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麻辣田园妻》田园福妻之农家一品妃 008 绑个厨娘 美食契约 麻辣田园妻完结版

《麻辣田园妻》田园福妻之农家一品妃 008 绑个厨娘 美食契约 麻辣田园妻完结版

发布时间:2019-06-23 09:22:2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戎衣娘子 状态:已完结

《麻辣田园妻》由网络作家戎衣娘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牛乾,盘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昏昏沉沉的醒来,萝涩觉得四下颠簸,感觉自己是在马车里? 这是,隔着车帘子,她听见外头有人说话。 “你个二傻子,你打昏她干啥,我都

麻辣田园妻

推荐指数:10分

《麻辣田园妻》在线阅读

《麻辣田园妻》 免费试读


昏昏沉沉的醒来,萝涩觉得四下颠簸,感觉自己是在马车里?

这是,隔着车帘子,她听见外头有人说话。

“你个二傻子,你打昏她干啥,我都说了公子拉稀了请她过去,我这主意这么好,看让你一顿搅和,惹恼了她不给咱公子做饭吃,有你好果子吃的”

“哎哟桑大爷,我就是个力气汉子,哪有主意,只是这么快些,省得跟她磨叽嘛”

“得了得了,赶车吧你,离桃花渡还远着呢!”

萝涩揉了揉脖子,听这话心里也明白了,她四顾一圈儿,脸色微变,猛掀开车帘子抓上桑柏的后衣领,把他拽到车里来:

“我弟弟呢?你们把他扔哪了?”

桑柏没想到她看着羸弱,手劲儿还挺大,一时被勒得没喘上气来:“咳、咳,我叫人送回牛家村去了”

松开他的衣领,萝涩扬起车窗挂帘看了看,一路山道郊野,跟回牛家村是两个方向,心里没底,便道:“你们绑我作甚么,青天白日竟是没有王法了么?”

“姑娘别急!只是请你去炒几个菜,不会为难你的”桑柏哭丧着一张脸,解释了个大概。

原来那日梁府世子梁叔夜买了辣菜回去,一个晚上就吃完了,嘴里滋味难忘,别的一概吃不进,整宿的没睡着。

第二天梁叔夜便催桑柏去集市,一定要找到萝涩再买些回来吃。可他等了一早上只等来个冒牌货,买回去的辣鱼仔全给世子丢了出去,他少不得挨了一顿骂,再回集市时,萝涩已经卖光收摊了!

实在没主意不敢空手回去,只好把人绑了走……

萝涩苦笑不得,对这强权手段十分无语:“你们送我回去,晚上我做好了,你明日早上来取吧”

他也知道这个法子,只是今儿没法复命,家里的金贵主子还饿在那儿呢,不知是和自己为难还是跟老天赌气,买不到昨个姑娘的辣菜,他竟一口也不吃了!

“都在路上了姑娘便去看一眼吧,或者你开个价,我请你来庄子里当个厨娘?”

萝涩郁闷得闭了嘴,心想这算绑架么?

心里记挂着兜子一人在家,只想着快些与那梁公子说个清楚,叫他遣人送她回牛家村。

一路颠簸,马车渐渐停下,萝涩掀了门帘下马车,站在一处高门阔院外的马桩子边儿。

庄子背靠着青山,四面环着一圈溪流,溪水岸上种满了桃花树,只现下都是些光秃秃的树杈子。

过了牌楼便是青瓦红柱的黑油大门,上嵌着牌书:桃花渡,下有一行小字,镇国公梁府童州别庄。

绕过磨砖对缝的影壁,萝涩见庄子一进院套着一进,不知这里到底有多大,过垂花门的南屋是灶房,叫桑柏领着走了进去,里面灶火有人看顾,一应作料菜蔬鱼肉都摆在长桌案上。灶台上各色花椒、胡椒、茱萸种类繁多,还有她叫不上名字的料粉。

桑柏招来两个小厮,叮嘱一番,只说给萝涩打下手要尽心尽力。

说罢扭头来与她赔笑道:“求姑娘发个慈悲,做几道菜哄哄咱们少爷,好赖吃上一顿,今天可滴水未进呀!”

