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竹马,又名蓝颜》竹马又名蓝颜番外 Twink 竹马,又名蓝颜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2-12 16:23:22

《竹马,又名蓝颜》竹马又名蓝颜番外 Twink 竹马,又名蓝颜健全文 已完结

《竹马,又名蓝颜》

来源: 作者:锦竹 分类:出版 主角:梁越,席庆诺

《竹马,又名蓝颜》由网络作家锦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梁越,席庆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她舍不得那份无微不至的好,害怕别人倾慕,抢了他的好。 这位美女姓杨,单名一个静。人与名字不符,其实是个疯狂的主儿。她是席庆诺和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舍不得那份无微不至的好,害怕别人倾慕,抢了他的好。

这位美女姓杨,单名一个静。人与名字不符,其实是个疯狂的主儿。她是席庆诺和梁越的高中邻班同学。当年追梁越,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的。那时的杨静,在艺术班专攻画画,已崭露头角,已是小有名气的一枝花。送情书在她眼里老土了,她表白的工具直接是玫瑰花和男士泳裤。有个雷雨交加的傍晚,席庆诺和梁越一起去食堂吃晚饭,杨静直接在教室门口堵住他们,当着班里同学的面,恭恭敬敬呈给梁越一朵玫瑰和一条泳裤,她红着一张小脸,羞涩不已。

梁越那时却也大大方方接受了,还对她说:“谢谢。”

搞得杨静当场差点兴奋得晕厥过去。结果不到一秒,梁越转手就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席庆诺,席庆诺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地接了。

于是,日后的高中生涯,杨静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不但如此,席庆诺从此女生缘特别差,几乎没朋友了。席庆诺有些莫名其妙,思考是否是自己的人品问题?后来才明白过来,都是梁越转手把玫瑰和泳裤交给她,那表情和态度实在太熟稔太容易让人误会他俩的关系了。

仔细一想事情可就严重了!这样相当于她抢了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虽然她几番试图解释她和梁越只是青梅竹马,没有任何其他关系,但是越解释误会越大,别人都觉得她虚伪做作,她这可比窦娥还冤。

没出息的席庆诺,最后还是被梁越的各种零食征服,甘愿吃哑巴亏。整个高中,她几乎没有要好的朋友,这全是梁越的“功劳”。

因为有过这个渊源,席庆诺看到杨静和梁越站在一起,心里咯噔一下。

杨静先注意到电梯里傻愣的席庆诺,没叫她的名字,而是略歪头,带着似曾相识的眼神望着她。

她变化真的这么大吗?身高高了两厘米,体重重了十斤而已……其实老实说,席庆诺不是那种大胖子,她只是丰满了点,多余的肉都长在肚子上,其他地方还是匀称的。

“诺诺。”梁越依旧不以为然地朝她微笑。

席庆诺讶然,还不知作何反应,就被梁越拉至身旁。他的手揽着她的肩膀,极其自然。杨静随意瞟了一眼,脸上表情有瞬间的僵硬,她尴尬地笑道:“原来是席庆诺,认不出来了呢。胖了不少哦。”

席庆诺的嘴角抖了抖,冷笑两下。

梁越说:“都是我养的,这样她就不会有人要,只是我的了。”

这话,让杨静和席庆诺一愣。

杨静认为,入了梁越的心里,谁还舍得逃?

席庆诺大惊,她这一身肥肉,确实是梁越养的,难道真如他所说?

梁越自然知道这两个女人在想什么,他自顾自地对杨静说:“你说的方案,

我会考虑的。现在是午饭时间,正好诺诺来了,一起吃个饭?”杨静斜睨席庆诺。席庆诺可是个演技派,她依偎在梁越的怀里,一副甜蜜蜜的小娇妻模样。“不了,我还要回公司报备。梁总,电话联系。”杨静很礼貌地回答。“那也不勉强了。再见。”梁越帮她按了电梯开门键。杨静离开以后,席庆诺立马用手肘杵梁越的腰部,甩开他的手,不给他好脸

色:“怎么?人家又送你游泳裤了?”他笑说:“思想道德良好的女人一般进我办公室,都不会动歪脑筋的。”“为什么?”梁越却转移话题:“怎么抽空上来了?面试完了?”席庆诺很容易被他带到另一个话题上:“我想吃食堂的饭,没饭卡。所以上

来求助。美男,嘻嘻……”她贼兮兮地笑,一副“就你最好”的撒娇样。“高层没有饭卡。”梁越不冷不热地说道,“公司不包高层的午饭。”

席庆诺气馁:“那么跟我有一腿的梁越,给点钱,我去买盒饭吃。我包里就只有二十块,留着保命,不能花。”席庆诺最富有的时候,钱包里也就两张百元大钞。

有一次她的钱包被偷了,她不知该不该为偷她钱包的小偷难过。她的包二十块买的,里面现金三十一块六毛。她习惯把手机塞在衣兜里,所以手机没被偷。似乎就那次被偷过,然后再没有被小偷光顾了。用李欣桐的话说,她都被小偷嫌弃鄙视了。

“我带你去吃饭吧。”

席庆诺眼睛一亮:“不贵的不吃。”吃梁越的,她向来不嘴软。

梁越暗自一笑。

大厦对面有一家环境很好的餐厅。没见过世面的席庆诺认为内设音乐的餐厅就是高档餐厅。她本想找个“好位置”坐下,没想到梁越却直接把她拉到人多的一角坐下。

她刚坐下,就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她愣了愣,心想,莫不是对她一见钟情?在她瘦的时候,可能回头率还有百分之五十。但现在?负数。

