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麻辣田园妻》麻辣田园妻免费 801 麻辣田园妻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06-23 09:21:53

《麻辣田园妻》麻辣田园妻免费 801 麻辣田园妻女体化 已完结

《麻辣田园妻》

来源: 作者:戎衣娘子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牛乾,盘起

火爆新书《麻辣田园妻》是戎衣娘子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牛乾,盘起,书中主要讲述了: 等萝涩匆匆跑到三娘家,院子里已经吵翻了天,不少乡亲闻讯赶来瞧这场热闹。 早知道牛乾的老娘是出了名的凶恶,这小娘子讨过来才半年,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萝涩匆匆跑到三娘家,院子里已经吵翻了天,不少乡亲闻讯赶来瞧这场热闹。

早知道牛乾的老娘是出了名的凶恶,这小娘子讨过来才半年,每日打骂使唤,分明不将她当个人看,也难怪这媳妇按捺不住要分家的心,自己偷偷攒梯己,将她骗得团团转。

从看戏的人墙里挤进去,萝涩见院中一片狼藉,尘泥飞扬。

那个食屉担子叫人砸了个稀巴烂,里头没卖完的素菜撒了一地,几只鸡从鸡圈里跑出来,对着地上的菜拼命琢着。

三娘盘起的发髻这会儿被抓得稀烂,衣服也皱巴成一团,她瘫坐在地上,脸颊肿的老高——即使被打成这样,也强忍着眼泪,不肯落下一滴来。

她婆婆林氏气呼呼地坐在长条凳上,双腿叉得老开,手里攥着跟藤条,看起来油光水亮,看起来平时没少拿出来打人,磨得如此顺手光滑。

听着边上看热闹的人,左一句右一句说着闲话儿,萝涩大约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三娘昨日去西村卖素菜,叫她婆婆的娘家人看见了,一番通风报信之下,那林氏就炸锅了。今日先把牛乾支走,守在槐树下等她回来。

在村口逮住时就是一耳光扇去,一路打骂把三娘拖回家来。

“进了我牛家门,死也是我牛家的鬼,平日没少你吃没少你穿,才过门半年就敢蒙骗我,这月没少挣银子吧?你叫那乡下巴子哄骗得猪油蒙了心,还敢起分家的心思!”

林氏骂咧咧,嗓子都哑了,想必已是骂了许久的。

乡下巴子,萝涩心想,这应该说得是她。

“老二叫我支去他姥娘家了,你别指望他会回来救你,老实把攒下的钱交给我,立下毒誓来,日后再也不同那个萝涩相好,我便放你一马,否则,今日我必然要了你一双腿!”

三娘依旧低着头不说话,她今日就是叫林氏打死,也绝不妥协。

萝涩不禁纳罕,牛家村是什么风水,怎么老出这样的婆娘?还真是撵走狐狸套住狼,拔了萝卜栽上葱——一茬比一茬辣,一伙比一伙凶。

“三娘!”

萝涩喊了一声,大方地走进院子,她先给三娘整了整头发,后搀着人站起来。

见她后腿发软打颤,低头看了看她小腿,才知早被林氏抽得皮肉带血,必是钻心的疼。

“林大娘,都是爹妈生养的女儿,你何苦来哉,天道昭昭报应不爽,不知你有没有嫁出去的闺女,说不定现在叫她恶毒的婆婆,挑断了手脚筋,也正血肉模糊呢”

林氏见萝涩敢来出头,顿时像打了鸡血似儿,蹭的从长凳上弹起,叉腰便骂:

“我还没同你算账,你还敢来我家?要不是你教唆得她,她有那么大胆子,敢欺瞒着我!你还、还敢诅咒我闺女!”

摇了摇头,萝涩并不屑与林氏做口舌之争,她转问三娘:

“你打算怎么办,今日算是扯破脸皮了,你就算交了梯己,日后也是没个安稳日子了”

苦笑一声,三娘哑声道:“之前就是安稳日子了?真要能凑合下去,我何苦起分家的心思?”

萝涩知其心意,便道:“这事急不得,况且牛乾大哥也不在,要不你先随我回家去,等他来了你们夫妻商量下,请里正过来,把家给分了”

三娘点点头,便准备和萝涩一道离开。

“不许走!老大媳妇,把院门给我关实咯,敢迈出去一步,我就打死她!”林氏指点江山,手里的藤条向院门一指。

老大媳妇乐不可支,偷笑着去关院门,但凡从老二媳妇手里缴些银子,她明日也准能吃顿饱饭。

可惜,她门才掩到一半,只听“咚”得一声响。

院门叫人一脚踹了开,弹起的门板砸在老大媳妇的脑门上,她尖叫一声,撅了过去。

牛乾得知消息,从姥娘家一口气跑了四里地,一刻不停歇,好不容易回到家,却见妻子这副惨样儿,连费了他不少心血和寄托着希望的食屉担子,也被砸了个稀烂!

一时间憋屈、愤懑、怨恨如火山爆发般喷了出来:

“分家!分家!我们一分钱都不要,我们一亩地也不要,我只要分家!”