萝涩不禁感慨:有钱人就是闲得,自己作起来折腾别人麻烦。对这个人实在无甚好感,不知怎有那么多女子喜欢,难不成只为了他那张皮囊?

大户人家讲究,做饭还有给她系围裙,萝涩看了看自己衣服比那围裙还脏,便尴尬笑笑说不用了。

好在她随身带着一包干辣椒和辣椒面儿——本来是为了卖辣条准备的,要是碰上嗜辣的,她便再撒上一层辣椒粉。

撸起袖子,将一提猪脊肉冲洗干净,去筋切薄片,拿盐料酒蛋清搅拌好。

等热了油锅,先将花椒、辣椒炒香,再把白菜和肉片分别下锅煮熟,最后撒上姜末、辣椒、作料,水煮肉片便成了。

萝涩提着汤勺将它起锅装在大碗里,擦了擦手道:“好了,再打碗米饭给他,凑合能吃饱了”

桑柏眼珠都要掉了,啥?就这么一碗白菜肉汤,就想打发世子爷?莫说京城府邸里的厨子,单说这桃花渡的掂勺师傅,谁不是山珍海味,生猛海鲜的费尽功夫,只为博他一顿好胃口?

虽然,闻着确实挺香得……

“不是,姑娘,这、这就一碗菜,是不是有点寒碜啊?”桑柏委婉道。

“我本就是乡野村姑,平日吃不上荤腥,只会做这一道肉片,要不我再炒个青菜给他?”

萝涩摊手表示自己就这么点能耐,爱吃吃,不吃拉倒。

“不不不用了,我先端去,你往茶厅候着吧”

桑柏看了看桌上的东西,咬了咬牙,管他呢,先端去试试最多再被骂一顿,反正今日不是什么黄道吉日,他习惯了。

萝涩收拾好东西,跟着小厮出去,在茶厅坐着喝茶,只一会儿便听外头有人喊着:“桑大爷说了,再打一碗饭来!”

趵趵一阵脚步声后,又有人来催饭了:“饭!饭!还要添饭!”

“没饭了,还要饭么!”

“要要,快些煮上!里头还是要饭的!”

听着府中人和灶房婆子一阵叫唤,萝涩感慨万千,这么偌大的一间富贵宅邸,听着却像是叫花子聚集地似得,一个个都是要饭的。

一杯茶从热喝到凉,桑柏总算气喘吁吁的跑了来,他抬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对萝涩道:

“姑娘您真是神了!我家公子把饭甑给吃了个精光,这会儿消着食,说是要见你呢”

萝涩温笑着站起身,点头道:“正好,我也要见他”

再见到梁叔夜是在饭厅,他躺在罗汉床上直不起身,丫鬟婢女偷笑着收拾碗筷,看他的神情中透着深深的宠溺,似乎在说:即便是饭桶,您也是个姿容冠绝的饭桶!

见萝涩落落走来,他感叹道:“何其幸哉叫我遇上了你,还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寻了位子坐下,自有丫鬟端来茶碗,萝涩肚子空空光靠灌茶能顶几分饱,不由叹了一声:

“世子叫我萝涩就好”

从罗汉床坐起身,他眸眼含笑,薄唇因麻辣染得丹红,仔细看着,他眼角下有颗泪痣,添着一段浑然天成的风流。

“方才那白菜肉片是什么菜,我竟从未吃过,可有名字?”

