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结局 第14章 霜刀风剑 锦绣烟云荣华碎小攻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结局 第14章 霜刀风剑 锦绣烟云荣华碎小攻

发布时间:2019-07-10 20:43:3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嫣离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绣烟云荣华碎》是嫣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荣家,连老爷,书中主要讲述了: “可请大夫了不曾?” 二人一听这话忙拨帐子起身,荣少楼一件家常褂子稳稳地披在了连馨宁的身上。 “回大爷,已经去回过太太了,太太叫

《锦绣烟云荣华碎》 免费试读


“可请大夫了不曾?”

二人一听这话忙拨帐子起身,荣少楼一件家常褂子稳稳地披在了连馨宁的身上。

“回大爷,已经去回过太太了,太太叫人去请了大夫,还没到呢。”

荣少楼一听这话原本还面露忧色的俊脸立刻冷了下来,一把拉过已经站在地上由云书为她整理衫裙的连馨宁,连馨宁被他这么一带脚下不稳惊呼了一声便跌入了他的怀中,满屋子的丫头都在地下站着,她立刻窘得满脸绯红,奈何那人一双铁臂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开的意思,只得低着头坐在他的膝上听他往下说。

“她是大少***人,如今有事为何不来回奶奶,反而跑去吵吵太太做什么?”

“这……这,这,姨奶奶心里自然有她的道理,我们做下人的哪里能知道,求大爷明察。”

福儿听荣少楼口气不善,也知道惠如那点小把戏瞒不了他,只求别惹祸到她自己身上,吓得跪在地上直哆嗦,忙捣蒜般地磕起头来。

“好妹妹,你别怕,你在这院子里这么些日子还看不出来么,我们奶奶是最和气的人,你有什么话还是说出来的话,莫憋在心里倒替那些没人心的人遮掩,只怕那一位也未必领你的情,反倒害得你惹来一身骚。”

丝竹见荣少楼一语道破天机,这时候连馨宁涉身其中自然不方便开口,便自忖着上前扶起福儿笑着安抚,这里连馨宁也总算挣脱了某人的狼爪,远远地躲开他坐到一边只瞅着那福儿出神。

这惠如也算刁钻,半夜三更来这么一出,还特意闹到太太那里,不是摆明了要让太太误会她不能容人来跟她叫板么?

那福儿听了丝竹的话心中活络,看眼下大爷的样子显然一颗心都在大奶奶这里,看这大奶奶倒确实比惠姨奶奶要好相与的多,这些天冷眼瞧着她从来不曾打骂过下人,跟谁说话都是轻声轻语十分和蔼的样子,完全不像那一位,从前做大丫头的时候就最会仗势欺人欺负她们小丫头子,有什么轻巧讨好的活儿必定第一个揽了去,大冬天在外间上夜笼灯的事却总是派给她们,一点事情做得不好便非打即骂,如今成了半个主子,气焰便愈发嚣张。

三五下计较之间心里已经入过了明秤般敞亮,那福儿既打定了主意要巴结连馨宁,心里倒也不似刚才那么紧张,反而敢抬起头来走到连馨宁跟前跪下。

“奴婢头先糊涂,大爷说得对,别说惠姨奶奶是大奶奶您的人,就说奴婢也是您的人,有话自然不该瞒您。全因惠姨奶奶说奶奶刚过门不足满月她就也跟着进了门,又抢在奶奶前头有了喜,想奶奶必定心里恨毒了她,所以不敢劳动奶奶,只有求太太去。”

连馨宁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看年纪也不过才十三四岁,倒是个心中有成算的。明明知道惠如这么做是别有用心,她却偏偏能说成是她不得已而为之,明明有心投靠于她,却也不明说苦求,还是一副有尊严的姿态,是个有心往上走的人,但却不会踩着别人的头上去。

而就是这样的心胸,在这大宅大院里,也是极少见的了。

“好,福儿,你很好,我这里记下了。你且说说就你看着你家姨奶奶身上可好,要不要紧?”

“回***话,惠姨奶奶多半是第一次怀胎心中紧张所致,不是什么大症候,奴婢瞅着她晚上还吃了大半碗饭,吃了不少野鸡腿肉呢。”

“好丫头,即便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丝竹,你好好带福儿下去,昨儿个婶子送来的芙蓉玫瑰酥酪给她装一些,小姑娘多半都爱吃那些。”

“是,奶奶放心。”

福儿见连馨宁非但不曾盘根究底,反而还好声好气地同她说了话,又赏了东西,心里十分欢喜,忙千恩万谢地领了赏随着丝竹出去,这里留下荣少楼和连馨宁二人,颇有深意地你看我,我看你。

“今日算是领教了***手段,以后小的可不敢得罪了你,否则哪日身边的人都被你收服了去,我还只当做梦呢。”

荣少楼嘴上虽这么说,眼中却满是赞叹的笑意,这个小妻子真是每天都在给他惊喜,或许将来待他重掌荣府的大权,她还真能助他一臂之力,做一个能服众的当家主母。

而他甚至不曾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已将当初娶妻的初衷给丢到了九重云外。

连馨宁却实在笑不出来,荣太太那里不用猜也能知道惠如是如何描画的,必定是说她如何霸道欺人,今儿个明明是她和秋容的好日子,她却霸着大爷在主屋里不放等等,想到这些,不由又咬牙切齿地瞪了那始作俑者一眼。

