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邪王作妃》渣女作妃 第七章一百两啊! 邪王作妃同人

《邪王作妃》渣女作妃 第七章一百两啊! 邪王作妃同人

发布时间:2019-06-24 18:55:3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陌笙烟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邪王作妃》由陌笙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歌,纳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当时她很想说,你对不起的不是她而是她,是纳兰明月,而她,已经死了。 当时她要是这么说,一定会吓死凤歌的。 于是她就说,“那好吧,

邪王作妃

推荐指数:10分

《邪王作妃》在线阅读

《邪王作妃》 免费试读


当时她很想说,你对不起的不是她而是她,是纳兰明月,而她,已经死了。

当时她要是这么说,一定会吓死凤歌的。

于是她就说,“那好吧,给我肉和银子。”

呃……

凤歌抱着她的身子一僵,又紧了紧环住她的双手,叹气般,“真拿你没办法。”

暮色将近,一丝曦光冲破云彩,透过东窗,照在幽国九公主略显稚气的脸上。

林水月挤了挤眼,却是背过光去,不愿睁开,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摸啊摸……裸睡是她多年的习惯,因为高中的时候听人家说,裸睡有诸多好处,什么裸睡能美容,促进新陈代谢,提高睡眠质量的……伸手四处摸索着……

咦!她的眼镜呢?

倏然睁开眼睛,这时候才发现……哪里会有什么眼镜,哎……

环顾四周。

绣凤鸾的大红被褥,雪白的圆顶夏帐上挂着龙凤呈祥的帐帘,全屋箱笼框桌都还贴着大红剪纸,这不是她林水月的婚房是什么?

老老实实地穿好衣服,洗了洗脸,简单地打理了一下头发,就走出了门外,云彩已经在门外候着了。一见到她,就笑嘻嘻地迎了上来。

大清早的,就有笑脸相迎,林水月的心情,也不由地好了起来。

其实,在冷宫也没什么不好的,云彩可以和她睡,给她暖被窝,还不用起得这么早,生活从简,事事照顾她,也少了许多麻烦事儿。

“啊……”打了一个哈欠,伸伸懒腰,张开双臂,“云彩!云彩!我要吃皮蛋瘦肉粥!”说着就往云彩脖子上挂去,哟!云彩这小肩膀瘦的诶!

“好了好了,我这就叫厨房的人去准备!”小丫头笑嘻嘻的,显然还在为她们可以搬回来住高兴呢。

“云彩!”波波头转过身来。

“记得叫他们多加点儿肉。”

呃……

“是。”

哎哟!还是古代的空气好啊!

林水月躺在门口的藤椅上,忽然想起一首儿歌,“太阳当红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

“呵,你还有这样的志向啊?”一道低沉,充满磁Xing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这声音她认得,凤歌什么时候他又站在她的身后了?!这么神出鬼没的。

她开始踌躇,电视里怎么演的?她该不该起来娇滴滴地给他来一个万福?

结果脱口就变成,“哟!起的真早啊!哈哈!”

汗!果然还是不习惯古人的生活啊……林水月,以后一定好好好适应才是。

凤歌在她身前站定,林水月心虚地看了看四周,外面只有她的藤椅可以坐下,她该不该挪一个位子给他呢?思前想后,她还是觉得应该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想法,“王爷你要不要坐啊?”

凤歌皱了皱眉头,以前纳兰明月出来都不叫他王爷,而是直呼其名的,今天她这是怎么了?

水月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很有礼貌?虽然她一向没有礼貌,不过这可不同于往日,而是几千年前的古代,于是,她赶紧在凤歌面前立定站好,傻笑。

凤歌看出了她的不安,挥了挥手,“无妨。”顺势便要盖上她的头,手伸在半空中,墨色的眸子一沉,又缩了回来,“你为何没有戴本王送给你的那只簪子?”

哪支白玉簪子啊?话说她不会盘头发,你叫她插在哪里?

正想着,他又说,“也是,你现在疯了,哪还记得什么簪子?”说来有些自嘲的意味。

这时候,云彩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来了,见到凤歌,微微欠身,一脸喜色,“王爷吉祥,奴婢不知王爷在这儿,这不。”看了看手里的碗,“我这就叫人再去做一碗来。”说着就要去做。

“不用了。”凤歌挥挥手,“且把你手中的拿来便可。”

云彩恭恭敬敬地递上她的粥。

凤歌用勺子舀了舀,淡笑道,“呵,吃个粥都要放这么多肉,你还真是无肉不欢啊?”

呵呵,林水月笑笑,伸手去接,凤歌又认真地看了她一眼。

接过粥,慢慢地吹着……

水月静悄悄地喝着手里的粥,凤歌就这么静悄悄地看着她,面无表情,本来水月是十分喜欢喝粥的,可是凤歌这么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手里的粥,再好喝,也食之无味了。

又喝了几口,林水月怀疑凤歌再这么看着她,她会连粥都喝不下去。

于是她认真道,“不知王爷找我有什么事啊?”

