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飞翔的网球》飞翔的荷兰人 妖孽受 飞翔的网球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08-14 08:22:49

《飞翔的网球》飞翔的荷兰人 妖孽受 飞翔的网球女体化 连载中

《飞翔的网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CC男人 分类:体育 主角:严亮,杨敬晖

火爆新书《飞翔的网球》是CC男人所创作的一本体育风格的小说,主角严亮,杨敬晖,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首都。刚走出机场,就看到小球运动管理中心的车已经等在接人处,中心负责网球的主任曾清云手里捧着一把鲜花,他是来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首都。刚走出机场,就看到小球运动管理中心的车已经等在接人处,中心负责网球的主任曾清云手里捧着一把鲜花,他是来接机的,并祝贺他们赢球。坐车先回中心汇报完工作,他向曾主任告辞后,离开了中心,取了车直接向着严肃老师家的方向开去。

严肃从连城市回来后就没怎么出去,这些日子一直在家休息,连自己的网球学校都不怎么去,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叫来严亮,让他陪自己打打球,当然他现在这个年纪基本上是跑不动了,只是原地站着活动活动筋骨,再就是在理论上指导一下严亮的打球,虽然他的这个孙子天赋一般,只是个业余选手,但经他指点,再加上一定的练习,严亮在他们大学里也是小有名气的高手,比那些个社会上普通的业余选手强不少,当然要达到专业级别是肯定不可能的了,他现在的真实实力也就能跟那些刚入专业级别的新手打打还行,超过一年的专业选手他就没有办法了,这就是实实在在的鸿沟,这不是只靠努力训练能拉平的东西。

今天他又没什么事,正好又是周末,严亮从学校回来看他,顺便拿几件换洗衣服。其实是他昨天晚上打了电话,严亮知道他爷爷想什么,所以就来了,而且带了他在学校谈的女朋友小雨,这个女孩是他在高中时就认识的,他们考到了同一所大学,因为有时间基础,所以他们很快就确立了关系,今天是第一次带女朋友上家里来,想让爷爷先看看,顺便陪爷爷打打球,陪他解解闷。

女孩非常漂亮,也很懂规矩,严肃对她的印象很不错,他们基本上就是谈了些家里的事,拉了拉家常,严肃对这种太过正式的谈话没什么兴趣,所以很快他就岔开话题,聊到了网球上,严亮知道他在想什么,给小雨使了个眼色,小雨心领神会的去车里取来了球拍,一老一少朝后院的网球场走去。

这是一所很大的别墅,前面是一片草坪,后院是专门建的一个私人网球场,比一般专业的球场还要漂亮,四周用铁丝网围着,外面是无法进入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气派。严咏因为经商,经济上非常有实力,这样的房子在整个首都也算是比较有名的了。

爷孙俩对打了半个来小时,毕竟年纪大了,体力有限,很快严肃就累了,他招了招手算是停的意思,严亮心领神会,也就停了下来,小雨一直在场边看他们打球,见他们停了下来,赶紧端起桌上的水杯给严肃递了过去,当然还有严亮的。

两人回到屋里擦了擦汗,坐下来休息一下。严肃问起他学校的事,关心一下孙子在学校的学习。严亮简单的给介绍了一下。没几句话又拉到了网球的话题上,这是严肃的老毛病了,严亮虽然不是专业球员,但他也是因为喜欢才打的网球,对这个话题多少也是喜欢的,所以他们聊的也很开心,严肃给他介绍他们年轻时候打球的那些人和故事,严亮也喜欢听这些故事。两人正聊的高兴,保姆过来对严肃说有人来拜访。

来人正是杨敬晖,一进门,满脸堆笑,一口一个严老师。严肃退休后的生活比较平静,平时家里来的人多是儿子生意场上的,自己圈内的人都比较忙,除了自己主动出去走动以外,少有人上门和自己聊天,今天见到以前一把手带出来的队员,也是挺感动的,赶紧热情的让进屋里坐下。严亮对杨敬晖也比较熟悉,小时候在家里见过很多次,知道是爷爷以前的队员,现在是国家男子网球队的主教练。保姆端了茶进来放下,几个人依主客坐下。

杨敬晖是严肃最得意的几个弟子之一,曾经拿过全运会冠军,曾经在亚洲也是排的上号的选手,退役后就一直在体制内工作,最后成为国家男子网球队教练。从事网球工作已经有近二十多年了,当教练也有快十年了,虽然工作上一直兢兢业业,但是成绩上却总是没有什么大的突破,一如他当运动员的时候一样,那个时候,作为小球项目,网球在国家体育的大战略中属于冷门项目,国家的投资也远不如现在这样,经费经常不够,他们在国内打比赛,出行只能坐火车,根本不像现在这样每年能有这么多的机会出国比赛,见识世界大场面,但是现在这几年中国男子网球的水平仍旧没有什么大的起色,每年都说有什么新星发现,但没过一两年都没什么消息了,作为一个从事网球,热爱网球的人,他对国内的这种状况很是焦虑,虽然男队也曾想过借鉴女子网球成功的经验,但直到现在还是没什么效果,这让杨敬晖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天他到严肃家里来,说是来看望老师,同时也是想从老师这里得到一些指点,从他打球的时代起,严肃老师就对网球的国际发展趋势看得非常清楚,在这方面,他仍然还是学生,他希望老师能给他指点一下迷津。

“严老师,好久不来看您了,最近身体可好?”杨敬晖关心的问道。

“没问题,硬朗着呢。”严肃呵呵一笑,回答道。

“家里都好吧?”

