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我真的只是玩游戏txt下载 第八章、相亲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健气受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我真的只是玩游戏txt下载 第八章、相亲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健气受

发布时间:2020-09-22 12:35:2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慕城中桃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慕城中桃原创小说《我真的只是玩游戏》,主角是陆弥,张随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麻溜的爬上车后座,陆母从后视镜打量着陆弥的装扮,不由得皱起眉头。 “我叫你正式一点你就穿这个?” “啊?” 一身休闲装看起来像程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 免费试读


麻溜的爬上车后座,陆母从后视镜打量着陆弥的装扮,不由得皱起眉头。

“我叫你正式一点你就穿这个?”

“啊?”

一身休闲装看起来像程序猿的陆弥挠挠头,没领悟自家老妈是什么意思。

“回去....算了就这样吧。”

陆母叹了一口气,发动白色的mini,加入天门市如注的车流之中,从高处来看的话,应该像是奔流在甬道中的钢铁虫子.....陆弥觉得自己有点上头,满脑子都是虫子。

“待会和吃完饭记得去付账,别就知道傻坐在那玩手机。”

“明白。”

陆弥翻了个白眼,自从他毕业工作之后,老妈就对他的“终身大事”重视起来,三天两头给他安排相亲,七大姑八大姨、几十年没联系过得小学同学、同事的朋友的姐姐的亲家.....只要是家里有和他差不多年龄女孩的“朋友”,基本上她都没放过,搞得好像他会孤独终老似的。

“.....多说话,要讲礼貌,到时候绅士一点,有点眼力见,别人问什么你要答。当然,千万记得不卑不亢,拿出你们老陆家的风采来......”

陆母还在喋喋不休,陆弥侧脸望着窗外,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挂在胸前的怀表。

光屏出现在车窗上,就像是灯光的倒影。

他心里一紧,赶忙望向陆母,后者还在说着让人头痛的注意事项。

在游戏库的玩家详情中找到“卡片”分类,三张精美的卡片躺在其中,系统提示他可以装备一张卡片。

当然是选择最耀眼精致的传说卡啦。

[女皇:阿比盖尔]

[传说]

[水晶虫女皇,虫/神]

[消耗200金币召唤阿比盖尔,存在1小时,每额外召唤1小时消耗100金币,解散后30天无法再次召唤]

[创造者:大聪明]

陆弥:“......”

为什么召唤还要金币?

他想起网上那些三流页游,开局就送超强神器,但是神器养成需要材料,材料需要氪金。

和眼前的情况异曲同工,看来无论哪一个宇宙的策划都没有马。

残念的放弃女皇,陆弥选定其他两张卡片。

[冲锋]

[稀有]

[技能卡,1/1]

[使用后像战士一样发起冲锋。]

技能卡没有金币限制,但貌似只能用一次。陆弥最后换上水晶蘑菇,小小的伞盖看起来晶莹剔透。

[水晶蘑菇]

[普通]

[家园卡,植物/真菌]

[装备后,每天生产3金币,开放家园“蘑菇森林”]

诶!

陆弥眼前一亮,生产金币虽然每天只有三个,但是无中生有的白嫖总是让人非常愉快。

装备上[水晶蘑菇],创造者平台的界面为之一变,一圈圈的蘑菇菌落散步在界面的空白处,多了一种蘑菇林的感觉。

“叮当!”

伴随着金币落地的声音,陆弥左上角的金币余额从200变为203。

可惜还是穷人。

商城中的游戏最高有85%off,但打折后依然有100金币左右的均价。

最便宜的一款叫《彩虹六十六号》,价格88。

陆弥甚至看见一款叫《了不起的天帝模拟器》的游戏,价格10998金币,居然还有接近1000人购买过,只能说金币的购买力比他想象的要低。

自己第一个游戏通关获得的200金币大概只能让他选一款还不错的游戏。

目前只能装备一张卡片,想要装备更多则需要使用金币购买卡位.....又是一个“氪金点”。

“.....我说那么多你听见没有?”陆母不满的质问将他拉回现实。

“听见了听见了,妈我都听着呢!”

陆弥一边回答,一边点击退出。

之前他发布的帖子多出了不少回复,大都是想要收购[女皇]的其他玩家,出价从100到1500不等,而那个LV.7的吊人与狗,则疯狂的私信轰炸他。

“卖不卖?那张金色传说的[女皇]?”

“新人拿着[女皇]没用,我最高可以出2000金币,并且再额外送你一张500金币游戏自选卡,之后你若是玩网游,不管哪一款,我都可以带你一个星期。”

“商城里的游戏售价越高奖励越多,你拿我给的金币很容易就能滚起雪球给你带来的长期收益不是一张目前用不上的传说卡片可以比的,我在额外送你一个情报,从LV.4玩家晋升LV.5玩家至少需要通关总价值超过5000金币的游戏,这靠你免费游戏至少需要两年!”

