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陇头吟:缘定三生》陇头吟 全文阅读 陇头吟:缘定三生娘受

更新时间:2019-10-15 00:27:58

《陇头吟:缘定三生》陇头吟 全文阅读 陇头吟:缘定三生娘受 已完结

《陇头吟:缘定三生》

来源: 作者:忍顾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文王,姮娥

忍顾新书《陇头吟:缘定三生》由忍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文王,姮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回到湘府的时候,正是日暮之时,我把姮娥的骨灰好好地揣在了怀里面,猛然间看到湘玶就站在大门口,神情扑朔迷离的望着我走过来的样子 我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湘府的时候,正是日暮之时,我把姮娥的骨灰好好地揣在了怀里面,猛然间看到湘玶就站在大门口,神情扑朔迷离的望着我走过来的样子.

我埋首没有看他,默默的随着念暮归向着前面走去.

走过湘玶的时候,却还是停了停,想说点什么,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得出来.他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的无言,便也不曾说点什么,垂着头显得十分的丧气.

良久,湘玶道:"姮娥呢?"

我没有理睬他的问话,却不动声色的反问:"你抓到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姑娘了么?"

他摇了摇头,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带着许多的伤怀与懊恼.

我继续问:"那我不妨直言相告于你吧,姮娥已经横死了.是被你杀掉的,我把她烧掉了,但我却不会将她的骨灰交给你.湘玶......"

我转向了他,声音略微变得郑重了起来:"我想要再问你一遍,事到如今,她都已经被你杀死了,你可曾后悔过么?若是今日,有一个丑陋不堪却事事记挂着你,不顾一切爱着你的姑娘,同一个美貌绝代,却时刻想要取你首级的姑娘......这两个姑娘,你选哪一个?"

他闻后,甚至就连思考都不曾有一下,半刻的停顿都没有,便毫不迟疑的同我道:"余之心许其一,便不可许其二......否则是不仁不义,人神共愤!况她同她,当真的是蒹葭倚玉树,绝不可相提并论!还请你日后,切不要这般诋毁我的心上人!"

我淡淡的笑了笑,忽然想起了初见湘玶之时,他同我说起的对那个杀手之时,那种爱慕又迷恋的模样,与如今竟不曾有半分不一样的.他依旧是如是的情深似海,依旧是如此的矢志不渝,仿佛依旧可以等着那个姑娘等到海枯石烂.

只是我却早就对这样的一往情深,这样的缠绵悱恻......麻木了而已.蒹葭同玉树,不可相提并论之间,或者不过都是同样的事物而已.而世间多少痴男怨女,可以了解这样的一段风月过往呢?

微微别过了脸,不再看她,我寻着念暮归的方向走去了.

口中甚是淡淡:"那么,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她了......哪怕是尸骨也好.也许,这些小事,你本来就不在乎......"

我的牙齿都在打颤了,一步又一步僵硬的走到了念暮归的面前,他蹙眉看着我,神情之中带着许多的担忧之色.

伸出了手蹭了蹭我的脸颊,轻声问:"怎么了?伤心了,阿鸾?"

这声音带着许多我难以辨认的东西,说话之间,他把我搂进了怀里面,继续道:"阿鸾,事事总是不能够尽如人意."

"我看到了."我的脸颊贴着他的胸膛,不知觉的喃喃.

"什么?"他应该是听到了我的问话,却不曾听懂.

"我看到那年的月夜,她们虽是逃出了亓国的监牢,却仍旧被亓兵追杀......直至逃至湖口,追兵亦是一路尾随.而彼时,已然不剩几人了."说着话的我搂住了念暮归,把自己的脑袋往他的怀里面蹭了一蹭,想要嗅到他身上好闻的清冷香气,很贪恋,也很迷恋."可亓军却还是追了过来,然后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出现了,帮助她们歼灭了追兵.我没有看到他长成什么模样,可......可我却好似是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一般.他就伸出了手,托住倒在了的姮娥的脸颊,居高临下的冷声问:‘你可想要活下去么?那么成为杀手吧.’,姮娥就吃力的抬起了头说:‘想的.’,那个人就问:‘那你怕死么?’,姮娥思索了一会儿:‘怕.’,那个人就说:‘怕的话,就不要成为杀手.’姮娥咬着自己嘴巴,流出了殷红的鲜血说:‘怕会死,只是因为害怕无人照顾小妹......若公子愿照顾我家小妹,我愿为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说完了,便不再说话,突兀的想起离镜之中清冷的月光照在了那个人的身上,温和的光辉点亮他一身的璀璨,他的青丝微垂,在夜幕清风之中随意摇摆,如是淡漠,又如是的不可捉摸.

"所以呢?"他的声音听不出一点点的感情,就如那一夜淡淡的清风一般拂来.