不管林氏怎么哭爹喊娘,在地上打滚撒泼,牛乾都吃了秤砣铁了心,也不必去请里正,他径自去房中收拾东西,除了衣服细软和三娘攒钱的铁皮盒子,他什么都没带走。

到了院中,他扶起三娘,向萝涩道了声谢,便拨开人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萝涩追了出去,急道:

“你个大男人也不知心疼媳妇,她这个样子还能走去哪里?快背上去我家,我给处理下伤口,别来日埋下病根,那可是吃一辈子的苦”

牛乾没有应话,低着脑袋不断耸着肩,憋屈、自责的眼泪停不住的往下流,三娘见丈夫流泪,自是忍不住清泪滑落,方才在院里的倔强,此刻也化成了绕指温柔。

带他们夫妻二人回家,萝涩喊牛乾去灶房烧热水,再热些饭菜来,三娘出去一日,必定什么也没吃。

姐们屋里说话,几日前还是她替萝涩上药,现下倒是掉了个儿了。

“我这心里又是苦又是乐,最难说清,还是轻松两个字了”三娘手里捧着热茶,身子微微发着颤儿。

萝涩摸了摸她额头,有些烧。

想来又是打又是跪,腊月冷风这么一吹,铁打的身子也该吹出毛病来。

“我都晓得,既然分了家,也选择什么也不争了,那便从头开始,你原本也不是这么打算的么?”

萝涩一边说,一边翻出自己的棉袄来,给三娘披上。

“从前我也怪他软弱,没个自己的主意,今日他为了我这般决绝,我心里热得叫火烫了一般,只是冲动归一码事,我们净身出户,连处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这有什么,明日我是要搬进新起的北屋去了,这处茅屋你们先住着,明个我喊几个帮工来,花个两日工夫,在边上再起一所土坯房便是了”

说罢,从钱罐子里掏出粒二两的银锞子,塞给她道:“我院子里还堆着些泥砖、桔草,材料钱你可省下不少,不过费点工钱请人帮个忙就是”

三娘没有推辞,雪中送炭,她只往心里记下了。

“这床新被你们盖着,定要捂身汗出来才能消病,我晚上就和兜子搬去北屋,事急从权,也顾不上什么乔迁选日了”

萝涩收拾了自己的衣服细软,和兜子连夜搬进了新起的砖瓦大屋,将原先的土坯茅草屋,暂时让给了三娘居住。

夜深,三娘先睡了,牛乾一人蹲坐在院子里,月光清辉发冷,伴着寒风肆虐,直往人皮肉里钻。

萝涩披着棉袄起夜,从厨房烧了一壶热水,倒了一碗子热茶给牛乾,劝慰道:“三娘还靠你照料,别把自己也整病了”

“我没用,叫她跟着我这般吃苦……”牛乾抱着脑袋,神情痛苦。

“矫情话我不说牛大哥你也晓得,过去怎么样,你也别记在心里,但凡日后好生过,三娘不会怪你的”

牛乾点点头,抬头同萝涩道:“我想过了,我去进城里找木匠铺做活去,每日多做些家具,一定能挣着钱”

萝涩沉吟一番,并不想将借给三娘银子的事说出来,她方才也嘱咐了,只说这银子是三娘自己的压箱钱:

“吃手艺饭的连收徒弟也谨慎得很,哪里肯招伙计,怕叫你偷了师,饿死了老师傅哩!依我看,不如先去卖素食,等攒够了银子,自己开一家木工铺才是道理”

“光三娘一人忙活,只我看着不成?颠勺的本事我可真做不来,不是不肯,是贼难吃”

他也是实话实说,一双种田的手,若抓盐芡醋的,能咸死个人。

“不挑担子了,原先是为了躲着林大婶,现下你们分家她也没法再管,不如直接上童州城搭摊子去,方桌椅凳这类好办,你赶着做些就成了”

这不是什么难事,牛乾当即点头应下,把萝涩当成指路业师般,虚心请教道:

“我还能做啥子,我想帮着三娘多分担,叫她不这么累”

萝涩想了想,后道:“这简单,你们不如开个素面儿摊,你就负责擀面团,下沸水焯面儿,不管油盐多少,还有擦桌摆凳,结账算钱,每一样都能搭把手”

“诶,好好,我记下了”

“我的那些辣菜,也一并放在你的面摊出售,每桌只取一小碟招呼客人,他们若吃着好还要,你便按照斤两算钱,回头与我成本价折算就好”

捧在手里的茶叫风吹得凉了,她言罢,又提着水壶添了些,心想:

童州城面摊子茫茫多,也不乏味道好且也实惠的老招牌,要论三娘的竞争力,无非是拿素食材做出荤肉的味道来。

古代除了吆喝和口口相传一途,并没有什么打广告的方式,要想把三娘的素面摊宣传出去,总是要想点别的花头,搞点事情的。

蓦地,一阵风起,吹着窗格子上的东昌纸“哗哗”作响。

萝涩扭头看去,倏然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她以拳击掌,对牛乾笑道:

“牛乾哥,我有个想法!”

精彩评论:

中后期好磕,前期是作为一个“人”个人实力提升和各方打交道,虽然描写有点儿戏,不过还行,自行脑补或者忽略,后面的种田和分割人类是真的爽到了。这两个路线是真的有趣。缺点作者(戎衣娘子)更新太慢,作者(戎衣娘子)一边工作一边更新,养都养不肥,很痛苦。设定有点好玩,文笔一般。好康。可以说是在看过位面小蝴蝶那个进化世界建设之后看过的最爽的种田(另一个角度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