个荣少谦,可当真是应了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跟几个小丫头玩疯了连命也不要了。

一行人乌压压一阵旋风似的赶去了荣少谦的屋子,假山后头却悄悄地转出了一个人,正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喘气,原来是玉凤。

头先她正好从外面回去,在院门口听到了惠如和燕儿的对话,想着用个什么法子拖一拖连馨宁的步子,谁知又在池边碰上了正在晒太阳发呆的荣少谦,眼见着连馨宁已经远远地过来了,因此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手忙脚乱地将荣少谦安置妥当,毕竟荣太太不在家,他自己又还没成家,屋子里除了两个还算妥帖的大丫头根本没个能说上话的女主人,连馨宁身为长嫂也少不得样样给他张罗齐全了,直到隔着帘子听见里头说是才喝的药也捂出了汗,这才放了心,又把惠纹和秋韵叫到面前嘱咐几句。

“今儿个太太不在家,偏要出事,二爷这风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你们大家都要仔细些,今儿个晚上是谁的功夫,就别想歇了,辛苦些多照应着,别让他贪凉踢了被子,回头好了太太自然赏你们,你们爷那里只怕也有得好赏呢。”

连馨宁只当他这里和荣少楼这边一样,这两个女子既然就这么放在了他的屋里,虽荣太太曾经说过要明年找个好日子才能过个明道儿把话说开来,但大伙儿都知道就是那个意思,她们也算是二爷的人了,因此吩咐起她们来也并没有注意什么。

一番话却说得她们都红了脸,惠纹没说什么只顾着低头绞着手中的帕子,还是秋韵豁达些,自己不自在了片刻还是大大方方地回了话。

“回大少***话,二爷他夜里是从不要人服侍的,奴婢们也从不曾僭越了做奴婢的规矩。不过如今主子身子不适奴婢自然会尽心照料,绝不贪睡躲懒,请奶奶放心。”

一番话说得明明白白不卑不亢,倒把个连馨宁愣在了当场。

他这么一个不规矩的人,白放着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婢在身边,竟然还能规矩得了?莫说是男人三妻四妾皆是稀松平常的事,就是未成家的小爷跟屋里贴身服侍的大丫头有点暧昧之事,也是极常见的,真有哪个男人会守身如玉等着他未来的老婆?

比如荣少楼和惠如,和秋容。

连馨宁不由心里堵得慌,虽然从小教引嬷嬷们便教她要贤良,要识大体,要能容人,出嫁之前连府更是以一个当家主母的要求拼命地给她恶补,她当然知道一个光鲜体面的大家少奶奶大太太,要面对的是怎样一堆乱七八糟的闺中之事。

可知道是一码事,能接受是另一码事,而能心情自在地欣然接受,又绝对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尤其是这些麻烦都毫无预兆地兜头落在了自己身上的时候。

虽然心中疑惑,但那到底是二叔,叔嫂之间原就要避忌,更何况她还是年轻的新媳妇,因此也不敢久坐,又嘱咐了秋韵几句便随着云姨娘匆匆朝自己屋里赶,迎面正赶上刚叫去惠如那里先看看情形的丝竹。

“如何?”

“奶奶放心,大爷在她屋里呢,要给她把脉来着,她又说好很多了不让看,现在大爷陪着她坐着呢。”

丝竹一副不以为意的口气,朝着前头院门的方向努了努嘴。

“怎么,大爷竟还懂医道?”

连馨宁不由纳闷,云姨娘却笑着解了她的疑问。

“奶奶是个聪明人,就不曾听过久病成医么?我们大少爷常年看病吃药,一点子零星小病还真难不倒他。”

“原来如此。”

想着那人竟是从小吃药吃出来的学问,连馨宁不由心中隐隐作痛,这该得受多少罪才吃多少苦才能得这么一件好处?思及至此,刚才心里才因荣少谦与房里丫头的关系清白而对荣少楼产生的一点小小不满,也都被忽如其来的满腔怜惜给盖了过去。

晚间荣太太回来自然还是少不了一顿责问,虽然荣少谦一副满不自在的样子把错都揽了过去,只说自己天凉图省事穿得少了所以受了凉,可这满府里到处都是荣太太的眼线,她人还没到家,这眼睛耳朵可早就到了,当然也知道她宝贝儿子并没有说实话,虽然她并不说破,但连馨宁到底还是跑不了一个照看不得力的罪责,被荣太太当着几个弟妹的面夹枪带棒地数落了好一顿。

