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我真的只是玩游戏顶点 第十二章、实验体7号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直人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我真的只是玩游戏顶点 第十二章、实验体7号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直人

发布时间:2020-09-22 12:35:4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慕城中桃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我真的只是玩游戏》是慕城中桃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弥,张随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是谁 ” “我这是在哪 ” 他睁开眼,绿色粘稠的液体灌进他的眼眶,透过密密麻麻的线路管道,他看见玻璃外来往忙碌的白大褂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 免费试读


“我是谁.....”

“我这是在哪.....”

他睁开眼,绿色粘稠的液体灌进他的眼眶,透过密密麻麻的线路管道,他看见玻璃外来往忙碌的白大褂。

“这是....我....”

他低下头,那些线路管道插满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身体传来阵阵愉悦可精神却有强烈的眩晕感,让他什么声音都听不真切。

“实验体7号醒了!”

“身体机能完好,精神波动处在正常区间,我们成功了!斯考特主任!”

“二次检测,同时准备水晶共鸣性测验!”

“是!水晶共鸣检测预备!”

“警卫全体1级警戒!”

“.....”

玻璃外的那几个白大褂大呼小叫,他没听过这种语言,却能明白他们的意思,“实验体”、“共鸣”、“警卫”这些词汇让他升起不妙的感觉。

他用力扯掉那些管道导线,捶打着眼前包裹住他的容器玻璃,一圈圈的裂纹慢慢浮现,最终,世界变得清晰起来,他随着那些粘稠的液体跌倒在地,玻璃划过他身体,却没让他感到任何疼痛。

“实验体暴走!所有人退后!”

“警卫!控制住7号!准备麻醉剂和催眠仪.....别伤害他!你这个蠢货!”

一个满头杂毛的老头在层层护卫中发号施令,看起来是“重要人物”,7号头上狠狠挨了一下,抓住他那个全副武装的守卫正低头道歉。

“重要人物”推开那些警卫,目光灼灼的走到7号面前,舔着嘴唇死死盯住他,眼底满是贪婪——不是野兽看见猎物的贪婪,是小孩子看见玩具般的贪婪。

“准备隔离仓,重新准备检测仓,水晶共鸣全部待命。”

老头回过身吩咐道:“先让7号冷静一会,不必麻醉,实验体清醒时的数据也是天使计划的重要组成。”

两个高大的警卫架起7号,那些白大褂重新在他身上贴满电极片之类的玩意,随后将他丢进一个纯透明的立方体牢笼中,让他觉得自己就像动物园中的猴子。

奇怪,动物园是什么?猴子又是什么?

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7号抱着头,陷入深深思考。

实验很快继续进行,陷入迷茫的7号没有任何反抗,如同空洞的木偶一般任由白大褂摆弄,一整块被切割的紫色水晶被塞进联通牢笼的仪器中,开始散发出耀眼到极点的黄色光辉。

“真是惊人!水晶共鸣度已经超过理论中的人类极限,而且还在不断增强.....我的理论没错!人类真的拥有这种潜力!”

老头手舞足蹈,其他人也露出鼓舞的神色,互相击掌祝贺。

“你好,7号。”

这一片欢呼中,突兀而冰冷的机械声在他脑海中响起。

“你是谁?”

“你可以称呼我为Doctor。”

“刀客特...”7号艰难的默念这几个音节:“你是谁?”

“一个帮助你的人。”

“那我是谁?”

7号忽然有些头痛:“我在这里...这些.....”

“米珐?”

脑海里闪过这个名字,不知为何,7号突然升起“找到她,去见她”的想法,这种想法演变成强烈的愿望,像火焰一点一点灼烧着他的内心。

“我是....明日先锋干员。”

“我是士兵。”7号眼神坚定起来:“刀客特,士兵7号,重新回归战斗序列。”

[任务:刺杀努比斯科创集团总裁——亚瑟·卡洛]

.......

“明日先锋是一个游曳在世界各地的秘密组织,他们的成员包括科学家、探险者、刺客、学者、特工、士兵.....,目的只有一个,贯彻爱与真实的正义,在暗流之中保护人类和平。”

“可随着时间流逝,明日先锋早已衰落,现在只剩下你——博士,作为明日先锋的最高指挥官,现在重新召集你的干员们!完成任务,保卫世界!”

CG缓缓结束,游戏正式开始。

[有新的干员加入明日先锋]

[按A查看干员详情]

两个提示闪过,陆弥瘫倒在客厅的懒人沙发中,手里捏着一个手柄。

[干员:士兵7号]

[职责:突击]

[技能一:精准射击,激活后5秒内自动瞄准视野中敌方单位,冷却600秒]

[技能二:火力全开,用水晶能代替金属子弹,10秒内攻击力+30%,射击速度+100%,子弹无限,击中敌人后充能]

[“我们现在都是士兵了。”——士兵7号]

画面急转,陆弥的视角从开始的旁观者渐渐与7号重叠,变成第一人称,屏幕中也多出个准星。

陆弥有些难受,没想到【明日先锋】居然是主机游戏,如果说用鼠标射击他是卢姥爷再世,场均29杀,那么用手柄射击他就是个三级残废,人体描边大师。

不过金币都已经花了,创造者平台可不支持2小时退款。

环顾一周,这是一个圆形的实验室,看起来很像电影中常见的反派老巢,除了他之外,还有一整排被浸泡在绿色液体中的其他实验体,大部分是人类,陆弥也看见狗、鸟、熊之类的;实验室只有正对着他的一个出口,身穿黑色防弹衣的警卫遍布在各处,白大褂的研究员却只有十几个,眼前都在调试散发黄光的仪器。

[当前任务:逃离实验室]

陆弥尝试操纵7号攻击眼前的透明牢笼,除了引起那些白大褂NPC阵阵惊呼之外毫无用处,再尝试将身体上的各种线路扯断,终于引起实验室中间那个老头的不满。

“快停下!你这个猪猡!”

