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侯爷,通房有请》重生通房侯爷有请下载 小说完结版 侯爷,通房有请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08-14 04:23:19

《侯爷,通房有请》重生通房侯爷有请下载 小说完结版 侯爷,通房有请免费阅读 连载中

《侯爷,通房有请》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逍遥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冷翠,玄儿

《侯爷,通房有请》为逍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古画慢悠悠的从床上起身,身着白色单衣的她看起来弱瘦极了,一点都不像是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她瘦得像是大病了一场,平坦的腹部没有半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画慢悠悠的从床上起身,身着白色单衣的她看起来弱瘦极了,一点都不像是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她瘦得像是大病了一场,平坦的腹部没有半点凸起,身躯也不见半点产后的福态,除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母Xing光辉,更显魅惑。

冷翠立刻送上外衫让她披着,之前古画在湿气极重的地牢里住了三日已经是有损身子,这会儿若是再着了凉,怕是真的要落下病根。

“二爷,秋小姐说得在理,古画不过是个丫头,实在是住不得明楼,此事传出去也驳了秋大小姐的脸面,实在不妥,还是让古画回红梨园去吧。”

“红梨园并不适合太多人居住。”孩子会与她住在一起,他还没有狠心的在她尚未满月就让她们母子分离,一旦连孩子也带到红梨园,嬷嬷与Nai娘誓必也要去,那么多人,小小的一个红梨园的确是容不下,“我会另行安排。”

“是,”古画低低一欠身,温顺极了,她退回床上,此时,秋婴已经气得头顶开始冒烟,白寅摆明了处处替古画母子考虑,完全不把她的顾忌放在眼里,白寅此举不但是不尊重秋家,更不尊重她,秋婴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对待。

怒意染红了她的眼。

“白寅,你实在让我太失望了。”丢下这句话,她转身,留下倔强的背影。

秋婴没有立即离开白秀山庄。

白寅也并不曾替古画安排其他居处,而是继续住在明楼,听冷翠说,白夫人派人来找白寅,怕就是为了这桩事来的。

“古画,”冷翠一脸的开心,“二爷真的好疼你呢,为了你不惜得罪秋大小姐,就是要护着你和孩子。”

看得出来,白寅的确是很疼爱孩子!

古画就不明白了,这个孩子并不是白寅自愿要的,当初与古画上床也并非他所愿,完全是因为他朋友的戏弄,到如今的地步,看他疼惜孩子,处处为她着想,她还真的有些错觉,似乎,他之前对古画是有感情的。

孩子在古画身边躺着,她想多亲近孩子,也想知道,她的儿子到底是有哪样的不同,这几日,他就像个正常的小娃儿一般,饿了就吃,拉了就哭,睡了就累,是个很好安抚的娃儿,只需要掌握他的规率,Nai娘和嬷嬷都很轻松。

Nai娘如今也不需要她来喂Nai,哺Ru的事儿由古画自个儿来,这是她与儿子的另一种亲密无间,不想让别人取代。

“他这么做,只会激怒秋大小姐和白夫人,她们不可能就这样让他胡来的,相信要不了多久,白夫人那边就会有动作了。”她指间把玩着儿子柔软的发,儿子一出生就有一头又黑又软的发,摸着舒服极了。

“动作?什么动作?”冷翠大惊,“夫人还想把你关到地牢里去?”

“这倒不至于。”

冷翠松了口气,“那就好,可是,夫人要怎么对付你?”夫人为什么要对付古画,二爷这么疼爱古画,若是有心,未来也极有可能扶正古画,就算做不了正室夫人,也可以做个侧室夫人。

“我还不知道,静观其变。”

“哦。”

夜黑风高,正是做坏事的最好时机。

白日里睡足了,入了夜,古画反倒是没了睡意,连她的孩子也与她一样,睁着两只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对他来说尚且陌生的世界。

屋里点的烛火足够照亮房内的一影一物,今夜无风,她已经让嬷嬷和Nai娘去歇着,冷翠也给支了回去,孩子乖巧,只需要喂Nai和换尿片,很少哭闹,她一个人也能得心应手。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否则,还必须就得靠别人相助。

烛火,发出轻微的声响,古画逗弄着孩子,孩子发出模糊的声音来。

他在笑,眼儿在动——

烛火也在不停的摆动,而屋外,无风——

“来了,”古画远远就听到了,她的五感真的很强,这一点让她一直都无法理解,照理说古画只是个很普通的小丫头,安安份份的在白秀山庄当差,从未表露出她的不同来,为何,此时此刻,她却拥有如此敏锐的五感。

她之前在万凤楼练功十几年,也不曾练就这样的五感来。

她知道,这是天生的。

可在她拥有古画的记忆当中,并不存在这些,这是让她觉得诡异的地方,是否,她的重生对古画这具身躯也造成了其他影响。

“呀呀——,”孩子开了口,似在说着什么。

古画将孩子抱在怀里,“玄儿,今晚有人要让我们母子不好过了,娘现在的身子骨怕不是对方的对手,除了招式,一点内力都没有,连个强壮点的男人也打不过,来的又是行家里手,可不止一个,能躲避白秀山庄的护卫长驱直入必不是普通人物,加上你爹白二爷有事出庄,晚上未归,这怕是一场早就安排好的局,乘此机会,要了我们母子的命。”

“呀呀,”孩子似是认同着她的话。

“原来玄儿也这么觉得呀,那可怎么办?整个明楼我们都不熟悉,嬷嬷,Nai娘和冷翠都是自保都成问题的人,那些人来了,明楼必定是撤了护卫,咱们母子,要乖乖束手就擒吗?只怕如此也逃不过被害的下场,娘还不想死,更不想让玄儿死,玄儿可有法解?”她问着,睨着儿子黑亮得完全看不到底的眸子,这一双眼,纵使她见过大场面,也有一瞬间的惊心。

人,已经在明楼前,马上就要进来了。

“玄儿,娘不是善心人士,今晚,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我当然是希望他们死。”唇扬,微微上挑,是一抹自信的笑。

她心里就是有一股笃定,她的儿子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上一次在红梨园死的那两个护卫绝对不是巧合。

她抱着儿子,端坐在红木大床中央,淡定而悠闲。

明眸疑着门口,看着有人破门而入,看着有人破瓦而下,也看着,有人砰然倒地——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逍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冷翠,玄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逍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侯爷,通房有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冷翠,玄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