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微盘 第24章 荣妃娘娘 锦绣烟云荣华碎君臣文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微盘 第24章 荣妃娘娘 锦绣烟云荣华碎君臣文

发布时间:2019-07-10 20:43:2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嫣离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荣家,连老爷的小说《锦绣烟云荣华碎》此文是嫣离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年的正月十二,是当今圣上皇恩浩荡,允许各椒房贵亲入宫觐见的日子。荣太太本就是皇族中人,如今又有个女儿在宫中身居高位,这样的日子

《锦绣烟云荣华碎》 免费试读


这年的正月十二,是当今圣上皇恩浩荡,允许各椒房贵亲入宫觐见的日子。荣太太本就是皇族中人,如今又有个女儿在宫中身居高位,这样的日子自然是要进宫去的,原只打算带着罗佩儿同行,没想到荣妃从宫里传出了消息,说想见见新奶奶,因此只得把连馨宁也带上。

荣家虽然是豪门,但比起皇家的规矩来到底又差了许多,虽然宫门口的小太监一见荣府的马车便知是荣妃娘娘的家眷,但例行审查还是不能免的,一路走走停停了好几处,这才到了荣妃所居的永寿宫。

婆媳三人站在一进门的碧纱屏处静静地候着,果然很快便有个小太监一路小跑着奔了出来。

“娘娘请几位进去呢!”

“多谢公公,公公辛苦了。”

荣太太自然知道宫里不比外头,这永寿宫里能在里头走动的小太监来头可不会小,当下笑眯眯地往他手里塞了个沉甸甸的银锭子,那小太监眼皮也不抬地接了,只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声谢荣太太赏,便朝身边的两个宫女使了个眼色叫她们引路,自己一路朝外头去了。

连馨宁一早听说荣家这位大小姐是个极有主意的主儿,想她入宫五年无功无妊,娘家背景虽有些显贵的血统但到底都是她母家的市面,而荣家在官场上可谓毫无建树,就这样她都能入宫以来从才人做起一路扶摇直上,位份一晋再晋,自然不是个简单的人。

为了不在这位大姑奶奶面前落下错处,她格外小心,只默默地跟在荣太太后头,倒是罗佩儿难得进宫显得十分兴奋,四下里看着忍不住附在荣太太耳边议论个没完。

于是荣妃在内堂中正襟危坐,一入眼帘的便是荣太太和罗佩儿两人招摇亲昵的样子,不由娥眉微蹙。

她入宫多年早与母亲生疏已久,便是在家,母亲当时因父亲和洛姨娘之事日夜生气,对她也极少和颜悦色,整日唉声叹气怨她为何不是男儿身。可偏偏对表舅家的佩表妹慈爱有加,她小小年纪看在心里难免心生不忿。

如今罗佩儿散发着骄纵光彩的笑脸就在眼前,这些年慢慢淡下来的不豫不免又袭上心来。

“奴才参见娘娘,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直到荣太太带着两个小辈一同甩帕子行了礼,荣妃才意识到自己走了神,忙一叠声的免,早有两个容色清丽的宫女上前将她们扶起,并引到了座前。

“一年未见娘娘的面,娘娘似乎是清减了。荣家上下蒙娘娘庇荫,奴才更是无一刻不惦记着娘娘的凤体安康,请娘娘千万保重才好。”

荣太太刚刚坐定,见荣妃并不开口,便颤巍巍地起身说了起来,说完就要下跪,荣妃身后一名宫女忙上去搀住不叫她行礼,这里荣妃一见母亲鬓角也似有华霜,不由心中软和了下来,到底是自己嫡亲的娘啊。

“母亲快坐,虽然身在宫中,却也断没有做娘的给女儿下跪的道理。女儿原还要给母亲行家礼,只是,只是如今身子不便,皇上紧张得很,女儿也不敢妄为。”

荣妃说着说着声音也柔和了起来,荣太太一听这话有文章,惊喜地抬头望去,果然见荣妃一身宽松的旗服下,腹部隐然微微隆起,看似已经有了四五个月的身孕。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真是天恩浩荡,娘娘也是个有福的,盼了这么些年,也不枉娘娘您一片虔诚。”

荣太太心里一高兴,也忘了这多年无妊正是荣妃的忌讳,就这么冲口而出,荣妃一时面上一滞,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发作,正四目相对无话可说,站在荣太太身后的少妇朝边上略卖了一步便盈盈跪拜了下去,揭开了这个僵局。

“奴才连氏,给荣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荣妃见她身段婀娜颜色明丽,说话行事都透着知书识礼的灵气,再看向荣太太身边的罗佩儿,不由心下先对她喜欢了几分。

“你就是少楼新娶的媳妇?到本宫跟前儿来,让本宫好好瞧瞧。”

“是。”

连馨宁应声姗姗朝前迈了几步,目光始终不于荣妃对视,而是略微低垂约落在她前襟处的位置,显得谦逊却落落大方。

荣妃细看她一张标致的鹅蛋脸,皮肤白皙,眉眼弯弯宛如含笑,令人观之可亲,不由柔声道:“好妹妹,我那弟弟身子不济,人倒是不坏的,只是委屈了你。”

