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疑案惊魂》电影规电惊魂 18禁 疑案惊魂完整版未删节

更新时间:2019-07-07 16:19:52

《疑案惊魂》电影规电惊魂 18禁 疑案惊魂完整版未删节 已完结

《疑案惊魂》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响当当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邵符歆,林治

主角叫邵符歆,林治的小说是《疑案惊魂》,它的作者是响当当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邵符歆四下里扫视了一圈,看见慧通老头正在猫哭老鼠假慈悲地率领寺院一众弟子跪在藏书阁的台阶下,呼天抢地地哀嚎。 哼!这老**此刻怕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邵符歆四下里扫视了一圈,看见慧通老头正在猫哭老鼠假慈悲地率领寺院一众弟子跪在藏书阁的台阶下,呼天抢地地哀嚎。

哼!这老**此刻怕是乐翻了天吧!那哭毫假得简直可以说是在Jian笑!只是,他会装,她也会装呀!

邵符歆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的气量,比平时提高了几十分贝的声音,一边急急地跑过去,一边大声哭叫道:“啊——!大师!您怎么突然就死了呢?您怎么能狠下心抛下我的长兄独自离去呢?我家长兄一直视您为再生父亲,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您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

邵符歆这道响亮而悲切的痛哭声一下子震住了所有在场的人,立刻,她便感觉到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么!她能够哭得多伤心欲绝,那就多伤心欲绝吧!而且大师也是她敬爱的人之一,她的难过也不是真的全都装出来的。

待邵符歆一路颠颠跌跌地跑到藏书阁门前,她的悲伤已经感染了大部分人,使很大一部分人都对她产生了好感。

直到刘正彦走到身后的时候,邵符歆很合适宜地哭到晕了过去。

就像是之前排练过一样,刘正彦立刻很有默契地接着了邵符歆,大惊失色地叫道:“邵家女郎!邵家女郎!你怎么样了呀?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呀!”

顿时,一阵窃窃私语在空旷的院子里响了起来。

“这就是邵家的人呀!”

“看哭得多伤心!”

“怎么看他们邵家也不像是害大师的人。”

“就是呀!邵师兄都跟大师学医十年了,平时一直对大师敬爱有加!我们也不是没看见!”

……

“都闭嘴!你们懂什么!这叫猫哭老鼠假慈悲!”慧通见势不妙,立刻怒喝了一声,鉴于他副主持的地位,众人逐渐噤声。

这个时候喝骂众人是非常不明智的,首先,他便失了人心。邵符歆心底冷笑着,见效果达到了,便幽幽转醒。

“邵家女郎,你没事吧?”

“谢谢刘捕头,民女只是一时伤心过度,让您们担心实在过意不去。”眼角一瞥,只见,藏书阁正门外,以总捕头,林治広为首的官差正在凶案现场重重把守着。

待邵符歆站好,刘正彦带着邵符歆径自走到林治広跟前,作了个辑:“总捕头,这便是邵家的人,他们一家往日与大师感情颇好,可否让这女郎见大师最后一面呢?”

在来的途中,邵符歆便和刘正彦商议好以何种理由进入凶案现场。

邵符歆乖巧地隐在刘正彦后面,低眉顺目地拭干眼泪,刚才她已偷偷地打量了一眼这个林治広,大约二十六、七的年纪,生得异常高大,虎背熊腰,一副大块头的模样。真难以想象,他竟是功夫了得的陈元枋口中常夸奖之人,说他‘办事公正不阿,雷厉风行’。

如今真人不可貌相呀!

感觉到林治広的一双锐利突然如猎犬般的目光盯了过来,倘若在他面前的是做了亏心事的人,被他这么一盯绝对会心虚不已,不过,她邵符歆行事对得住天地良心,并不怕他怀疑,如此想着便抬起头,满目通红,却坦荡荡地与他对视。

这女子目光坦荡澄明,不像是要作诡秘之事的人,今早无空说过,药丸便是她替哥哥送上山的,他且让她进去看一看,也好从旁观察,看是否能查出些许端倪。如此想着,林治広正欲放行,不料身后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叫喊。

“你们邵家的人杀了大师,还有颜面来看望他?是否想进去替你家兄长销毁证据?我的主持大师呀!你死得好冤枉啊!”

哼,居然又来招惹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邵符歆闻言,双眼一眯,也不恼怒,而是弱质芊芊地转身哭泣道:“慧通大师,您老人家莫要如此说……这么多的官差看着,民女……民女能做甚么手脚呢?你当关河县第一总捕头是如此办事不力的人吗?”

先拍一拍林治広的屁,待会才好说话。说着邵符歆又流下了眼泪,眼眶通红却摆出一副坚强的脸孔,极力地忍耐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样子让人一看便心生怜悯。

“而且官太爷尚且没有审判,您老人家便一口咬定我家长兄是杀人凶手,这……这太过分了!您老人家又不是未卜先知!”说着像想起甚么似的,突然停止了哭泣,脸色苍白地掩嘴惊叫。“如果不……不是未卜先知的话,那就一定是在贼喊捉贼了!……民女听闻前段时间您才被若虚大师当众打过板子,且禁足半月,于是便怀恨在心,这两天一放出来便谋害了大师,好登上主持之位?我家兄长一向与若虚大师感情深厚,情同父子,他绝对没有理由要谋害大师的,比起我家兄长,您……您不是更有杀人动机么?”