“叫我凤歌。”凤歌目光幽远,带了一丝怒意。

什么嘛?这么肉麻,“哦。”于是她又重复了一遍,“那凤歌,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没事,本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眼神中有无奈之意。

哎……真是无聊又没有意义的对话。

这时候的气氛有点尴尬,她吃着她的粥,他看着她吃,云彩看着她们……

吃了一会儿。实在是食而无味,“王爷,哦不,凤歌,你等我一下。”

林水月跑到屋子里,她记得早上昨晚研究红木家具的时候,倒是看见过那只白玉簪子了,于是翻箱倒柜地,终于!“在这儿!”

水月拿着白玉簪子,跑到凤歌面前,“你说的,是不是这一只?”

凤歌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接过簪子,“你?月儿,你记得?”

水月抓抓头,“呵呵,我只是早上翻看东西的时候,恰巧看见过一只白色的簪子,怎么?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啊?”

凤歌眼中立马露出不可掩饰的激动,“嗯!就是这个!就是当年我送你的第一个礼物!月儿!看见它,你有没有想起一点当年的事来!”

林水月尴尬地笑了笑,“呵呵,自从上次摔下来以后,很多事,我都已经不记得了。”

凤歌立马搂住她的双肩,“没关系,昨天,我好好地想了想,尽管你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是,我也不应该将你关进冷宫,害得你……”说话间,悔恨之意一览无余,“害得你……现如今痴痴呆呆的。”

大哥!什么叫痴痴呆呆的!

他缓缓地放开水月,手依然扶着她的肩膀,眼神温柔地几乎要沁出水来,一改之前冷峻的脸色,“不过没关系,月儿,只要你以后行事不要鲁莽冲动,乖乖地呆在我身边,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完全想起以前的事来。”

行事不要鲁莽冲动??凤歌是在说她想要杀害慧妃的事情吗?

如果她现在解释的话,说是慧妃陷害她的,凤歌一定不会相信。来日方长,好不容易他的态度有一点转变,这么好的时机,当然是抓紧做重要的事。

于是乎,林水月嘻嘻一笑,“嗯嗯,凤歌,那么我的钱,你什么时候给我啊?”

凤歌怔了怔,忽然邪气地一笑,“什么时候都可以啊。”

林水月眼睛亮了亮,大声道,“真的吗?我看你现在也挺方便的,要不?就现在给我吧!”林水月无耻地伸出双手来。

凤歌眼睛眯了眯,“现在吗?”

“嗯嗯!”她用力地点点头。

“好吧,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说着还指了指自己淡色的嘴巴,笑容邪魅,眼神狡黠。

林水月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顿时心如雷鼓。

连忙转过身去,“你说什么啊?”

凤歌低声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强健有力的双臂,轻轻地绕过林水月的双肩,将银票递到林水月的眼前,语气淡淡,却有着说不出的诱惑,“那么,这个……你是不想要了吗?”

“妈呀!”

林水月惊呼一声!这可是一百两啊!

水月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双手依然保持着平举的姿势,想用眼神打败他,使他感到羞愧难当,然后乖乖地交出银票!

事实证明,她的想象力是多余的。

收回眼力,无趣地吹了吹额前散落的碎发。

他笑得宛若Chun风,“月儿,你可不许耍赖。”

大哥,到底是谁耍赖呢好不好?!

见她一脸困惑的表情,凤歌又好心提醒她,用手指指着自己颜色稍淡的薄唇,那眼神,绝对地欠扁。

“我不干!”想不到面对如此男色,她竟然能一口回绝。

“哎……可惜了。”凤歌将银票收回袖中,“这张银票可是一百两呐!”

一百两!

一百两的银票马上在她脑海中换算成了三万多公斤大米,两万多碗混沌,六千多公斤瘦肉,五万八千多人民币!她一年零三个月的工资!!

而这么多的钱,只需要她牺牲一下下色相,欺负一下下眼前的美少年,便绰手可得!多么划算的交易啊!简直就是天上下馅儿饼!

但是……想当年她虽然放荡不羁,可是真正接过吻的,也只有张泊而已,接吻这种事……哎……还是算了吧,林水月紧紧地捂着胸口,一百两啊!!!

“不!正所谓富贵不能Yin,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在如此赤、裸、裸的诱、惑面前,我就是那么能分清孰轻孰重!”水月一派我很正义的样子。

“哦!”凤歌一挑眉,“想不到,你这么有骨气。”

大哥!要不要那么无耻地明知故问,好吗?“想我也是堂堂幽国九公主,区区一百两就想打发我?宁王,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邪王作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笙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凤歌,纳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笙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王作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凤歌,纳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邪王作妃

作者:陌笙烟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笙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凤歌,纳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笙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王作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凤歌,纳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