老头气冲冲的将他拎出去:“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价值!最好安分一点!”

[可挟持]

提示弹出,陆弥按下手柄,七号暴起发难,一下子猛击老头腹部,然后勒住他的脖子。

“砰!”

一身枪响,老头跪在地上干呕,7号却倒在血泊中。

[你死了]

下一秒,游戏恢复到他刚开始获得控制权的样子,只是空中多了一条红色的指示线。陆弥这才发现隐藏在实验室高处的狙击手,刚才就是他毫不犹豫开枪,一击毙命。

“有点意思哈。”

陆弥搓搓手掌,又一次操纵7号扯掉自己身上的金属线路。

老头行动与上次如出一辙。

“快停下!猪猡!”

没等他说完,陆弥再次暴起,猛击老头腹部,手臂朝着脖子勒去。

“砰!”

子弹打进地板,早有预料的陆弥一个翻滚直指老头身边警卫,他刚才看过了,腰间有手枪!

[可拾取“手枪PSS”]

拾取!

“精准射击”发动!

技能图标亮起的一瞬间,陆弥按下手柄,然后疯狂开枪!

“砰砰砰砰....”

“哒哒哒哒哒哒!”

四声枪响后,警卫们纷纷反应过来,抬起手中的步枪将7号打成筛子。

[你死了]

游戏又一次重来。

这一次空中表示警卫弹道的红线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交织成网,将7号牢牢包围在中间。

陆弥倒吸一口凉气,这尼玛是天罗地网啊,这怎么办?

刚才他抢到的手枪只有8发子弹,就算警卫手中的步枪子弹也不过30发,而眼前的红线起码有五、六十条!

也就是说就算他抢到步枪,一枪解决一个守卫也没有用。

他又不信邪的尝试了一次,假意在牢笼中装发疯,在警卫给他打镇静剂时突然发难,一边用警卫身体当盾牌一边开枪,就当他解决掉视野中全部站着的人时,狙击手的子弹再度降临,直接连带那个警卫和他一起打穿;

太狠了,连自己人都打。陆弥苦着脸,怪不得评论区骂声那么多,这谁顶得住啊?

他预想过自己会卡关,没预想过一开始就卡关!

7号再次出现到牢笼中,这回陆弥什么都没做,思考着破局之法。

屏幕正下方有一个圆形的刻度,在他尝试的这段时间刻度已经走到30%,如果他没猜错,这就是技能二所需要的“击中后充能”,这部分充能积累并不会随着一次次回档而消失,反倒是“精准射击”还处在冷却之中。

“先攒个大招试试吧。”

陆弥暗暗想到,操纵着7号不断重复“挟持-夺枪-射击-被爆头”的循环,终于将技能二[火力全开]的刻度条填满。

“砰!”

子弹又一次贯穿7号的头颅,画面再次回到开始的时候。

就当陆弥准备开大继续莽的时候,实验室外走进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看见他,无论警卫还是研究员都纷纷问好。

“随机剧情?刚才怎么没这个人?”

磨刀霍霍的陆弥选择暂时按兵不动,观望接下来的局势走向。

中年人走到牢笼下方的控制台边,和老头轻轻握手。

“斯考特主任,我听说你们有的重大进展。”寒暄过后,中年人直奔主题:“情况怎么样?”

“血液检测无异常、精神检测无异常、共鸣度稳定,暂不清楚能力。”老头连忙汇报道:“至少到现在,7号没有展现出破坏性,几乎可以确认,天使计划成功了!”

“细胞活性呢?”

中年人点头,接过老头递过来的实验报告,将目光放在7号身上。

“暂未检测,无隔离接触实验体血液有很大可能感染。”老头回答道。

“现在做。”中年人将实验报告丢进老头怀里:“30分钟内,我要全部数据,明天万国博览会开幕,我要见到7号出现在我们的展台上。”

“可是....”

“董事会的决定。”

中年男人淡淡的说道:“你还有29分钟。”

老头挠了挠杂毛一般的头发,一咬牙答应下来。

陆弥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这个中年人看起来地位颇高,用他当挡箭牌那些狙击手总不敢开枪了吧?

白大褂将牢笼打开,和此前一样,两个警卫将他拎了出去,老头换上防化服,手持抽血的针管,走到7号面前。

“按住他脖子!细胞活性测试需要新鲜的髓骨细胞!小心点,别让他乱动!”

他显然很不情愿,嘴里一直骂骂咧咧。

“是我赢了,尼奥....哦,不,实验体7号。”

中年人咧开嘴,享受着眼前的画面。

就在这时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慕城中桃)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陆弥,张随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慕城中桃)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真的只是玩游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陆弥,张随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

作者:慕城中桃类型:游戏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慕城中桃)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陆弥,张随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慕城中桃)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真的只是玩游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陆弥,张随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