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风华,神君请入局》嫡女风华夫君请自重 章节列表 嫡女风华,神君请入局冰山攻

更新时间:2019-06-13 01:37:40

《嫡女风华,神君请入局》嫡女风华夫君请自重 章节列表 嫡女风华,神君请入局冰山攻 连载中

《嫡女风华,神君请入局》

来源: 作者:青衣烟雨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公孙府,时君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衣烟雨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嫡女风华,神君请入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公孙府,时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时君直视那口井,隐隐能看见一缕白雾在井上漂浮,白雾朦胧,在夜色中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力牵引。 形成一张骷髅的脸。 本该属于眼睛的地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君直视那口井,隐隐能看见一缕白雾在井上漂浮,白雾朦胧,在夜色中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力牵引。

形成一张骷髅的脸。

本该属于眼睛的地方只剩下一对漆黑的窟窿,苍白的雾勾勒出脸骨的模样。

时君一抬头,目光交错。

与窟窿对视的一刹那。

时君不经打了个冷颤。

那对窟窿一眼望不到底,窟窿里一片漆黑,犹如两个黑洞,仿佛要把人的魂魄吸进去。

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血腥。

从脚蔓延起一阵阴寒。

“井怨?”

时君不确定。

这时,骷髅头登然变大。

整个井口约摸十来寸,却不及骷髅头的三分之一。

铺天盖地的怨念几欲要把人吞噬。

刹那间,所有的喜怒哀乐涌上了时君的心头。

时君微微蹙眉。

记忆不受控制的纷纷在脑海中流转。

在现代的经历如同走马灯般的浮现在眼前,从出生到成长再到死亡……

突然,骷髅头张口了。

“时君,如果不是你,我怎会被判在地狱待上千年,尝遍刀山火海的痛苦。今时今日,我要你偿命!”

声音狰狞尖锐。

却让时君心头一惊。

这个声音分明是……

那个千年女鬼的声音!

时君?

一旁的夙天镜皱眉。

忽然,时君冷笑一声,步步走近骷髅头。

股股阴风不知从何而来,凌乱了时君额前的墨发。她墨眸透着幽蓝的光芒,显得诡谲寒冷。一袭白衣猎猎作响,宽袖翻飞,恍若仙人降世。

与周围的黑暗形成对比。

时君微微张口。

“你可能认错人了,我叫公孙珺,不是什么时君。”

掷地有声。

骷髅头桀桀的笑出声。

“小丫头,你脑子里的东西可瞒不过我。”

“是么?”

时君暗自吃惊。

读心术!

这不是普通井怨能有的能力。

根据现代的书上记载,古时后院斗争激烈,而井则成为了处理尸体的最佳场地。书曰:