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冷兽邪王,爆宠废柴小丑女》邪王独宠废柴妃 御姐 冷兽邪王,爆宠废柴小丑女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9-07-10 16:37:12

《冷兽邪王,爆宠废柴小丑女》邪王独宠废柴妃 御姐 冷兽邪王,爆宠废柴小丑女在线阅读 连载中

《冷兽邪王,爆宠废柴小丑女》

来源: 作者:媚凌 分类:玄幻仙侠 主角:云灵王,梦尘

火爆新书《冷兽邪王,爆宠废柴小丑女》是媚凌所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云灵王,梦尘,书中主要讲述了: 五姨娘颠倒黑白的能力非同小可。 她莺莺燕燕,哭诉:“妾身本是好意,可不想浅儿说我低配了她,还教唆她手下的婢子顶撞我,妾身说了那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姨娘颠倒黑白的能力非同小可。

她莺莺燕燕,哭诉:“妾身本是好意,可不想浅儿说我低配了她,还教唆她手下的婢子顶撞我,妾身说了那婢子两句,浅儿她……她竟然说妾身没有资格管她。”

云灵王越听眉头越紧,看向云浅的目光也越发深沉。

长歌从云灵王身后闪了出来,急忙替云浅解释:“不是,不是这样的,是那个媒婆先说小姐丑的,奴婢只是说小姐不丑而已。”

她是为了云浅好,却正中五姨娘的下怀。

五姨娘声调尖锐:“王爷您看,就是这个丫头,一点规矩也没有!”

两次都被抓住长歌这个点,云浅心里对五姨娘多了许多重视,这个在云灵王身边叱咤十几年的女人,果然非同凡响。

云浅笑语嫣然,转移话题:“爹,女儿不嫁给谁都不重要,但若对父亲没有帮助,又如何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

云灵王对此很受用,跟着点头:“不错,浅儿识得大体。”

巧妙的避开了‘顶撞’五姨娘的问题。

眼看云浅要说动云灵王,五姨娘哪能甘心。

她抬头,楚楚可怜对云灵王道:“王爷,您就两个女儿,有若.初跟太子的好事便够了,浅儿她从小就没得到关爱,妾身哪能再让她成为牺牲品,妾身想着让她平平安安过了这一世,也就算了……”

她势必将云浅送出云家!

若.初昨晚被打的那一身伤,五姨娘绝对不会忘记,等这小贱.人失去王爷的庇护,就是她丧命之时!

各执一词,云灵王懒得争执个胜负,越过一地狼藉走到主位坐下:“婚姻大事不必急于一时,此事以后再议,对了,我听闻若.初昨晚摔坏了,现在可好些了?”

最后一句是问五姨娘的。

五姨娘忙福身:“蛮严重的,妾身请了万灵阁的医生看过了,医生说怕是一个月都不能下床了。”

一想到昨晚若.初被抬回来时身上的鲜血,五姨娘牙齿就咬的‘咯吱吱’直响。

云灵王皱眉:“怎么会摔的这么严重?”

“妾身也不知,听她身边的丫鬟说,像是练武的时候不小心被自己的灵气反噬,唉!丫头大了,什么都想自己硬撑,有什么也不肯说给我这个为娘的听了。”

五姨娘惺惺作态。

云浅暗中乐不可支。

分明是没有脸说是没打过她,怕毁了自己的名声才忍下的。

云灵王不多问,琢磨了下安排:“派人把若.初受伤的消息透漏太子,她躺在床上这一个月,让那些丫鬟多长点心思,把太子这门亲给留住了。”

五姨娘点头说是。

云灵王却不愿多说了,让五姨娘赶紧处理了大厅的伤员,把云浅叫走了。

云灵王的身体恢复了不少,他不是傻子,知道全是云浅的功劳,但这个废女什么时候懂得这么高深的医术了?

听说,当时连宫里的御医都束手无策,寻了借口就跑……

云灵王脸色深沉,突然意识到这个人人称为废物的云浅,被错看了。

看着淡然而立的云浅,云灵王终于还是决定直接问出来:“浅儿,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

云浅抿起唇角,大眼睛滴溜溜乱转胡诌:“是天授。”

云灵王一脸懵逼:“天授?”

云浅天马行空,放飞想象力:“嗯,小时母亲不在,我自己夜晚总是做噩梦,梦见自己受到各种重伤,梦里,就都是用着这些方法解决的。”

云灵王看云浅的目光写满怪异。

云浅扬起脖子,巍然无惧云灵王的逼视。

终于,没看出破绽的云灵王松动:“我的儿,看来老天也不忍珠玉蒙尘,指点你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云浅配合他的虚伪:“是啊,所以女儿认为这是天赐。”

云浅越发编的自然,微微笑着。

云灵王点头,没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屏退左右,才神秘兮兮的向云浅问:“我的儿,你确信梦尘令是放在火麒麟身边了?”

如果不是受了伤,云灵王早就问了。

云浅诧异了下,随后心虚点头:“是啊,爹您在火麒麟洞到底碰上了什么?竟然连您的能力都受了那么重的伤?”