罗佩儿见连馨宁吃瘪自然开心,又在边上酸不溜秋地添了好些话,荣清华气不过她落井下石,帮着分辩了几句,却又被她拉扯着编排了一些不怀好意的话,原打量着她素来怯弱无依不欺负她还欺负谁去,谁知荣清华今日却分毫不让,一句句都反驳了回去,反而冲得罗佩儿一鼻子灰,连荣太太时不时投过来的警示的目光,她也假装不曾听见。

荣沐华坐在一边冷眼看着,照旧一句话不说,不见她高兴,也不见她生气,更不见她偏帮了谁。

几个小字辈请了安便各自回屋,连馨宁见荣清华独自带着个小丫头走在前头,便上赶着跑了几步叫住了她。

“二妹妹以后可不许这么任性,太太面前你得罪了那一位,以后可不是好开交的。”

“我就是看不惯她在太太面前那个轻狂的样子!说起来她不过是亲戚,借着太太娘家的势罢了,你才是咱们家的大少奶奶,正经主子,她凭什么欺负到你头上去!”

荣清华才说了几句话,却已经急红了眼圈,忍不住低头用帕子擦了擦眼睛。

“嫂子就是太好性儿,但凡刚硬点的人,也由不得她这样欺负,你不知道当初她就做梦想嫁给大哥哥,如今总是挤兑你,自然也存着这些龌龊心思在里头。”

连馨宁才当众受了委屈自然心里也不痛快,可看荣清华的样子又实在不放心,只得忍着气软言安慰了她几句,又命两个婆子好生送她回去,这才安心地往回走,却见荣少楼正倚在回廊上瞅着她直笑。

“你笑什么?”

“我在笑老天爷怎么就对我这么好,给了我这么富贵的日子,偏生又给了我这么一个贤良可人的夫人,我真怕是老天爷弄错了,回头想起来了还要给我收回去,那我可不得哭死了。”

荣少楼一把搂住连馨宁的腰将她带入怀中,嘴里却难得不正经地开起了玩笑,说得连馨宁笑也不是,恼也不是,直瞪大了眼睛忿忿地瞅着他,却被他毫无预兆地吻了下去。

男子身上独有的阳刚气息瞬间包围了她,柔软的薄唇不怀好意地反复在她冰冷的双唇上摩挲,调皮的舌头霸道地撬开她的牙关,她慌张着后退,腰上却被他牢牢扣住,反而暧昧而老练地隔着厚厚地袍子在她身后游走了起来。

荣少楼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想要一个女人,这种微妙的占有欲,对青鸾没有,对两个侍妾更没有,论理说连馨宁是他的结发妻子,断不可能离开他,她甚至是她们之中对他最温柔最纵容最仰望的一个,可她越是如此,他就越有一种将会失去她的错觉,而这种错觉,也时不时地会压得他喘不上气来。

夫妇二人在无人的角落里稍事温存了一番,便亲昵地携手同归,并未曾注意到墙根处斑驳的树影下,还有一双因嫉恨而变得十分怨毒的眼睛。

罗佩儿几乎是红着眼冲回了房间,恨恨地甩上房门,从枕头底下火急火燎地掏出一物,二话不说便抓起桌上的针线匣子拔下几根绣花针狠狠地朝那东西身上戳去。

仔细一看,竟是个穿着石榴裙,梳着发髻的小布人,背后却给贴了一道符,上头还龙飞凤舞的不知道写着些什么字。

也不知扎了多少针,她激动地情绪也稍微平复了下来,此时外头传来了极低的叩门声,她似乎知道会有人来,不慌不忙地将布人收好,整了整衣襟这才冷冷地说了声,进来。

外头的人应声而入,罗佩儿却一口气吹灭了面前的油灯,满屋子里霎时只剩下一点细碎的月光。

“姑娘有什么事吩咐?“

“也没什么,只是眼看就是上元节了,你好好准备准备,那件事要在二月初了结了它。“

“是。“

惠如小心翼翼地答应着,不敢再去惹怒这个暴躁的女主子,要知道自己日后的荣华富贵可都在她手里扣着呢,只要巴结住了她,荣少楼那里原就待她不错,自然有她长长久久的好处。

《锦绣烟云荣华碎》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锦绣烟云荣华碎

作者:嫣离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