不习惯被人注视,席庆诺尽量不去看对面不远的男人,佯装看菜单。梁越则一手撑着脑袋,斜睨身后,嘴角勾出了一点弧度。席庆诺点了份海鲜炒饭和一杯香蕉奶昔。她还以为是多高级的餐厅呢!根本

就宰不了梁越。不知为什么,她虽想狠狠宰梁越,但每次总会做出为他节约的举动,她这又是哪般啊?兴许是早餐没吃,当炒饭一端上来,席庆诺可谓是狼吞虎咽,一点形象都不

顾。一大勺一大勺地往嘴里送,也不跟梁越说话,只顾着吃。“等等。”梁越忽然喊了话,声音好像故意放大。她怔了怔,拿着勺子的手停在空中,傻愣愣地看着他。

梁越面带微笑地朝她伸手,午后的阳光打在他俊逸的脸上。他从她嘴角轻轻捏起一粒油亮亮的米饭,但并没有扔掉,而是直接吃进嘴里。一系列动作那样自然,丝毫不做作。

“啪!”梁越身后有筷子落地的声音。席庆诺从痴呆状回魂,往那儿瞟了一

眼,只见那西装男人慌张地朝她笑,席庆诺不知要不要回他一个微笑。“吃饭。”梁越清冷地命令她。“哦。”席庆诺觉得梁越哪里不对劲,又觉得他身后那西装男人也有哪里不

对劲。

总之,来到这家餐厅,她就觉得,这是阴谋。那么多的空位,梁越为什么要坐到西装男人前面的位置?难道他看出了那男人对她的过分关注?梁越刚才跟她搞出那么暧昧的动作,是自然还是故意?以前的他,可是直接丢给她餐巾纸,让她自己擦,哪里有这样“心惊肉跳”的待遇?而那个男人怎么看起来那么慌张失态?是这个动作吓到他了?

种种现象,作为资深八卦女的席庆诺,想到的就是——这是一出无声的三角关系对手戏。也是她喜欢的八点档狗血剧,这是梁越常演的戏,苦命,每次她都要做坏人。作为他的好朋友,她还是得硬着头皮上,虽然她多么想看现实版的狗血剧。

席庆诺忽而甜腻腻地提高音量,娇滴滴地对梁越说:“越越,喂人家吃饭

嘛。”说完嘴巴还不由自主地嘟了起来。她明显看到梁越的眉角抖了抖,而对面座位的男人则一脸嫌弃地看她。她表现得很让人无法忍受吗?难道不允许胖子撒娇嘟嘴吗?席庆诺自从胖了以后,自卑过一段时间。奈何她这人属于没心没肺型,不过

一个月的调整,她自我治愈并且还发扬胖子精神,将寻觅美食进行到底。

如今体型走样,没想到脸皮也跟着厚了。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嘟嘴的卖萌样,任谁都忍受不了。可偏偏“心胸开阔”的梁越不仅没嫌弃她,还真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炒饭送进她嘴里。其眼神如一泓清泉,纵容她的任性。

原本想作秀的席庆诺忽然被这样的眼神震慑住了。梁越对她一向纵容,她知道。可这样的底线,他从来不会逾越。没脸没皮的席庆诺双颊立即成酡红,别开脸略显别扭地嚼着嘴里的饭,已经吃不出什么味了。

“还要吗?”梁越拿着勺子,一脸笑意地看向席庆诺。他明知她已羞红了脸,却还要明知故问。席庆诺这下没好意思再嘟嘴了,头摇得像拨浪鼓,掩饰地抓起身前的香蕉奶

昔,低头不看他,抿着吸管狂喝。梁越把勺子放下,眼眸停留在席庆诺羞红的脸上。席庆诺抬头,正好对上等待已久的深幽眸子,她怔了一怔,稍显娇嗔地说

道:“干吗这么看我?”“诺诺,你在脸红。”梁越不徐不疾地阐述一个事实。可这个事实让席庆诺无地自容。她一听,脸上便更多了一层红晕,连忙狡

辩:“都是这餐厅,闷死人了,哎呀,不吃了,我们走吧。”她觉得这就是现世报应。刚才恶心了梁越一把,现在梁越调侃她一次,扯平了。付完款后,梁越起身拿椅背挂着的外套,见着后面那西装男人,故作偶遇的

语气:“于经理?你也在这里吃饭?真巧。”于经理连忙站起来,笑脸相迎:“梁总,真巧。”“那你先吃,我们走了。”梁越望了一下席庆诺,再看向于经理,好像在强

调什么。于经理会意,连忙点头:“梁总慢走。”“嗯。”梁越瞥了一眼席庆诺,微笑说道,“走吧。”席庆诺当即白了他一眼,她最讨厌梁越脸上露出这种笑容,每次他一笑,她

就浑身凉飕飕的,说不上哪里不对,总之,他这样的笑容,准在打什么主意。出了餐厅,席庆诺终于忍不住问:“你和那个于经理什么关系?”“同事。”

“是吗?”席庆诺提高音量,加了这么一句。梁越当即顿住脚步,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然还能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难道有什么阴谋?”好奇宝宝也站定不

动,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锦竹)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竹马,又名蓝颜》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