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豪门总裁:情流王子》豪门总裁之王子老公 Size Queen 豪门总裁:情流王子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19-11-13 16:47:00

《豪门总裁:情流王子》豪门总裁之王子老公 Size Queen 豪门总裁:情流王子全文章节 连载中

《豪门总裁:情流王子》

来源: 作者:玄风 分类:豪门 主角:林夕,徐月

火爆新书《豪门总裁:情流王子》是玄风所创作的一本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夕,徐月,书中主要讲述了: 如果说,三年前的徐月被迫选择将痛苦的记忆锁起来是逼不得已,那么……如今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孩子也平安生下来了,时隔那么久,就算林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说,三年前的徐月被迫选择将痛苦的记忆锁起来是逼不得已,那么……如今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孩子也平安生下来了,时隔那么久,就算林夕给她的伤口再痛,时过境迁之后再度面对,或许就能坦然的多了吧?

所以今晚,他决定告诉她一切,至于以后她愿意把幸福交到谁的手上,那只有徐月自己才能决定。

徐月,一手搂着难得安静乖巧的小澈澈,一手捂着心口,清澈明媚的眼神带着困顿,呆呆的看着窗外,任由路边霓虹灯下的美景悄然倒退。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见到那个清冷的男人时,她的心会跳的这么快,伴随着痛疼的感觉,那样警醒而深刻。

脑海深处有朦胧而模糊的影象划过,快速而急切,让人来不及捕捉。

可是,那一双深不可测如大海深邃浩瀚的星眸,她分明在哪里见过的,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令人心悸,只一眼就激起她所有沉睡着的柔情与心疼。

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明明如一潭深邃冷寂没有波澜的古泉,被冰封住了。可是为什么她依然能透过那样冷寂平淡的眼神中看到的那么多那么深刻的情绪?

“妈咪……”大概是车内的氛围太过安静,安静的有些压抑了,小澈澈有些不安的喊了一声徐月。

儿子的不安唤回了徐月的意识,她睁着茫然的眼神漫不经心的低头瞥了一眼怀里正仰头看着她的小澈澈。

忽然,心头一颤,小澈澈的眼睛……多么像刚刚那个冷漠的男人啊。

怎么会这样?徐月忽然觉得头痛的厉害,此刻小澈澈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极了刚刚那个男人故作若无其事冷漠的眼神。

仔细看小澈澈,从脸型到轮廓,都分明有着刚刚那人的影子,尤其是一双眼睛,简直是像了个十足十。

徐月开始慌乱不安起来,抱着小澈澈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刚刚云舟也说了跟他是旧识。那么那个男人……是不是跟自己也是旧识呢?

想到这,徐月更是不安,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个男人到底跟她有什么关系?跟小澈澈又有什么关系?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为什么只要一想到他心就抑制不住的疼痛呢?

一连窜的问题堵在徐月的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忽然害怕……她曾经忘却的那一段记忆里有着令她难以承受的真相。

“妈咪,你怎么都不说话?”小澈澈看着徐月呆呆的看着自己,好像也不在看着自己的迷茫眼神怯怯的问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那个叔叔一出现,爹地妈咪都变的这么奇怪呢?

“没事,妈咪只是有些累了,所以不想说话。”徐月未免小澈澈害怕、胡思乱想,于是温言和气的出声安抚。

“哦……”小澈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可爱的小脑袋,随即歪着头看着开车的云舟问道,“那爹地也是累了不想说话么?”

一声爹地让云舟温润的眼眸随即一黯,不知道……他还能听得小澈澈再喊他多少次爹地。也或许这一声就是最后一声了,云舟只觉得鼻腔辛辣,眼睛酸涩,闭了闭眼睛,将那些软弱的东西通通逼回眼眶。

温柔的笑了笑,“小澈澈,爹地在开车呢,你和妈咪的安全都交付爹地手上了,爹地当然要集中精神,专心的好好开车了是不是?”

小澈澈点头,“嗯。”

“所以呀,爹地不能说话,一说话就分心了呢。”云舟耐心的解释着,他没有回头,所以没有人能看得到他眼角的泪意。

林夕挂断电话,匆匆赶去了四十公里以外的精神病医院,电话里梧桐的主治医生说梧桐似乎又有些情绪不稳了。

一路思绪翻滚,沉浸在重遇徐月的以及眼前状况的复杂情绪中,四十公里路似乎一眨眼就就过去了,林夕甚至有种错觉,其实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分明什么都没有想。

车子一路开进医院大门,下了车,林夕匆匆跑向梧桐所住的特级加护病房。

一路疾奔到了梧桐病房的门口,林夕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才覆上温和疏离的笑容推进门去,“梧桐,怎么了?医生说你……”

林夕噤声,病房里黑暗一片,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林夕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愕然,随即掩藏在冷静的外表之下,眉心微微拧着,锐利的瞳眸转动打量着病房的四周。

“啪”一声巨响,林夕身后的病房重重合上。

林夕快速转身望去,情况有些诡异,虽然感觉不到杀气,可是已经深夜了梧桐不在病房里休息,等他进入病房后不到十秒钟病房门就被重重关上了……

就在林夕飞快转动思绪的时候,黑漆漆的病房一点点的亮起来了,淡淡的橘色光芒一扑一扑的移进病房。

接着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由梧桐为首的,三五个穿着白大褂、金发碧眼的白种人医生一起推着一辆手术车走了进来,车上放的不是医疗工具和药品,而是放着一个很大的双层奶油蛋糕,大家笑意吟吟的唱着英文版“生日歌”走进来。

林夕紧绷的神经一松,缓了缓情绪道,“是谁生日?”不是说梧桐又情绪不稳了吗?怎么原来急CALL他来是为了替谁庆生?

