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txt下载 强攻 锦绣烟云荣华碎801

更新时间:2019-07-10 20:43:20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烟云荣华碎txt下载 强攻 锦绣烟云荣华碎801 已完结

《锦绣烟云荣华碎》

来源: 作者:嫣离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荣家,连老爷

主角是荣家,连老爷的小说《锦绣烟云荣华碎》此文是嫣离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话说这荣府,正是如今京中一大首富,生意遍布京畿周边几省。只要说到京城荣家,人们都会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叹艳羡不已。 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这荣府,正是如今京中一大首富,生意遍布京畿周边几省。只要说到京城荣家,人们都会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叹艳羡不已。

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大户人家!

荣家老爷虽然不在家了,但留下了一副富可敌国的家当,大太太还是郡主出身,算起来也是皇亲国戚。

荣家有三位公子。二少爷荣少谦年方十八却少年有为,已经接过了荣家大部分的生意,是如今荣家实际上的掌门人。这荣二少完全继承了他母家出众的美貌与气质,又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物,是京城多少名门淑女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三少爷荣少鸿,只比二少爷小了几个时辰,便排名老幺。荣家几代从商,他却是个有志向的,一心攻读学问,发誓要为荣家考出个功名来。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荣老爷在世的时候特别疼爱。

荣大太太膝下还有一个女儿,荣家的这位大小姐可了不得,据说出生那日金色祥云绕满了荣府上空迟迟不散,因此这大小姐从小便是个有福的,十五岁那年入宫,如今圣宠正隆。其余两位小姐皆是庶出,且尚未出阁,人品样貌如何倒也不曾听说。

荣氏一族到底有多富贵?那也正合了他们家的姓氏,当真是富贵荣华,风光无限。

要说这荣府还有什么不如意的事,那便是他们家的大公子,荣少楼。

这荣大公子现年二十岁,虽也是个清俊风流的人物,却一年三百六十天,有三百天都在服药,缠绵病榻离不了人。

荣家的这三位公子如今皆未大婚,而眼下就有一件轰动整座京师的事情,那便是荣府选亲,择吉日迎娶他们家的大少奶奶。

连府,夜幕低垂,三小姐连馨宁的闺房中却仍闪着点点忽明忽暗的烛光。

精致的妆台前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女正对镜而坐,身后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丫鬟正垂着脸为她细细地梳着头。

“姑娘,今儿个荣家的严嬷嬷来过啦,阮姨娘陪着说了半晌的话呢。”

“不关咱们的事儿咱们别管,阮氏的为人你还不知道?”

“若在平时云书才不爱管她那边的闲事,可如今谁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怎么能不多留个心眼?小姐可知道那严嬷嬷是来做什么的?是给他们家大少爷说媒啊!”

那唤作云书的丫鬟不服气地扁了扁嘴,连馨宁并不理她,手中拿着一只小巧的胭脂盒子把玩。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姑娘还有心情弄这个,你可知道他们打算把谁嫁过去?就是你啊!”

云书见连馨宁一派云淡风轻,不由急得跺脚。

“这有什么奇怪?大姐二姐都是太太生的,她们的外祖家在那儿呢,老爷怎么可能把她们嫁过去伺候药罐子?四妹是阮姨娘生的,太太一心礼佛家里阮氏管事,她能眼睁睁把亲女儿送进火坑去?”

“小姐既都知道,如何不急?难道就咱们好欺负不成?小姐何不去求求老爷……”

“呵呵,求老爷做什么?今日求得他应了,晚上阮氏枕头风一吹,明日又变了,白白作践得我们小姐淌干了眼泪!”

云书话还没说完,另一个丫鬟掀开珠帘走了进来。

看她柳眉细腰、身材高挑,比云书和连馨宁似又年长个两岁。

“还是丝竹想得明白,云书丫头还差一截儿。”

连馨宁望着刚进来的丫头赞赏地笑笑,转身拍了拍云书的手背。

两个丫头见自家小姐分明强颜欢笑,想到她身世可怜,虽贵为主子在这家中却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心中都十分酸楚。因怕勾起她伤心处来,只好说笑着打岔,两人张罗着铺床叠被伺候她睡下。

要说这连家也是个高门大户,到了连老爷这一代却香火不济没有一个男丁。大太太并两房姨娘一共只得四位小姐,连馨宁的生母命薄,生下她便死了,她自己又不爱说话,连老爷也不大管她,在这府中的日子过得如何自然可想而知。

连馨宁这里倒是愿意逆来顺受来着,可有人却还是不放心,这不是,阮氏房中直至深夜也不曾安静。

“老爷,荣家的家势如何不消我说,这样的人家,你还有什么不放心?何姐姐走得早,你总说对不住她,如今为她女儿找了这样一门好亲事,她在地下有知也该高兴才是。”

阮姨娘年纪并不大,不过才三十多岁,一张脸保养得雪白粉嫩,说起话来常带三分笑,在连老爷面前更加又温柔了几分。

连老爷靠在椅背享受着小老婆的按摩,眉头却始终不曾舒展开来。

“月琴,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你们太太的孩子你不敢打她们主意,自己的女儿又舍不得送过去守活寡,也就只有三丫头可以拿出去了,是不是?”

“老爷,你这话可当真冤枉我,我还不是一心为了我们连家。大太太的娘家那是我们能舍得起的吗?不说你的岳丈大人,就是大姑娘二姑娘的舅舅,如今在刑部谁不要听他的?两位姑娘若有什么不妥,这账岂不全算到老爷头上了?至于死丫头嘛,她从小被我宠坏了性子不好,嫁去那样的世家,没得给老爷丢脸。”

阮姨娘一张嘴就差没说出朵真莲花来,殷勤地陪着小心直跟连老爷撒娇,连老爷虽然心知肚明她绝没这么贤德,但她说得确实也都在理,想想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结交荣府的机会,只有委屈三女儿了。

想她一出生就克死了她姨娘,出生没多久连家的生意就开始败了,要不是他听了个高僧的话将她送到尼姑庵里去修行七年消了业障,只怕连他这个亲爹也早就给克死了。这么硬的命留在家里终究不让人放心,早点嫁出去也好。

“罢了,如今家里的事都是你在操心,三丫头也算是你的女儿,就辛苦你好好为她打点打点吧。”

阮姨娘听连老爷松了口,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也知道这个话题老爷并不喜欢,忙拣了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二人在枕边说说笑笑这才睡下。

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嫣离)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荣家,连老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