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锦绣烟云荣华碎》百度云锦绣烟云荣华碎 第5章 出嫁那天 锦绣烟云荣华碎无广告

《锦绣烟云荣华碎》百度云锦绣烟云荣华碎 第5章 出嫁那天 锦绣烟云荣华碎无广告

发布时间:2019-07-10 20:43:4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嫣离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嫣离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锦绣烟云荣华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荣家,连老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若不来你岂不是要一夜睡不着觉?” 来人身手矫健地翻窗而入,一把将似笑非笑地铃兰揽入怀中,挥手灭了烛火,便拥着佳人滚入了锦衾软

《锦绣烟云荣华碎》 免费试读


“我若不来你岂不是要一夜睡不着觉?”

来人身手矫健地翻窗而入,一把将似笑非笑地铃兰揽入怀中,挥手灭了烛火,便拥着佳人滚入了锦衾软枕中缠绵。

面对此人的肆无忌惮铃兰显然已经习惯,只埋首在他怀中吃吃地笑着,却一把按住他四下乱摸的大手问起了晚间在荣大太太房中的事情。

“你说,今天若不是二爷开口为我求情,你可会开口?”

“那是自然,我哪儿能让你受半点委屈?不过既然二哥开了口,我也且看着就是,这事可不能太露行迹,太太是个精明都藏在肚子里的人,被她知道你我的关系只怕不妙。”

那少年抄起铃兰的细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美色当前却仍不忘警告她要万事小心,铃兰听了心中不悦,不由小嘴一撅抱怨了起来。

“怕什么?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是说要跟太太要了我去么?如今只这么拖拉着,如今不敢,以后你就敢跟她说了?”

铃兰见他总是一副畏首畏尾的样子当真气结,其实她哪里知道这位三爷心里的心思。若说她的相貌身段,自然在府中的丫鬟里是极好的,但她毕竟是个丫鬟,荣府的爷们自十三四岁起便有专人带着出去开荤,京城繁华地温柔里,什么美人没有见过,这荣少鸿主动勾搭她,自然还因为她是大太太身边得力的大丫鬟。

如此一来他等于是在大太太这里安了一双眼睛,一双耳朵,可如果要他开口将她要了去,那岂不就是自残耳目?他怎么舍得?

“哼,你确信你真的是想跟着我这个无权无势的三爷,而不是意气风发的二爷么?我看你对他倒好,要不他能开口替你求情?”

倒打一耙的事对眼中只有情之一字的女人来说万试万灵,铃兰一见他吃味的样子果然立刻丢开了刚才的话题,忙着安抚起他受伤的心来。

“我巴结他还不是为了你,他如今管着整个荣府,你以后要想过得舒坦,能不巴结他?要说真心想跟着谁,你又不知道了?少叫我啐你!”

半羞半恼地说完最后一句,铃兰忽地在荣少鸿地肩上轻啃了一口,那人咬牙切齿地坏笑了几声便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这一夜自是红绡帐暖,鸳鸯梦长。

荣连两家联姻的消息很快传出,婚期定在腊月初六。

迎亲那天两府皆热闹非常,连馨宁全身上下早已由丝竹带着几个伶俐的小丫头收拾停当,如今只端端正正地坐着等喜娘来叫便可。

看着进进出出忙个不停的众人,她心中不免感慨,这个院子自她出生以来十几年了,何曾这般热闹过一次?

“小姐,大小姐二小姐来了。”

“快请。”

听说两个姐姐来了,连馨宁冷淡的脸上才有了些许暖色。循声望去,只见云书正引着两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姗姗入来,两人很快便拥着连馨宁一左一右地坐了,彼此心中俱有满腹的话想说,却又都不知从何说起。

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嫁给一个药罐子做老婆,并不是什么大喜的事情。

连馨宁只瞅着她们温文一笑,二姐连悦蓉早已忍不住红了眼圈。

“看你,今天是三妹妹的大日子,你这是怎么说呢?”

到底是大姐连悦芙沉稳些,忙一把按住了连悦蓉的肩头,并抱歉地看了连馨宁一眼。

“不妨,三妹这就要去了,两位姐姐的照拂没齿难忘,不知日后是否还能再续咱们姐妹的情分。”

连馨宁拉起两位姐姐的手情不自禁也哽咽起来,若说这连家还能给她些许温暖,那就来自于这两个嫡出的姐姐了。

连悦芙生得柔美白皙,连悦蓉则清丽高挑,是一对极标致的姐妹花。她们的婆家早已经说好了,只怕连馨宁的亲事一过,她们也便即将出阁。姐妹三人日后重聚的日子,还真是很难预料。

大太太是个沉默寡言的女人,丈夫就是她的天,女儿就是她的地。两个女儿在她的悉心照料和保护下虽然出落得如花般娇艳,却也当真如鲜花般柔弱,禁不起一点风雨的摧折。

几日前大太太曾将连馨宁唤去佛堂与她长谈了一次,不过是些女儿出嫁前母亲都会有的嘱咐,但言语中间词不达意的那些话,连馨宁也听出来了。

她是要她别忘了两个姐姐,如果可以,要尽她的能力保护她们。

想到这里,连馨宁不由冷笑。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大太太何以认为她还能保护别人?

