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小夫郎的种田空间 正文 第六章 陈大夫的劝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小说完结版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小夫郎的种田空间 正文 第六章 陈大夫的劝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小说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0-07-06 12:17: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Sep长长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由Sep长长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景,阿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天快亮时,李容玉出了屋,一副慌张的样子跑去了陈大夫那里,将自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陈大夫听后也十分担心,于是来到了杨景家,就发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 免费试读


天快亮时,李容玉出了屋,一副慌张的样子跑去了陈大夫那里,将自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陈大夫听后也十分担心,于是来到了杨景家,就发生了上述的一幕幕。

这时候杨景哪里还不明白,李容玉这副模样,分明是被起死复生的自己给吓到了。

杨景怕李容玉漏出太多破绽,反而自己给暴露了,于是热情招待起陈大夫来,先为他搬来藤椅让他坐下歇气,又给他倒了杯之前李容玉烧的热水。老人家这才慢慢有了笑脸。

杨景不觉好笑,都说人老了,会越来越像个小孩儿,这不,眼前这位就是这样。

待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后,陈大夫佯装生气的对杨景说道:

“我瞅你这身体也没什么大问题,你们小夫夫啊,刚成婚,你这也是运气好,娶了个知冷知热晓得心疼你的人,杨小子你可得珍惜。”

接着他喝了口水,回过头瞅着低着头,一副知错模样的李容玉,心里接着叹了口气,这李家的事他是知道的,也是个可怜的小哥儿,于是更不忍心责骂他,

“杨景夫郎,我瞧你也是个实诚的孩子,叔是过来人,就多说一句,这夫夫之间啊,可得细水长流的过,可不兴今天这样毛毛躁躁的,”他慢吞吞的吐出一口气后,道:

“今早上你可把我给吓坏了。这杨小子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说完,他又笑了会儿小夫夫之间的腻歪劲儿,就要离开。

杨景执意将他送了一段路。陈大夫现在是越看他越喜欢了。

其实杨景主要是想给小夫郎一点缓冲的时间,所以才特意去送人。

等到他回家后发现,李容玉安安静静的跪在堂屋的土地上,背影显得挺拔又单薄。

杨景看到这场面时,心里猛地一揪,说不上的心疼。

他一把拉扯起李容玉,有些生气的问道:“你做什么?”

李容玉定定的望着他,声音也没什么起伏:“我错了,是我不该踹到你,你打我吧,求你不要怪我阿姆他们,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说完,他又准备跪下,却被杨景及时拉住,给他推坐到椅子上了。

杨景这会儿有些哭笑不得了,这都什么毛病,动不动就要跪,看来原身没少在家里作威作福。

得好好改改自己在小夫郎心中的形象了。

看着李容玉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杨景心疼他,不想再吓到他。

于是杨景蹲在他脚前,双手放在他的膝盖上,堪称心平气和的对李容玉道:

“以前的事是我不对,昨晚也是我醉酒后自己摔倒的,和你没有关系,不必耿耿于怀”,杨景尽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

“这一摔我也算是彻底想明白了,阿姆他们已经没有了,你是我唯一的亲人。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我实在不该耗费太多心思。以后我会只对你一个人好,也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行动。不管怎么说,我等你彻底接受我的那一天。”

说完,杨景自认为很潇洒的起身离去,不过由于第一次跟人告白,有些紧张,在跨过门槛时被绊了一下,他赶紧抓住门框,仓皇向厨房跑去。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Sep长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杨景,阿姆)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Sep长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杨景,阿姆),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

作者:Sep长长类型:耽美小说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Sep长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杨景,阿姆)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Sep长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种田生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杨景,阿姆),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