梦尘令?开玩笑,她那就是瞎编骗云灵王的。

火麒麟夜澈都跟她出来了,哪里还有麒麟能打他?

单凭那点火焰,云浅可不信堂堂云灵王会被灼伤到这个地步。

想起那天的情况,云灵王仍心有余悸:“那火麒麟果然凶猛厉害,若是在别处我或许还能与它不分上下,但那火麒麟洞是他老巢,到处布满烈火,本王饶是一身本领,却施展不开……唉!”

云灵王直奔主题;“不过火麒麟身边我都检查过,根本没有梦尘令的存在,我的儿,莫不是你记错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云浅惊愕他的贪心,脸上却仍做无辜状;“不会啊,我当时跑的匆忙,根本没时间往别的地方跑啊。”

云浅犹豫了下,试探道:“会不会……被火麒麟给收起来了?”

反正云浅是不会承认自己骗他的。

云灵王闻言又沉默下去,火麒麟是圣兽,原本是享受全国供奉,自在无比,但自从皇上换了新国师上任,国师说天道有变,硬生生将火麒麟锁住。

火麒麟虽然强大,但毕竟是幼年期,如果因为愤怒而把梦尘令藏起来不是没有可能。

再过分点……它甚至更有可能会将其毁掉!

云灵王越想背上越寒。

突然,云灵王想起了什么:“对了,那日太子退婚时,你为何能用梦尘令?”

云浅冷汗顿时落了下来。

云灵王意识到自己遗漏的方向,冷冷问道:“你既然把梦尘令放在火麒麟洞,为何又能用梦尘令的能力?”

莫非云浅在骗他?

云灵王的目光犀利起来。

云浅思绪转的极快,除却最初的震惊,立刻编造道:“我,我只是掌握了梦尘令的口诀,在有效范围内,我都可以借用他的力量。”

反正只要她有银针再手,想混淆谁的神志,就混淆谁的。

云灵王半信半疑。

云浅却不给他继续逼问的机会,主动给他检查伤口,让自己忙活着,免得被他捉住继续质问自己的机会。

正检查着,五姨娘的人便来了。

说是有家里的大事要跟云灵王商量,云浅把纱布随手缠上,欢天喜地把云灵王给送走了。

回到房间,云浅从上到下穿的密不透风,头上又用纱巾细细缠绕了几圈,出了云家,直奔城北而去。

她势必要看看,五姨娘到底想把她送到什么人家去!

比起城西,城北的地界略显荒凉,没有热闹的酒楼,全都是些米面粮铺,偶尔有些木材店铺,在主街上,云浅终于找到了一个挂着‘冷家油铺’四个大字的店面。

姓氏对了,左右也就这么一个大铺子,云浅迈步便进了铺子。

有小二迎了上来,没看出云浅的性别,只好硬着头皮招待:“哟,这位爷您要买点什么?”

云浅懒得计较这点口误,直接问:“你们老板,冷锋在不在?”

她跟五姨娘争执打斗之余,还是记住了对方的名字。

小二愣了下,随后堆笑道:“哟,您认识我们老板?”

云浅点头。

“您是……”

云浅直接把云家搬出来:“我是云家派来的,要跟你家老爷商量大事。”

她可以把‘大事’两个字拖长。

小二嘻嘻哈哈的笑顿时收住,如看见洪荒猛兽一般紧张,对云浅弯腰,飞快跑走了。

没一会,全院的人都跑了出来,众人中间,簇拥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看样子便是冷峰无疑。

他眉目还算周正,只是身材肥胖臃肿,大腹便便,资本家姿态暴漏无疑。

见到云浅时冷峰错愕了下,然后弯腰作揖恭敬道:“阁下,就是王府的来使吗?”

云浅咳下,点头:“没错,我今天是替五夫人来的,你们准备的如何了?”

她装腔作势,直接拿出五姨娘的名号。

媒婆说什么冷家公子属意她,云浅才不信,五姨娘那人口蜜腹剑,想对付云浅不是一天两天,这婚事,必定是她一力促成的。

果不其然,冷峰恭敬点头:“还请大人放心,小人已经准备妥当,犬子原本的婚事,也都已经推掉了。”

他毕恭毕敬,一开口就透漏了个重要消息。

云浅找了个椅子坐下,直奔主题:“五夫人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贵公子,这次派我来,就是要我亲自见见公子,看看他是不是个能成事的。”

冷锋迟疑了一秒,而后果断道:

“这……去把俊儿叫出来。”

看云浅干坐着,又忙叫人冲茶,就这么几个家丁不够冷锋支使的。

须臾,云浅抱着热腾腾的茶水,对面站着一个青年男子,衣着华丽,从上到下一派流里流气,手里攥着一把折扇,自以为风流倜傥。

但云浅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荒.淫无度的富二代。

夜澈不明所以:“什么是富二代?”

云浅简单明了的解释:“就是老爹有钱,一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的孩子。”

“那你也是?”

“我?”云浅想了想原主那苦的连下人都不如的日子:摆手道:“我这是官二代。”

嗯,还是那种最不受宠的官二代。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媚凌)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灵王,梦尘)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媚凌)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冷兽邪王,爆宠废柴小丑女》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灵王,梦尘),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