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刀光剑芒》刀光剑影是什么意思 年上攻 刀光剑芒女王

更新时间:2020-02-10 04:24:09

《刀光剑芒》刀光剑影是什么意思 年上攻 刀光剑芒女王 已完结

《刀光剑芒》

来源: 作者:铁血狂刀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老酋长,罗鼎天

经典小说《刀光剑芒》由铁血狂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酋长,罗鼎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罗鼎天拼命的摇头,执意不肯停止施法,而是在老酋长身体内灌入了许多真气。 小狐看他这般固执,便是劝道:“你自己只剩半条命了,如果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鼎天拼命的摇头,执意不肯停止施法,而是在老酋长身体内灌入了许多真气。

小狐看他这般固执,便是劝道:“你自己只剩半条命了,如果再这般强行运起真气,只会白白赔了性命,如果灌输真气能够救回老酋长的命,我早就用三千年道行去救了,你知道吗,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现在不管你再做什么,都没用了。”

这时候,老酋长的身子动了一下,只见他缓缓睁开了眼皮,只不过面容看上去却是这般苍白,这般枯槁。

他慢慢抬起了右手,无力地摇了摇头,对罗鼎天道:“罗兄弟,你停手吧,无论如何,你都是救不回我的,我如今已经是快死的人了。”

罗鼎天狠狠地咬了咬牙,只是自己也快支撑不下,然后慢慢停下运起的真气,低着头看着老酋长,抽泣道:“老前辈,对不起,都是我,都是我害死了你。”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死的人应该是我,是我……”他用低沉的语气说着。

老酋长却是突然微笑起来,双眼无力睁着,看着茫茫天空,带着沙哑的声音说道:“其实这都是天意,我不怪你,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活了三千多年,想想也该死了。”罗鼎天和小狐深深凝视着他,只是都不忍心看到老酋长这般悲凉。

“没想到我会死在这中土上,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跟任何人提起,其实我原本也是你们中土人士,只不过后来去了南疆,一直生活在魂族境地,我如今死在这里,也算是上天的一种安排吧。”老酋长用他那苍老的声音说道。

只不过每说一个字,他的声音便是显得越加无力了一些。

“老酋长,说起来也是我害了你,你走之前可是有什么没有未了的心愿吗,只要你说出来,我九尾妖狐必定帮你完成这个心愿,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有些交情,这三千年来,我一直敬重你这个朋友。”小狐轻轻地说道。

老酋长的身子缓缓动了几下,然后看向小狐,低低地道:“我临死前只有一个请求,还请你们答应我,把我的骨灰带回南疆魂族境地,交给我的子民们,并且让他们好好地生活下去。”

小狐慢慢地点头,道:“老酋长,你放心吧,我会把你安全带回魂族的。”

老酋长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看向了罗鼎天,抬起手来,声音很是细微:“罗兄弟。”

罗鼎天紧紧握住老酋长枯槁的手,悲泣道:“老前辈。”

老酋长看着罗鼎天,然后喘了一口气,像是用尽最后的力气,道:“我就快要死了,以后不能再用回魂秘术救你那位朋友,请恕我无能为力了。”

罗鼎天带着哭泣的声音说道:“老前辈,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苦苦请求你,你也就不会……是我害死了你。”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无须感到愧疚,我死之前,只能够告诉你一声,目前你那位朋友,只有灵缘镜摄入的一魂一魄已回归到肉体上,至于其余的二魂六魄,我就帮不到忙了,日后你可以再前往南疆寻找办法……”老酋长说话变得越来越慢。

“老前辈这一世对我的恩德,我只有来世再报了。”罗鼎天隐忍着心中的悲伤,道。

老酋长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然后说出最后一番话:“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心早已入魔……只不过却不能……帮上什么忙……因此后来只有把蛮灵圣器赠给了你……希望你好好保存……早日摆脱心魔……”

道完这最后的一句话,魂族老酋长突然垂首了下来,就这般断气了。

罗鼎天只觉得连自己的身体都突然冰冷了下来,魂族老前辈已经死了,那么救冰雨的希望,也就随着老酋长的死去而没有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千幸万苦找到救冰雨的回魂秘术,以为老酋长一定能够唤醒冰雨的魂魄,可决然没有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上天为何这般捉弄于他?难道冰雨要永久地沉睡下去吗?

罗鼎天紧紧地咬住了下唇,手掌也紧紧地握着,任由指甲深深地掐进了自己的肉里。

有着钻心的疼痛……

岁月悠悠,一转眼过去了十年。

洛阳城,醉仙楼,是一个丰盛的酒楼,这里人来人往,有喝酒尽兴的,也有住宿的,身份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商家老板。

当然,也有一些修真之人,会在这里停留驻足,饮下几杯酒,与几位人生知己,畅言欢笑。

曾几何时,还是那般年少,孰不知,人生过往,忧愁苦多。

此刻在醉仙楼里,有一个喝的烂醉的男子,这男子身穿青色布衣,头发有些凌乱,长满着胡子,看上去略有些苍老。

在他所坐的一张桌椅上,放满着十几坛的酒,这个男子正在尽情地喝着,但与别的大不相同,别人是用小碗倒着喝酒的,而这个男子却是不用小碗,而是直接两手端起一坛酒,然后咕噜咕噜灌进了自己的嘴中。

在这个男子旁边坐着的几桌客人,都觉得这个男子很是古怪,因此目光全部看向了男子,但男子却丝毫不在意,而是一味地喝着自己的酒。

看来这个男子已经喝的烂醉,根本没有当旁边的人存在过。

“客观,客观,您都喝了二十几坛酒了。”突然,醉仙楼的店小二走了过来,靠近那青衣男子,说道。

这个男子突然抬起头来,瞪着店小二,然后一手抓住店小二的衣服,拉到自己眼前,醉醺醺地道:“那又怎么样?快,你给我再端二十坛好酒来!”

