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千鸟》千鸟的日语 HE 千鸟紧缚

更新时间:2019-08-20 20:31:20

《千鸟》千鸟的日语 HE 千鸟紧缚 已完结

《千鸟》

来源: 作者:叶冰伦 分类:青春校园 主角:何岚,景寺

经典小说《千鸟》由叶冰伦所编写的青春校园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何岚,景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1 何岚奇怪我一直盯着她的脸,狠狠地回瞪我,却没说什么。我和她在一起时要么很多话,要么就像现在一样,一句话都不说。 月光让回家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何岚奇怪我一直盯着她的脸,狠狠地回瞪我,却没说什么。我和她在一起时要么很多话,要么就像现在一样,一句话都不说。

月光让回家的路显得很长,我们俩照例没有直接往家的方向走去,而是绕着道,沿着美丽街走一段,然后再从那条54级的阶梯爬上去,回到摩托车厂静得乏力的厂区。

我挨着她走,终于忍受不了厂区里慵懒颓废的冷清,一个人说起话来。

“王老师真是的,醉成那个样子,一点儿老师的样子都没有了,亏我以前那么崇拜他,化学超人呢。唉……想不到现在连老师都这么现实,教出来的学生能变成什么样啊?电视里提倡的那些,谁信啊?”

我滔滔不绝地说着,也不知道何岚有没有在听。她对我总是这个样子,当我若有若无的。不过我不管,继续在她耳边侃:“王老师看着人挺老实本分的,想不到背地里也会玩手段,不声不响就和我们一道去一中了,真是看不出呢。毕业的时候,他还一个劲儿地跟我们说今后就不能跟我们在一起了,什么什么的,好虚伪,真是太虚伪了!”

“有你虚伪?”

何岚突然开口,搞得我愣得抖了一下。她看着我受惊的样子,冷笑着继续:“你还跟他说希望高中也能当他学生,哪有走后门进一中的老师当班主任的?讲出来都嫌恶心!”

何岚说话时总会把尾音扬起来,每个字都似向人挑战一样。因此,芊芊说听到她说话就来气。学校里、美丽街上很多人都和芊芊一样的,非常地不喜欢她。不过我不同,我并不会因为她固有的说话方式而生气,一次都没有,我从不跟她吵。

我和她一起数着数,走上那条54级的台阶。两个人都直勾勾地望着台阶的顶点。台阶两边建于20世纪80年代的红砖宿舍楼在夜色中,颜色如凝固的血块一样让人难受。灯光从那些发黄、肮脏的玻璃里射出来,反而让夜更黑、更沉。

走上了台阶,何岚才重新跟我说话。

“马晓还是老样子。”她说。

我略微思考了一下,才说:“马晓没你这样豪爽。”

“是绝情吧!我是绝情吧!”何岚淡定地说,嘴角露出快意的笑容。我盯着她,忽然很想牵她的手。我就喜欢她这个样子,自私、绝情,却足够直率。

“呵呵。”我笑道,“他确实不如你绝情呢,况且景寺也没错。”

“以后别跟我提那个名字。”

“哦,他为你打了马晓之后,我也没理他了。”我漠然地说道。

“是为了我?哼……”何岚瞟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

“算了,为了你不为了你,不都是一样打了吗?较真干吗?”我说着想拉她的手,她一下避开我。

“才不是较真呢,木箱子,是你在嫉妒吧!”

我抬眼望着她,要做的就是等待,然后发生,任由她用她惯有的腔调把我伤害得更深。

“你一直喜欢景寺!大家都看出来了,还是很贱的暗恋。”何岚说完,用力地看着我的眼睛,好像在等待着那些从我的身体里被她拽出来的感情。

许久之后,我望着她笑了,淡淡地说:“是呀,很贱的暗恋呢。”

就是这样的,我喜欢着这样的何岚,喜欢着一再伤害我,如刀刃般的何岚。她也喜欢着我,喜欢着圆滑、却和她一样冷漠的我。

“我们还是和好吧。”何岚走过来,拉住了我的手,“不管他们了,我们和好吧。”

天气还是很热,我和她十指相扣,不一会儿两只手就黏糊糊的了。她家就住在我家前面那栋,从我家的凉台可以看到她家的厨房。

她让我送她到楼梯口,一直都是如此。她叫了声,把楼梯灯弄开,走了两步,突然回头,说:“木箱子啊!”

“什么?”

“明天一起去一中的游泳馆游泳吧!再过三天就开学了,也算摸摸底,先去看看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嗯。”我正要转身,她又叫住了我。

“木箱子!”

“嗯。”

“我们两个能做多久的好朋友呀?”

“啊?”我愣了愣,笑道,“先挺过高中再说吧!”

“哈哈。”何岚站在灯下笑开了,那双总是直勾勾盯着人的大眼睛是那样地柔美纯净。

2.