“是我。”梧桐甜美的容颜添了一丝清雅成熟的韵味,比三年前更加的温柔动人了。“从今天开始,我就重生了,所以作为纪念,今天就是我的生日,重生的生日。”

这三年来,梧桐都不曾出过一次医院,长发也一直不曾修剪过,原本就卷蓬的长发也就更长了,已经到了腰下,走路的时候长发飘扬舞动,别有一番清灵之姿。

“医生说你精神又有些不稳定,我见你精神奕奕,似乎恢复的不错。”林夕淡淡开口,看着大家促狭的表情顿时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原来梧桐并没事,相反她应该已经全好了,要不然她怎么会说今天是她的重生之日呢。

其中一个站在梧桐左手边的年轻高瘦的帅气医生笑着开口,他是梧桐的主治医师皮特,“抱歉林先生,本来我应该在电话里就将靳小姐病好的消息告诉你,不过应大家要求要给靳小姐办一个重生的party,所以……”无奈的耸耸肩,接着笑的很灿烂的伸出手,“欢迎你参加。”

林夕神情淡淡的将梧桐在内的六个人一一扫过,一时间也没有开口,表情也看不出喜怒。

大家都有些局促的互相张望,看林夕的表情似乎没有惊喜的感觉。

梧桐小心翼翼的看着林夕,无辜美丽的大眼有些不安,轻轻拉了拉林夕的衣角,“林夕,你是不是不高兴我康复了?”

林夕呼出一口憋在心间多见的沉闷之气,梧桐终于彻底康复了,那么他对她的愧疚跟自责也就轻了一分,他怎么会不高兴她康复呢?

紧绷的表情微微软化,林夕微微一笑,握上皮特伸出的手晃了晃,“我怎么会不高兴呢,再没有比让你康复更让我高兴的事了,同时我也谢谢各位医师,这样尽心尽力的医治梧桐照顾梧桐。”

“嗨,早说嘛,害我瞎紧张。”梧桐另一边,一个中等个头的魁梧医师开口,怕怕的拍了拍胸口,他是皮特的助理丘吉。

“好了好了,那我们赶快我们的party吧,一会儿住院部的大门要锁上了,赶紧许愿吹蜡烛。”马上有人在人群中开心急切的催促。

柔柔的烛火很快燃起,一共细细的三十二支七彩的蜡烛,在昏暗的房间内显得尤为灿烂绚丽。

梧桐双手合十,闭上眼,扬起一抹浅浅的甜蜜微笑,默默的在心中许愿。

很快,她睁开眼,带着笑意看了一眼对面的林夕,朗声道,“好了。”接着低头使劲吹了一口气,想要一口气将蜡烛全部吹灭。

据说,许完生日愿望之后,只要能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的话,那么她许下的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只可惜,蜡烛太多,她吹了好几次都没有吹灭,还是在皮特的帮助下才将三十二根蜡烛全部吹灭的。

梧桐当下有些小小的懊恼,自己怎么年纪那样大了,所以点上三十二根蜡烛怎么能一口气吹的灭呢?

“快说,许了什么愿望?”有人开始在起哄。

梧桐脸倏然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此刻正静静注视着她的林夕,就像触电一样梧桐触及林夕的眼神后迅速别开了。

“哎呀,生日愿望哪有说出来的,说出来就不灵了。”梧桐酡红着双颊,娇羞忸怩的一跺脚,低着头的她还不时的用余光去看林夕的反应。

林夕不用猜,大概也知道梧桐许的生日愿望大概跟他有关系,于是轻声鼓励道,“没关系,说吧,我会尽量满足你的愿望的。”这是他欠她的,应该补偿给她,所以只要她说的出来,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都会尽量满足她的。

“我……”梧桐的脸更红了,像是染上一层薄薄的红霞,羞赧的欲言又止。她总不能说,她的愿望是,愿今生能为林夕再度披上婚纱,与他一辈子相伴左右。

这样露骨的话她是绝对说不出来的,更何况还在众人面前,这让从小就调教成淑女,讲究矜持自重的梧桐来说,这是绝不可能说的出来的。

可是林夕说了,他会尽量满足自己,如果此刻她不说,那她就错过这个珍贵的机会了。

机会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酝酿踌躇半天,红着脸羞涩不已的梧桐还是轻轻开口,“我愿这辈子都能陪伴在你身边就好了。”

最终说出口的愿望,被她婉转修饰过一番,虽然意思不变,可是含蓄不少,一向开放爽朗的美国医师们都没有太听懂。

陪伴,有许多种的意思,可以以情人的身份陪伴,以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豪门总裁:情流王子》,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玄风)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