“都好,都好,就是你们太忙,经常不来,没人跟我聊天。”老头笑着逗他。

“这怪我们,我们经常外面跑,顾不上来看您,但亮亮大了,他可以陪陪您呀。”

“亮亮上大学了,住校,平时顾不上回来,只有周末才能回来陪我聊聊天,打打球。”说得坐在一旁的严亮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平时跟爷爷确实交流的少了,老人有些*********最近有没有出去看看?”他试着问道。

“出去了,我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家里啊!”

“那老师学校那边的事谁替你打理着呢?”

“我让我的一个学生帮忙,还有你的那位小老乡。没什么事我也不过去了,偶尔去看看就行了,再过几年,那边那个学校我也就不办了,身体跟不上了。”严肃遗憾的回答道。

“严咏还是不愿意接手吗?”

“唉,他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人也非常忙,这个学校是不会让他分心的,倒是亮亮再过几年大学毕业,我想让他试试,但看他有没有心思。”严肃边说边看着严亮。

“我还是先把大学读完再说吧。”严亮还是那样,并没有直接回答爷爷的问题,这个事严肃以前就跟他说过,他心里清楚,但他另有想法,他对经营一所网球学校兴趣不大,他更想趁现在年轻,好好出去看看,不想太早被事业牵绊,反正他不缺钱花,再说那个学校也根本挣不了几个钱,他更欣赏他父亲那种生活方式。

严肃什么话也没说,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老师出去有什么发现没有?”杨鼎新适时把话题引到自己想问的上面。

“你是说苗子?”这个严肃感兴趣。

“还是老师懂我的意思。”杨敬晖笑着回答道。

“说起这个好苗子,现在社会上喜欢打网球的确实比前几年多了不少,这得归功于李娜的成功带动,但是好苗子也只是出现了那么几个苗头,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有前途,我在连城倒是见过一个小孩,十六七岁的样子,水平还不错,但是好像接触网球的时间有些晚了,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成材,现在还不好说。”严肃认真道。

“是吗,那老师见过他打球了?”

“嗯,见过一次,现在还不好下结论,毕竟时间太短。”

“这打网球是两个人的事,只有一个怕看不出他的真实水平也是有的,不知道老师对他的印象如何?”

“现在还难说,不过看他的身体条件倒是不错,噢,对了,他是个朝鲜族,你知道,这个民族有些特点,那就是爆发力不错,如果这是他的优势的话,以后的发展还很难说。”

“再没有了吗?”杨敬晖略有些失望。

“听那个小孩说津城市倒是有一个,叫什么陈傲的,水平比他还高些,不过这段时间我一直没出门,也顾不上去考察一下,你要有兴趣可以亲自去看看,我这里有地址。”

“那好,我抽空去看看。”

“你们是说陈傲?”听到爷爷跟杨敬晖教练谈到陈傲,严亮忍不住插了一嘴。

“你知道?”杨敬晖好奇的问道。

“倒是见过一次,去年在首都,他来参加过全国网球比赛,我见过他打球,但没跟他接触过。”严亮回忆道。

“那你看他水平如何,哪种类型的?”杨敬晖话一出口又有点后悔,他这种说法是针对专业选手的,而严亮只是一个业余选手,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他的话。

“水平我说不来,我没跟他打过,看他比赛应该比我是强不少,但他好像力量有所欠缺,打球技巧性很强,很少强攻,发球也偏向于落点。”

“那你看他身材如何?”

“看上去有点瘦弱,个子还不错,可能年龄还小吧。”

“这倒能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还会再次发育的,现在确实不适合进行力量训练。”

“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这个样子,思想还是没有转变过来。”一直不说话的严肃又开口了。

“谁说年龄小就不能进行力量训练,我们以前的那套办法现在根本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了,这种说法从我当教练那个时候就开始有,到现在了你们还是没有转变过来,你们经常出国,去外面见识新鲜的东西,怎么就不好好观察一下别人是如何进行青少年训练的,人家国外的孩子难道都不进行力量训练吗?”严肃批评着杨敬晖,还像以前他当教练,杨敬晖是队员的时候那样。

“老师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CC男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严亮,杨敬晖)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CC男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飞翔的网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严亮,杨敬晖),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