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之都在》永远的7日之都一周目 BG文 一之都在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19-08-10 04:18:33

《一之都在》永远的7日之都一周目 BG文 一之都在免费试读 连载中

《一之都在》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平南四月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乔红,那会

平南四月新书《一之都在》由平南四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乔红,那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乔红她老公的电话,所以电话内容很短暂,不过看着她那样子,我估计接下来她还会刺探消息,而且这些消息我不用打听就可以传到我耳朵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乔红她老公的电话,所以电话内容很短暂,不过看着她那样子,我估计接下来她还会刺探消息,而且这些消息我不用打听就可以传到我耳朵里。

这就是相处时间长了,那种刻在脑神经里的了解。

我问她“怎么了?”

“老公问我到哪了,那会就打电话我说快到家了,没想到遇到你,我先走了啊!”

我点头,看着她走远,我也转身回了公寓里的宿舍。没等到了楼下,手机就响起,乔红的电话,我纳闷的接起电话“到家了?还打电话?”

“哦,因为王晓雨的事情,忘了正事了?”

“什么正事?”其实刚刚我和她的对话里,似乎听出她有事求我,不过被一番对话给打断。

“那个。”

说话中听到她老公喊她吃饭,顿觉温馨。

“直说,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我边打电话边回宿舍。

乔红调低了电视的音量,起身走到阳台前,看着窗外夜幕下的小区,试探的说“想让你做个氯霉素对比试验!”

“嗯?”我不理解,因为她的工作流程里不涉及氯霉素对比。她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研发出哪个纸箱子耐用又抗造,而且还没有危害。

“你先说可以不?”我从来没有发现乔红这么客气过,所以我预感事情可能不简单。

“一般也不是我这做啊?到底是?”我也试探的问,不过又补充了一句“可以做,不过,你先给我说清楚啊?”

研发中心有专门的检测人员,而且检验室也会在数据有重大问题,而无法做出结论,导致结果无法判断的时候送来研发中心检测,成文的规定是研发算是权威的结论。

“我一个小师妹是四厂检验室里新来的,但是近期检验室里做氯霉素盲样检测的时候,她的结果和人家差距很大,所以我想找你做一下,她是相信自己,但也希望证明自己,而且好像她的领导不太信任她,如果这次卡壳了,可能她转正也是个问题。”

“盲样是测技术还是给结果?”

一般检验室里为了大家的检测中检验员的手法都会进行盲样测试,还有就是定期对原料奶和成品奶进行进出厂检验,以此来更好的对市场负责。

“测技术。”

“是原料奶还是成品?”

“这个我没问,不知道拿出来测试的是什么奶。我估计我那小师妹也不知道!”

“哦!差距大?超出允许偏差了?知道什么原因吗?”

“偏差还挺大,所以找到我!原因也不知道!”

“不是还会进行盲测吗?让她们再次验证不就好了?”

“她想再次验证的时候,先对比一下自己的结果?好像带她那个女的想让自己的侄女转正,有些故意刁难她。还有我那小师妹并不是第一次盲测有问题。”

“故意刁难?这都行?万一做出来结果她错了,那刁难不就是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是啊,我也具体不是很清楚,但是小孩子哭着和我说,我就有点心软,上学那会那孩子学习挺强的,也挺受老师欢迎,不过到了单位就不是很顺利,听说已经被考核好几次了,再被这条考核了,真是……”

说实话,我也心软,似乎看到当初自己刚入职的那个时候,但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如果说,带她的人故意做手脚,那也说得通,毕竟进了唐华工作不单是工作稳定,日后发展也指日可待,只要你不犯重大错误,谁都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唯独卡在你能不能顺利转正。

可是,这样的求助,对于我来说到底算什么,万一那个小师妹就是技术不过关这么简单呢?又不是不给她机会进行验证,她到底在急于证明什么呢,年轻就那么希望被认可吗?年轻哪那么容易被认可。

“你问她,她领导对待她怎么样了吗?我的意思是……你确定是被人为难她吗?”

“说实话如果对于我个人的判断,我确定,但是给你保证我不能,毕竟这不是我所经历的事情。”

乔红依旧站在窗前,那时候的乔红显得有些忧伤和感性,甚至有些无助的感觉。

窗外鲜少的霓虹熄灭了,这是远郊唐华这里的特色,孤独而忧伤的特色。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在这里像是被流放的人,但如今何人不是被自己心灵的放逐。在霓虹中、车水马龙中行走的大城市人难道就不会忧伤吗?

我从来没有听过乔红这样说话的语气,我知道她曾经因为她的身体胖乎乎招来过无数的非议,甚至有人因为她的样子而鄙夷她,可她从来没有放弃,她之所以愿意和我接触这么多,完全是因为她刚来的时候也曾被当初在包装研发组的林通看不起,甚至非议就她能进来研发,连那身肉都拽不动。

乔红哭的很惨,那时候是在研发中心晚上全部下班后哭的很惨,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她的老公,还没有她现在的家,甚至还没有在研发中心站稳脚跟。

那时候刚好我回去取东西路过,听到她放声哭泣,我上前安慰“喂,能不能哭的时候叫上我!”

她竟然被我一句话说的破涕而笑,因为当时的我也很惨,她也知道。我们就那样坐在一堆器皿前聊了很久。

从此之后她不仅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而且和我越来越近,就连前年她结婚也是将捧花直接点名给我。

“嗯……?”我不是犹豫能不能做,而是对一个新人是不是该去庇护或者说该怎么样更好的帮助,我有所犹豫。

“要是为难就算了。”乔红磕了一下窗户,以至于我这边都能听到咯噔一声。

我问她“什么声音?”

“没事,就是觉得不该让那个孩子受这种不白之冤。”

“红姐,不是我不做,我是怕万一她的这种做法被领导知道了,哪怕就是她对了也是错了!”

“是啊,你说的对,可是如今我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我也不能直接跑去四厂检验室质问人家吧,毕竟数据这东西,你也知道,不是谁嘴说就能说清楚的啊,要有实验依据啊!”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平南四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红,那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平南四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之都在》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红,那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