第二天,午后,天气出奇地热。太阳都是白色的,阿宝肚皮朝天躺在厕所的瓷砖上,用一只眼睛监视着我。

我一边准备去游泳馆的东西,一边也用一只眼睛监测着它。阿宝长了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其实骨子里精得很。别看它现在躺在那里要死不活的,只要我提脚出门,它一准会瞬间堵过来,横在门口撒娇,要我带它出去。

我满腹心思计划着等会儿怎么甩开阿宝这个大包袱,突然有人很轻地敲了下我家的门。

我打开门,隔着铁门看到的是景寺深不见底的狭长双眸。

景寺看着铁门内的我,也不叫我开门,也不离开。他总是这么有耐心,慢慢地等着你,观察着你,凝听着你,直到你被他击败。

我一度以为他失去了他惯有的耐心,我以为他决不会主动来找我,想不到他竟然来了。那天之后,第43天,他终于亲自过来了。

看到他不紧不慢地落在我脸上的目光,我才知道,其实是我一直在任性地等他。他只不过是看穿了我而已。

我犹豫了一下,悄然把门打开。他推开门,自己走进来,拿了我爸爸的拖鞋换上。做这些事的时候,他几乎是无声的,不说话,动作也很轻。他就跟回到自己家一样,懒懒地走进来,坐到沙发上阿宝的专用位置上。

阿宝立即还魂,从厕所里冲了过来,对着他拼了命地叫。景寺掏出打火机,在它面前打燃,晃了一下。阿宝见状吓得躲到茶几底下,呜呜咽咽地还是冲他叫。

景寺点了一根烟,很无聊地吸,依旧是无声的。他总是这样,很少说话,动作也很轻,无声得仿若空气都凝滞。

我当着他的面收拾着东西。他就那样安静地看着我。很久之后,依然如此。我想要他先开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于是停了下来,转过头看他。

他的眼睛不大,形状狭长而眼眶深陷,眉毛浓密地压在上面。高挺的鼻梁制造出的阴影,让他的目光总似从黑夜里发出来一样。他个子并不高,偏窄的肩膀有时还让他看上去有点大头。不过,只要你看着他的眼睛,那他身体的瘦弱,甚至他鼻翼边的污垢就都不重要了。

“我要出门了。”

“哦。”他应了一声,又点了根烟。

他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抬手又放手,把烟灰弹进桌上喝残的纸杯里。香烟边缘的红线缓慢地向上爬升,我几次注视着它都快要窒息。但我还是一直等待着,等待着景寺在我面前吸完了那根烟。

他把烟头丢进纸杯,确定它被杯子里的液体熄掉后,站起身,拍了拍腿上的烟灰,一声不响地朝门口走了过去。

我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换好了鞋。临出门,他突然转过头来,说:“木箱子,你还生我气呢?”

“嗯!”我稚气地重重点头。

“呵……”他扬起眼角一笑,语气认真地对我说,“我打他,不是因为何岚。”

“那是为了什么?!”我追问,立即被自己急迫的心吓得退缩。

他转过身,正面对着我,说:“因为他想离开我,背叛我,这才是原因。”

“哼……”我抬着脸冲他笑,盯着他的眸子却是冷的,“背叛你的人,你就要揍,那我呢?以后你会揍我吗?”

“你和他不同。”他顿了顿补充道,“你和他们都不同。”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更不明白他看我的眼神,那样笃定到鲜红。

“有什么不同?因为你总是帮马晓,而我总是帮你吗?把作业给你抄,考试帮你作弊,就这样不同吗?就因为这样就不同了吗?他一直对你没用,我一直都有用吗?”我几乎是在逼问他,后面的话越说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木香……”他欲言又止,深深地看着我,突然伸出手扒下我肩上的背袋,“一起下楼吧。”

我没法拒绝他,再说这也是唯一一个让阿宝不纠缠我的出门方式。我跟在他身后,走下楼梯。身前的他穿了件过大的白色背心,露出一肩结实而精瘦的肌肉,皮肤的颜色是我最爱的小麦色。

走到楼下,他将背袋重新放回我的肩上,冲我笑笑,又是那样无声地离开了。

在他把背袋放回我肩膀的时候,他的手好像在我的脖子上停留了片刻,把我的头发拨开,以免让背带压住。他的手很热,我的脖子几乎要被烫伤,感觉却很享受。

我不明白景寺为什么来找我,更不明白他说的话和他的眼神。我从来就没明白过他。他说我和他们都不同,他们也包括何岚吗?

景寺一直知道我喜欢他,从来就知道。从我跟他玩开始,那似乎还是幼稚园的事,跟着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都跟着他,甚至让我的朋友也变成他的朋友,马晓、芊芊还有……

何岚。

他知道吧,我对他的心情,那么他呢?他呢?

3.

我没让自己想下去。在何岚家楼下,我用了十成功力把她叫了下来。她照旧穿得很运动、很素,身上就带了几块坐车的钱,泳装穿在了T恤里。

我问她待会儿游完泳怎么办,她说把泳装拿在手上就是了。

我又问她那T恤里什么都不穿吗?她大笑着说她打算一直佝偻着背走到家。

“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好歹你也是美丽街的街花吧,一点儿都不注意影响。”我抓着公车上摇晃着的抓手,很大声地说她。她抓着我旁边的把手,被颠簸的公车震得一晃一晃的,也很大声

精彩评论:

还有就是,文青、啰嗦,主线变成女人的事情。既然你要写商业小说,就得按照商业小说的规则。难度你天天辛苦码字,就是为了吐槽吗?当局者迷,你自己想得多么好,但是我这些看过一千几百本的读者,多少都有资格说你入魔了,就是痴线的意思。成功的作者(叶冰伦)和扑街作者(叶冰伦)的区别,在于成功作者(叶冰伦)能控制自己的痴线文青,扑街作者(叶冰伦)控制不了,还说读者看不明白。情况就跟文艺导演的自己YY和商业导演的区别。

《千鸟》 免费阅读章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