杀人动机?是的,杀人当然需要动机!他林治広作为捕头,查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见这么个新鲜的说词,表面一脸畏畏缩缩的模样,那双晶亮的眼睛却完全没有一丝害怕的神色,呵,这小小女郎倒是挺会装的!林治広心里不由好笑起来。

“你胡说!我一向对大师敬重有加……”

不待慧通说完,邵符歆又一口打断了他。

“昨日下昼!”发现自己语速似乎过快,邵符歆立刻摆出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接着道,“……民女离开藏书阁时,您可是说过要去藏书阁的,而且若虚主持服用的药丸正好被民女放在藏书阁的桌面上呢,莫非……莫非是您老人家从中……”

说到最后,邵符歆浑身一抖,极度害怕地缩在了刘正彦身后。

众人一听,立刻哗然。

“你……”

面对大家质疑的目光,慧通脸红耳赤地‘你’不出一个字。昨日他进入藏书阁,可是有证人证明的,教他如何分说,而且他一向与若虚主持不和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如今被这么个小妮子当众捅了出来,叫他如何洗脱嫌疑,面对林治広锐利的目光,慧通惊得一缩,只好立即噤声。

一直沉默的林治広此时终于发话。

“好了,别嘈了,一切自有县太爷定断,容不得你们在此喧嚷。邵氏女郎,你且跟我进来,刘正彦你也跟着,其他人等在门外守着。”

“是。”刘正彦应道。

邵符歆也感激地点了点头。

他们三人从藏书阁的正门进入,邵符歆眼尖瞥见正门的铁锁有被人砸过的痕迹,不禁有点疑惑。

“是密室!”背后传来林治広的说话声。

“密室杀人?”

邵符歆吃了一惊。

林治広仿佛理清思路般,开始叙述今早录下的相关口供。

“昨日,大师从山下回来后就一直在藏书阁里,一次都没有出过来。他贴身伺候的和尚本空一直守在藏书阁的门口。”

“期间,申时过半(大概是下午4点到5点的时候),是藏书阁的打扫时间,当负责打扫的两个小和尚进去时,本空发现大师已不在藏书阁中,他的陈述是‘当时以为,若虚大师可能看书看乏了在小间里歇息,所以,我便跑去厨房里准备吃食’。”

“大约戌时初(傍晚6、7点钟),大师醒来,吩咐在藏书阁用晚膳。于是,本空便将一直在厨房里热着的饭菜摆上,等到大师吃完才撤掉,撤下去的时候,大概是戌时半刻(7点7、8分钟。)”

“接着大师留在藏书阁里看书,并叮嘱过,任何人不得打扰,过没多久,又叫在一旁伺候的本空退下去,说今晚不用守夜。”

“这样一直没有出过藏书阁,大家没有觉得奇怪的吗?”邵符歆沉吟道。

“我也这么认为,但小和尚说,他当时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平时大师也经常会这样,所以他就没有纠结太多,便早早地去主院里的小间歇息了。”

“到夜晚下雨的时候,小和尚担心大师只顾阅读忘记关卧室的窗户,急急起来跑到藏书阁,刚到的时候就发现大师恰好关了窗户,不一会儿,但见房中灯火通明,人影绰绰,可以证明大师那时仍在看书,于是,他就往回走。直至黎明鸡啼时分,他来藏书阁叫大师起床,叫唤了好几声,房中都没有任何反应,他以为是大师昨夜看书太累所致,就没有再打扰。直至今朝一早,我来找大师商议迎接事宜,叫本空去通传,却发现无论他们怎么叫唤,里面都没有一点儿动静,我们担心大师出事,便从**推门而入,却推不开。小卧室的**似乎被甚么东西卡住了。于是,我们就从藏书阁那边进去,但本空说起藏书阁的钥匙早在昨夜晚膳时分,交还给大师了,并没有其他备用钥匙,加上所有窗户也都紧锁着,我们根本进不去,后来没办法只好从正门破锁而入。”

“我们一进内间,就看见大师已经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了,分明已经死去多时。而且,他嘴角有呕吐的残余物,脸色潮红,瞳孔散大,嘴唇发黑,看样子是中毒致死的,又见大师房中被拉开的抽屉里摆放着你家兄长研制的药丸,药盒开了封,旁边还有一瓶菖蒲酒,便初步推测是吃了你家郎君的药物中毒而死。要知道,你哥所用的是大草乌头和天仙子。它们都是剧毒之物!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招认了可能是他的失误所致!”

林治広一面说着,一面悄悄地观察着邵符歆,看有没有甚么异常的神色。

邵符歆也懒得装胆小了,没有理会紧紧地盯过来的林治広,而是仔细地观察起凶案现场,并思考着口供中存在的疑点。

“那么说,能确认大师还在生的时候是昨夜下雨时分咯?我记得昨夜刚下雨时大概是戌时末亥时初(晚上九点钟)。那时,本空他亲眼看见大师本

精彩评论:

静下心,直接看下开头重生,然后跳过中间100多章,直接看去滨城赶海给父亲找药,后面文章绝对仙草!这《疑案惊魂》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前面章节太过压抑,人性卑劣,但是按照我说的,绝对给你一个大惊喜,简直写活了77年以后的北京顽主圈,里面人物刻画凡是能出头的,没有一个废渣,重点后期,涉及到文玩,北京门户,餐饮等等各行各业,你们就知道作者(响当当)底蕴之深,难听点抛去穿越和前面百十张过于阴郁的章节,简直就是北京顽主圈乃至北京文化的科普级文章!我看到最后一百来章,真心舍不得读下去了,因为目前一千多章才写到82年,预埋的几个黑暗boss都同样在野蛮生长,偶尔一鳞半爪,就让你心惊胆战,恨不得立马趁对方羽翼未丰的时候去捏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