店小二犹豫道:“客观,这,这……”

那男子突然一手拍下桌子,怒道:“我叫你再端二十坛好酒,你没听见吗!”

“客观,不是我不拿酒来,只是你之前付过的银子,已经超过你喝的价格了,如今你又要再喝二十坛,岂不是……”

店小二还没说完,那男子突然笑了几声,从怀内拿出一些碎银,道:“你看看,这够了吗。”

店小二见到那些碎银,皱起眉头,摇了摇头道:“客观,你这些碎银只够喝四坛酒……”

“砰!”

男子手中握着一把古剑,拍在桌子上:“你看看这把剑,值多少钱!”

店小二神情复杂了起来,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做,这时,醉仙楼的掌柜走了过来,店小二把事情跟掌柜说了一遍,那掌柜听完后,看着男子放在桌子上的一把古剑,神色一动,然后立即对男子恭敬道:“客观,您尽管喝,只要你把这把剑当作所付的银两,我们醉仙楼的好酒任由你喝。”

掌柜说着,对店小二使了眼色,店小二立即会意,便是回到里面去端酒了。

男子听到有好酒喝,便是醉醺醺地笑着,同时打嗝了几声。正在此时,从醉仙楼门外,走进一个身穿道袍的人,手上拿着一个竹竿,在竹竿上,挂着一个白色布条,写着“算命”二字。

看其着装和那算命二字,就知道是江湖的算命先生罢了。

“掌柜的,你此言差矣。”那算命先生走了进来,道:“这古剑名不虚传,又岂是只值那二十坛酒?我看此剑不凡,正所谓世间难得,乃是无价之宝,掌柜趁这男子沉醉酒意,要拿走这古剑,可是不太好吧?”

掌柜的脸突然一下子拉了下来,看着这算命先生,道:“这位先生,你有所不知,这男子已经在我们醉仙楼喝了整整三天三夜了,我们想撵都撵不走,他方才身上银两已是不够,因此只能用这古剑做低压了,我可是没欺负人。”

算命先生捋着胡须,笑道:“掌柜,你看这样如何,此人的酒钱,我都帮他付了,你尽管拿二十坛酒来,我今日要与他共饮几杯。”

说着,便是从怀中拿出一个大银,递给了掌柜,掌柜见到这么多钱,突然笑容满面,立即点头道:“是,是,既然先生付钱,二十坛酒这就端来,来来来,先生,快请坐。”

掌柜笑呵呵地拿着大银跑去柜台了,很快,店小二就端来了二十坛酒,算命先生坐了下来,而那醉醺醺的男子就坐在他的对面。

男子打嗝几声,看着这位算命先生,道:“你是何人?为什么要帮我付了这些酒钱?”

算命先生微笑点头,道:“这位兄弟,你我十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难道忘记了吗?”

不料男子冷笑了起来,挥手道:“这不可能,十多年前,我背叛了很多人,我罪恶滔天,试问谁愿意做我朋友,谁又敢做我朋友,又岂会与你有过一面之缘,先生说话真是可笑。”

“十多年前,我们就是在这洛阳城碰面的,只是那时我们并不是在这醉仙楼,而是在一间茶馆。”算命先生淡淡说道。

男子又笑了几声,摇头道:“什么茶馆,我不知道。”

说罢,又端起一坛酒,然后使命灌入口中,疯狂地喝了起来。

算命先生也喝了一壶酒,道:“这十年来,你过的可还好吗?”

“我?你说的是我?”男子用手指着自己,自嘲地笑着,道:“我过的很好,天下人都没有过的比我好。”

“十年,十年了么……”男子突然用低沉之声说着。

算命先生看了这男子一眼,道:“你喝成这样,是时候该醒醒了。”

然后叫了店小二一声,很快店小二拿来一碗清水,是用来给男子醒酒的。岂料男子袖手一挥,醉道:“你管我,你又是何人?不管你是谁,凡是靠近我的,都没有好下场,你不知道么?”

“这十年来,你过的并不好,为什么偏偏说自己过的很好?”算命先生却是不理,而是反问道。

男子冷笑一声,右手抓起桌子上的那把古剑,目光撇了一眼,道:“你知道我这十年

精彩评论:

科幻是什么,是为今天生存空间无限扩大却又无限被挤压的我们,在忙碌而麻木的生活中提醒我们抬头看看浩瀚无垠的宇宙大幕而照到我们面前的一道星光,也是距离地球千万光年之外的不知名且无主的,得供我们灵魂栖息的自由之地。爱中国和科幻的人不能绕过的刘慈欣,大刘,因为他的小说精神和内容,他会是很多人的男神。对我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当我4年前合上书籍的那一刻,我抬头看到了真的是自出生以来就不曾感兴趣的星空,当你为了它而作出仰望的的动作那一刻,你的脖子会酸,你的眼睛会酸,而你的一颗心可能也会突然觉得酸酸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