"昔年,亓文王龙马精神,年富力强,子嗣十分的兴旺.世子朋为文王第三子,也是文王的嫡长子,在亓王宫之中颇为受重视.只是在远遣赵国之后,他的母妃在亓王宫之中日渐式微,地位大不如前.继而亓文王众子之中,可取而代之之人比比皆是.他的死活已经完全不为文王所在意,相反若是他在赵国遇刺,乃至身死,亓国正好有了可以攻打赵国的借口.若是我不曾猜错的话,彼时他已然成为了一颗可以挑起两国大战的弃子."我自顾自的说着话,没有管念暮归."所以......所以......"

"所以,一场密谋的好戏变就上演了.有人急切的想要回国为王,有人有对当初杀伐无数且能征善战的君王恨之入骨.继而有人便就两面三刀的坐收了渔翁之利.一则,四处寻找为杀亓文王而甘愿赴死之人去刺杀文王;二则,暗中支持世子朋为王,护送他回国,推波助澜援助他成为亓国君上,末了同亓国结永世之好."他的声音带着一点严肃,传到了我的而都里面,我想他肯是生气了.

缓缓的抬起了头,有点害怕看他,但又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当真的生气了.

"念暮归......我不是想要去偷窥一个人的前尘过往,我也不是想要拿这些事情来说明点什么......我就只是......就是想要知道一个完整的你,一个心狠手辣的你,一个温润如玉的你,一个......而不是一个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的片面的你,我有那么点贪心,想要得到别的人不知道的你,一个完整的同旁人眼中不太一样的你......"

然后,我还来不及反应的,他的嘴唇轻轻的附在了我的脸颊上,良久才恋恋不舍般离开了.

憋在了嘴巴里面的话就生生的被自己给咽了回去,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脸上带着笑容,我握住了自己的脸颊,顿时觉着心跳得很快,脸一定一下子红到了耳朵了.

他耸了耸肩,伸出了一根手指,挡在了我的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附到了我的耳边轻喃:"阿鸾,你可知晓......灵犀得暗通?"然后笑着摇着头,抽出了铁扇摇了摇,兀自的拉着我向着前面走去了.

你千万不要鄙视我,彼时我已经完全不知所以了......

我顿时想起了我还差了念暮归一幅画的,就不禁出声问:"念暮归,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回赵国?"

"你在谷底呆了许多日,你先修养两日,我们在上路吧."他闻声,略作思索.

我觉着他一定是十分着急着想要回去的,他哥哥殁了,我不该拖他的后腿,就摆着手说:"念暮归,我们早些回去吧......说不定还可以再下葬之前,再......看上一眼,你哥哥......"

他回头饶有深意的看了我眼,良久道:"也好."

"那明日就动身吧."我小心翼翼的问,生怕他就连这么一个晚上都等不及了.

他略微颔首,我见到了,就小心翼翼的挣开了他的手跑掉了,边跑还边说:"还有些私事,我先行一步了!"

一溜烟的跑掉了,想要快一点去把那幅画给画出来好还给他.没准日后见到了那个救了他的蒙面人还可以蒙混一下过关的.

这下我也就可以不要背这么个黑锅的!因为,太沉了!

飞奔到了后院,果然几日不见,惊艳于一树璀璨耀目的烂漫,桃花已经绽放了.开了整整一院,美不胜收.

我迅速的找到了这些桃花树之中同那幅画上一模一样的那一棵,就让妺喜给我找来了画笔和画纸.

正是夕阳西下之时,日头西斜之际那种温吞的光辉满满的洒了一地,赤色的阳光将原本就是浅色的桃花染得愈发的迷离动人,微风扫过,花枝乱颤,凌乱了一院的芳华.

我竟隐隐的觉得这样的场景如是的似曾相识,就如同着辗转流年之中正在反反复复经历着的一段过往一般.不自觉的拿出了离镜,看到镜子上面映出了我的容貌,如是的清晰,又如是的朦胧.

这离镜自从上一回同我唠叨了两句之后,便就不曾再说上一句话,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就我看到了的东西是事实而言,想必那几日我呆在谷底见到它说话的这件事情想必也是真实的,而且还是真实到了让人不敢相信的.

妺喜为我研磨,看着我作画.

约莫是过了两个时辰,直到弯月东升,群雀归巢,我才施施然收了画笔,妺喜在一边小小的惊叹:"姐姐,你这画技,当真是该被惊为天人的!"

我默不作声的拿起了画,看着的确和那一幅被烧掉了的画很像,除了画纸的年岁看起来不太一样,其余相信十足可以乱真的了.

剩下的,也就只好恳求老天爷不要给那个人一双可以鉴别画作真伪的好眼神了!

我觉得有点累了,就躺在了草地上面,漫无目的看着透过密密繁花之上漫天朦胧的繁星,一闪一闪的点缀着一个寂寥凄清的夜空.

忽然心里面有个声音:"钟离燬哟,这样真的好么?钟离燬哟,你和他在一起,只会是害人害己."

迅速的坐了起来,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文王,姮娥)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文王,姮娥)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文王,姮娥)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文王,姮娥)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文王,姮娥)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