“娘娘哪里的话,奴才在外头虽然过得粗陋,却实在不比娘娘身为一宫之主有操不完的心。常听太太说娘娘在家时便身子单弱,是她最心疼的女儿,如今又有了龙胎,奴才斗胆求娘娘千万保重凤体,少辛苦些,也要多多保养自己呢。“

连馨宁一路进来发现这永寿宫上下十分严谨,内堂布置富丽堂皇,荣妃本人也几乎就是个锦缎丝罗包裹着的金银珠玉首饰架子,因而暗暗断定她是个喜好排场的人,一想起连家那个害死她娘亲的恶女人,便把心一横且只拣她爱听的场面话说来应对。

荣妃一听这话果然喜上眉梢,她这些年来在宫里没有皇嗣又没有个得力的娘家扶持,一切全靠她费尽心思笼络着皇帝的心,且一路低眉顺眼地伺候着皇后娘娘,就连几个与她同级的妃子,她也丝毫不敢慢待,因此才好不容易博了个慈善的好名声,皇后有事也叫她帮着处理处理后宫的杂务。

如今有了胎,自然底气更足了起来,一听别人奉承她这些,她心里就无比舒泰,当下朝连馨宁招了招手。

“好妹子,瞧这张小嘴能干的,来,到本宫身边坐吧。”

罗佩儿见连馨宁轻轻巧巧就投了这位身份尊贵的大表姐的缘法,心中哪里能服气?要知道这位表姐可是一直都对她冷冰冰的呢!

当下便委屈地撅起了小嘴下意识地朝荣太太身上靠了靠,荣太太见她一双平日里总是活灵活现的眼睛眼看着就要雾蒙蒙起来,立刻也觉得这大女儿做得不地道,怎么说这连丫头哪里有她家佩儿亲呢,怎么好这样厚此薄彼?

当下脸色也便不大好看起来。

荣妃自然明白她的心思,也不理她,只拉着连馨宁东拉西扯说些闲话,偏连馨宁事事都有一套圆滑的解说,不显得特别奉承她,却又能说到她心里去,令她对这个弟妇是越看越爱。

两人也不知说到了哪里,荣妃忽然想起了连馨宁的娘家,便假意若无其事地问道:“早就听说你们连家一门四朵姐妹花,个个娇艳YU滴可爱宜人,如今见了你,本宫倒是更相信了。”

连馨宁听她话里有话,正中自己下怀,便笑吟吟地说道:“说起姐妹三个,馨宁算是最没资质的,两位姐姐不但生得好,而且聪明灵慧知书识礼,都是嫡母教导有方。四妹霓裳年纪还小,论容貌是比姐姐们还要出众些,就是脾气未免毛躁,不大懂事。”

轻描淡写一番话里充满了学问,荣妃在深宫里多年,当然知道皮相好又聪明年轻的女子对她来说是怎样的灾难,而空有美丽的外表却无甚头脑的女子却对她有利许多。

选秀一事初选已定由她和另外两位贵妃陪着皇后选人,那选哪些人送到皇上跟前,她还是有几分说话的余地。

当下笑意更浓。

“好妹妹,本宫今日承你的情,福兰,把皇上前儿赏的珐琅琉璃灯笼拿来,这东西精致,最适合妹妹这样的美人提着,自己便宜些,比丫头们提着灯笼又笨又晃眼的强。”

“谢娘娘赏赐,那奴才就却之不恭了。”

连馨宁深知荣妃口中的承情是什么意思,自然也不去说破,干脆大大方方地谢了恩,荣妃已许久不曾与谁说话如此畅快,便还赐了饭,要她们用过午膳再去。

荣太太满心想带着罗佩儿过来寻点好处,没想到风头都让连馨宁占了去,心里自然不乐意,但大女儿如今是皇帝的老婆,又哪里能像在家里时那样有什么话就直接吩咐呢?

少不得觑着荣妃的脸色,见她还算高兴,便腆着脸陪笑道:“今儿个进宫,奴才还想跟娘娘商量商量你妹子的婚事。眼看咱们佩儿也快及笄了,还要仰仗娘娘给她指一户好人家。”

罗佩儿并不曾料到她会有此一说,急得直拉扯她的袖子。

“姑母,怎么好好地说这些了!”

荣妃见二人一派“母女情深”的样子不由心头恼火,也不好十分发作,只似笑非笑地说道:“哦,原来是说她。我还在想我通共就两个妹妹,清华和沐华,这里一个妹妹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罗佩儿一听荣妃奚落她,一张脸气得通红,好在她到底出身世家,虽然骄纵些大道理上还是知道的,总算能忍下了不曾敢同荣妃顶撞。

几日后一道令众人吃了一惊的圣旨到了连府,命连府三位小姐一同入宫选秀,连馨宁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淡淡一笑,阮姨娘,这可是你自找来的。

《锦绣烟云荣华碎》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锦绣烟云荣华碎

作者:嫣离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