“爷就只管乐吧,太太那里的教训自然有贱妾去领。”

荣少楼见她粉面罩霜,也不敢再继续开玩笑,便凑到跟前在她的耳边蹭了蹭说道:“奶奶莫气,太太那里有为夫去领,必不能叫你受这个委屈,我这就到惠如那里走一趟瞧瞧她到底又想玩什么把戏,这个丫头,这些年也都是我纵坏了她,宠得她如今眼里这么没主子,是该好好说说。”

“你这就过去么?也好,叫个妥当的丫头跟着你,外头夜风大,仔细别吹着灯笼看不清脚下的路。”

“是了,还是你细心,我带着秋吟去吧,她是秋容带出来的,如今她腾出去了,倒也只有她贴心些。”

“好,你晚上就歇在那边吧,别来来回回的吹着风,咳嗽前儿才好些。云书,好好送大爷出去。”

连馨宁体贴地为荣少楼理好衣襟,恋恋不舍地送他出门,站在门边直至看不到他们打着的灯笼光亮,这才怏怏地进了屋。

虽说一早有了心理准备,既然给他纳妾日后这样的夜晚必不会少,可真到了独寝独宿的时刻,心里却又当真不是滋味得很。

意兴阑珊地歇下,加上新婚之夜,这是她嫁过来之后过的第二个没有荣少楼的夜晚,可同是一夜孤枕,心境却相差甚远,她早已不是那个万事不放心头的青涩少女,而成了一个整颗心都被新婚夫婿占得满满的懵懂少妇。

丝竹一直守在外间听着屋内传来连馨宁均匀的呼吸声,这才放心地铺床睡下,谁知房门忽然吱呀一声轻轻打开,接着闪进来一个灵巧的身影。

“作死啊你!吓死我了,大晚上的不好好挺尸去来这里装神弄鬼做什么?”

待看清来人是云书那丫头时,丝竹一颗吊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忿忿地朝她丢了一个枕头过去。

“好姐姐,你以为我不想睡个安生觉呢?明儿天不亮又要起来了!可我真是睡不着,心里堵得慌。”

云书抱着枕头皱着一张小脸小声嘟囔,一边轻手轻脚地爬上了丝竹的床。

丝竹见她手脚冰凉,忙扯过被子给她裹着。

“这是怎么了?什么事让咱们天天都乐呵呵的云书姑娘犯了愁?莫不是看上了那家的俊秀公子了吧?”

“去你的!好好的拿人家打趣做什么?我还不全是为了咱们奶奶!”

云书一听丝竹笑话她,立刻气得瞪圆了眼,当提及连馨宁时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朝着帘子里面探了探脑袋,确实里头没有动静,这才松了口气似的吐了吐舌头。

丝竹听她这话说得蹊跷,忙按住了她细问,谁知云书蹙着眉踯躅了半晌,这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

“刚才我不是送大爷去了么?没走几步大爷就叫我回来陪陪我们奶奶,我想想有理就赶紧回头了,谁知才到台阶下一个不留神把鞋子踢掉了,黑灯瞎火的我只好伏在地上找,想是那几盆茶花又大又密挡住了,大爷以为我走了,你猜他跟着就同秋吟说了什么?”

“哎,这个时候你还卖什么关子,倒是快说啊!”

“我听见他很仔细地吩咐秋吟去他屋里拿什么补药,说是哪家的大公子前儿才送他的,放在哪里哪里,最是安胎补身的,叫她拿了赶紧过去送到惠姨奶奶房里,还有什么珍珠链子,也叫她一并拿着,说是惠姨奶奶最喜欢的。”

云书一边说一边捂着胸口喘气,想是因怕被大爷发现她还在那里误会她偷听,心里着实吓着了,但更多的确是为连馨宁心疼与不平。

丝竹听完她这话也一下子傻了,这大爷这些日子在她们奶奶跟前总是做出一副心里只有她的样子,对惠如和秋容几乎没什么说法,也就跟普通的贴身丫头没两样,可今日这么说来,那他心里竟也是极疼惠如的不成?

可怜了她们奶奶,一生世不曾被人好好疼爱过,如今嫁给了他便认准了他,对他说的话无不相信,对他做的事无不感念,反而忘了当初嫁过来之前同她们说过的什么明哲保身、万事看淡、安分过日子只求个太平之类的话,看她的行为举止,这些日子以来分明就一直都在风口浪尖上飘着,以她那么个明白人不可能不知道,但她却一意孤行,还不都是因为心里有了大爷么?

若大爷当真这样两面三刀把她当傻子哄,有朝一日谎言败露,或者说新鲜劲过了宠爱不再,那她在这府里还要怎么活?

当下心中一片冰凉。

云书把话说出来原是仗着丝竹老成想要她出一出主意,可如今见她也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更加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丝竹,我们奶奶实在太可怜了,大爷如今还肯瞒着她,可她已经为他得罪了那些人,还有大太太。等惠如真生了个儿子,大爷要当真抬举起她来,她那种辣货我们奶奶哪里斗得过?”

两个丫头并不敢惊动还在刚才的温柔中反复回味而进入梦乡的主子,只能互相依偎着偷偷哭泣,辗转反侧地度过了这难熬的一夜。

《锦绣烟云荣华碎》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锦绣烟云荣华碎

作者:嫣离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