“三妹,三妹?你没事吧?荣家的人已经来了,等着接你上花轿呢。”

“呃,我没事,姐姐不必担心。”

垂下头由两位姐姐亲自为她盖上盖头,连馨宁扶着喜娘的手站了起来。

“从此可就攀了高枝了啊,好好地抓紧才是,别掉下来摔得可疼着呢!谁不知道当初何姨娘就是在别人的喜宴上勾搭上爹爹的,今儿个荣家的酒席上不知有多少大户人家妙龄淑女,三姐你要仔细看牢了咱们未来的三姐夫才好啊,哈哈——”

恶毒地冷笑自门边放肆地传来,还在欢喜头上的众人皆措手不及地安静了下来,连馨宁沉默地站着,眼前那双眼熟得很的桃红色银丝绣花鞋,那尖锐刻薄的语调,那人是谁,她再清楚不过。

“四丫头住口!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哪里容得你在这里胡闹,阮姨娘也太不像话,把你纵成什么不人不鬼的样子,难道是要我送你到太太面前去抄几天佛经你才知道收敛?”

不待连馨宁开口,自然有人替她出头。

阮姨娘治家无德一味只知中饱私囊,正房那边在东西和银子的支取上多少也受过她的气,如今有了这么一个正正经经的机会,自然是要出一口恶气才好。

阮姨娘此刻正在院子里一副女主人的派头指挥众人做这做那,忽然听到大小姐点着名说她不会教女儿,还不立刻火冒三丈,摔手就拨开身边的丫头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

“哎哟!我当是大太太来了呢,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有本事,说我不会教女儿,这也是你做晚辈的说出来的话?亏你还是个大家小姐!”

顾不上顺气扶着门框就一顿发难,连霓裳早就奔到她的身边稳稳地扶住了她,一双丹凤眼更加恨恨地瞪着连馨宁。大姐一向不管事,如今竟让肯帮这个三木头说话,哼,也不知她暗地里怎么笼络她了。

但到底长幼有序,她虽从小娇惯,倒也不敢跟长房的人直接起冲突。

“姨娘的意思是说你是悦芙的长辈?好笑了,请问你是悦芙的哪门子长辈?悦芙只知道老爷太太是悦芙的父亲母亲大人,姨娘你是父亲的偏房、母亲的奴才,难道是悦芙记错了?”

温柔敦厚的大小姐奚落起人来毫不手软,满屋子的丫鬟婆子听了都忍不住好笑,这阮姨娘成日家把自己当个正经主子似的作威作福,大太太那边只不过脾气好不跟她理论,如今大小姐当真拿起主子的款来与她对质,她却是分毫没有道理的。

姨娘姨娘,说到底还是奴才,她们的孩子是主子,却只能认正房太太做母亲,称她们做姨娘。这阮姨娘现下管家理事,自然有人巴结她,她也被捧得就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如今被连悦芙这么慢条斯理地辩出来,也只能气得紫涨了脸却无话可说。

“吉时都快到了你们还在吵什么!月琴你怎么还在这里,外头多少客人来了还不去招呼!”

混乱中连老爷的声音如炸雷般在院子口响起,连馨宁知道阮姨娘必定借此大做文章,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干脆掀开盖头拿在手里,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这个一向治家严厉的父亲和他最宠爱的小妾会演出一场怎样的戏码。

果然,跟芙蓉两姐妹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那阮姨太已经擦着眼睛哭哭啼啼地跑去了连老爷身边。

“我的老爷,你可来了!奴婢身份低微哪里有资格去招呼连家尊贵的客人,我不过是大太太身边的奴才罢了。”

“这节骨眼上你闹什么别扭?”

连老爷顺势揽住已经冲到他怀里的人,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急道,一双眼睛却冷厉地看着眼前的三个女儿,最终落在了始终没什么表情的连馨宁身上。

此时满院子的丫鬟仆妇早已退了出去,院中只留下几个主子和他们贴身伺候的丫鬟。

环顾四周,连老爷定了定神还是冷冷地开了口。

“馨宁,爹知道你心里不乐意,但这门亲事事关我连家的荣辱,与你姨娘并无干系,你何必拿她撒气?你小小年纪没了亲娘,你姨娘在你身上也花了不少心血,你要知道感恩才是。“

“爹认为馨宁有这个本事给姨娘气受?“

连馨宁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惋惜和忍耐,心里如同吃了只苍蝇般的恶心。母亲中毒而死,服了砒霜的人七窍流血死状恐怖,又岂与难产而亡的人相同?想必一切事故他也心中有数吧,他只是包庇这个女人罢了。

连老爷见平日里不言不语的三女儿忽然变得冷硬起来,心中自然不豫。

“三丫头,别以为你嫁给了荣家就能在爹面前端架子,你……“

“爹,昨儿夜里馨宁梦见我姨娘了。她嘴唇发黑、眼睛里都在淌血,满脸青紫之色,好吓人呢!她同馨宁说,叫馨宁一定要回来告诉你,她谢谢老爷,谢谢老爷恩宠!”

连馨宁不理会连老爷一派凛然的样子,忽然睁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你……你胡说什么!“

刚刚还伏在连老爷怀中惺惺作态的三姨娘听完她的话立刻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激动起来,一双总是盛气凌人的大眼睛惊恐地睁着,一时看看连馨宁,一时又惊魂不定地看看连老

《锦绣烟云荣华碎》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锦绣烟云荣华碎

作者:嫣离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