“那是乡下小菜,过年的时候吃吃,平日里也难吃上一顿猪脊肉,都叫它水煮肉片,没听过别的什么雅致的名字”

“罗姑娘,我重金聘你做宅子里的厨娘可好?一日三餐你看着做,要什么食材就吩咐下人去买,洗刷刀功这些我也拨你人手,你只管着掌勺配料,每月我付你二十两银锭”

二十两,京城大饭庄里的掌勺大厨不过这个价。

钱是要挣得,不过她还得照料着兜子,看顾着一间破草屋子。

况且她不愿就这么成日闷在灶房做个厨娘,这世子现在是喜欢吃的紧,谁知道会不会有哪日吃腻味了,便打发她走人?

“谢世子抬爱,只是家里还有幼弟照顾,要让您失望了,哦对了,我没有姓,萝涩就是我的名字”

梁叔夜没想过她会拒绝,难道是自己戳到了她的心伤?还是开得价码不够?自己可是按京城一品居的大厨给她开的月钱呐。

“把他接过来不就完了?我这宅子别的没啥,就是院子多,辟出一间你们姐弟住,这不就结了”

“萝涩就是个乡下丫头,住惯了破屋土炕,一时离不得,世子若真喜欢吃,派个人上门取就是,我左右要去集市卖,预先留出不是问题”

“这样这样!每日清晨我派桑柏去接你,你做了饭再送你回去,这样总行了吧?”梁叔夜恳求道。

萝涩难掩嘴角笑意,压着手朝他福身一礼:“如此自然好,只早上来中午归,为您午饭添上一道菜,每三日休一日,您也不需与我二十两,我受之有愧,每月十两银就好”

一边的桑柏不免啧舌,心下道:好大的派头,每日来回接送还只做一道菜,竟这样还要十两银子难道就不愧了?

“好好,我应了!桑柏,把这个月的订金拿来给她”

梁叔夜袖手一挥,遣桑柏取银子去,他觉得萝涩的主意很好,每日只做一道菜就好,一桌上摆满了菜他就十分难受,到底先下哪一筷子,通常他要犹豫很久。

萝涩同他对视而笑,一个觉得幸福美满,口腹之欲成全;一个却觉得纨绔无救,食色之欲得逞。

对着他嚯嚯发亮的眸子,萝涩略显尴尬,故而一等桑柏取来银子,她谢过便打算告辞。

梁叔夜依依不舍,本想问她留不留下来,吃过晚饭再回去,后摸了摸吃得滚圆的肚子,便把几欲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日头西落,回到牛家村,已近黄昏。

萝涩也顾不得马车惹眼,叫桑柏一路行至家门口,跳下车便喊道:“兜子!”

听见萝涩的声音,兜子风一般从家里跑了出来,猛地扎进她怀了:“姐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兜子好担心!”

摸了摸他脑袋,萝涩笑道:“姐姐挣钱去了,收获满满,对了,那箩筐衣服你一并带回家没有?”

“带回来了!姐,桂花大婶和里正在家里等你很久哩”

她还来干什么?

萝涩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牵着兜子往家里走去,见院子里挤着人,大多脸上带窃喜,几乎都是来瞧热闹的。

《麻辣田园妻》 精彩点评

中后期好磕,前期是作为一个“人”个人实力提升和各方打交道,虽然描写有点儿戏,不过还行,自行脑补或者忽略,后面的种田和分割人类是真的爽到了。这两个路线是真的有趣。缺点作者(戎衣娘子)更新太慢,作者(戎衣娘子)一边工作一边更新,养都养不肥,很痛苦。设定有点好玩,文笔一般。好康。可以说是在看过位面小蝴蝶那个进化世界建设之后看过的最爽的种田(另一个角度的)

麻辣田园妻

作者:戎衣娘子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中后期好磕,前期是作为一个“人”个人实力提升和各方打交道,虽然描写有点儿戏,不过还行,自行脑补或者忽略,后面的种田和分割人类是真的爽到了。这两个路线是真的有趣。缺点作者(戎衣娘子)更新太慢,作者(戎衣娘子)一边工作一边更新,养都养不肥,很痛苦。设定有点好玩,文笔一般。好康。可以说是在看过位面小蝴蝶那个进化世界建设之后看过的最爽的种田(另一个角度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