2000金币,理由有理有据,说的我都心动了....

他当然知道吊人与狗说的有道理,初期的积累比一件稀有道具来的直接,但[女皇]在他手里还没捂热呢,起码等他观赏几天再说。

陆弥闭上眼睛,光屏也就随之消失。

而且那么多人想要收购,就能说明传说卡片的稀有!

这个时候陆母开着mini已经稳稳停入某个地下车库的车位中。

“老妈今天这个叶阿姨是什么来头?”

走在路上,陆弥忍不住向陆母问道。

“你妈我以前的闺蜜.....”陆母顿了一下,沉吟道:“嗯,还是你爸的青梅竹马,败犬而已,不提也罢。”

陆弥嘴角一抽,他老妈是言情小说出版社的编辑,时时刻刻紧跟时代,各种梗玩得飞起,可这种话当着儿子说真的没问题?

“后来她出国留学就没了联系,据说留在莱茵嫁人了,这次突然回国就邀请你妈吃饭,看来是来者不善。”陆母神色肃穆,如临大敌。

“所以今天不是相亲!?”陆弥忍不住问道,然后就看见自己老妈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你真以为老娘那么急着抱孙子?要不是你妹不在,今天这事轮得到你?”

陆弥无语,他还以为又是相亲呢。

“背挺直!拿出点为人师表的风采来!今天给我好好表现,出了岔子我饶不了你!”陆母最后叮嘱一句,然后光速变脸,换上一副热情洋溢、相见恨晚、激动万分的表情,朝着路口那个看上去风韵犹存正在等人的美妇人迎了上去。

“哎呀!蓁蓁!好多年不见了!”

“蔷姐!”

两人“亲密”的拥抱,然后挽着手就不放开了。

“陆弥快过来叫蓁姨......我和你说啊,当年你爸和你蓁姨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妈我结婚的时候原本还想让你蓁姨来当伴娘呢!”

“蓁姨。”

陆弥拘谨的叫了一声,明显看见蓁姨脸皮抽了一抽。老妈还真狠啊!上来就打人家七寸。

“这就是道一的儿子吧!”

蓁姨很快恢复神色,亲昵的拉过他的手:“真像他!这眼睛和我也很像....这么多年照顾道一的儿子,蔷姐你真是辛苦了。”

后半句是对陆母说的,陆弥又看见自己老***脸皮抽了抽。

“毕竟这是我亲生儿子,应该的。”

陆母把“亲生儿子”四个字咬的特别重,蓁姨就眯着眼笑,也不反驳。

这个回合老妈输了。

陆弥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往后退了两步,才看见一直站在蓁姨身后,一言不发的女孩,清冷的就像是一弧月光。

察觉到他的目光,蓁姨才停止和陆弥老***刀光剑影,介绍道:“这是我闺女,程焰心...焰心,这是你妈我几十年的好闺蜜,叫蔷姨,叫哥哥。”

她把“好闺蜜”三个字咬的特别重,陆弥表面不动声色,实际上脑海中已经脑补了十万字“我把你当闺蜜你居然抢我男人”的狗血琼瑶大戏。

看来老妈他们年轻时也不简单。

“蔷姨,哥哥。”

程焰心低声叫了两句,然后又低下头,自顾自的玩手机。

陆弥尴尬一笑,站到母亲旁边,充当木头人,偶尔附和一句长辈们的提问,还要装成年少有为,充当老妈炫耀的资本。

“话说蓁蓁你现在还在莱茵大学当教授吗?”

某家私房菜的小隔间里,陆母开始第二轮攻势:“真好啊,我就只有在家照顾照顾老公儿女,这辈子也只能当了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了吧。”

老妈还真是三句话不离老爸,这么大人了还斤斤计较,看来当年真的有不少故事。

“没了,国内有一个重要项目需要我接手,此前一段时间一直在非洲。”蓁姨淡定的喝茶。

“非...非洲??”陆母被噎了一下,尴尬的笑道:“非洲也不错....哈哈哈哈。”

“对啊,非洲那边风景也很好,前段时间学界有重大突破,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科研重心都在非洲,具体成果很快就会有发布会公布。”蓁姨从手机中调出一张图片递到陆母面前,后者扫过一眼就抬起头。

“儿砸你看,真漂亮!”

陆母两眼看着天花板,径直把手机递给陆弥。

陆弥接过手机,猛地瞪大眼睛,差一点喊出声。

图片中赫然是一篇素描,乍一眼还以为是克苏鲁神话的邪神,但仔细一看.....直立的身躯,锯齿状的前肢,头顶标志性的复眼.....

“星界蝶?”

.....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慕城中桃)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陆弥,张随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慕城中桃)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真的只是玩游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陆弥,张随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

作者:慕城中桃类型:游戏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慕城中桃)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陆弥,张随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慕城中桃)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真的只是玩游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陆弥,张随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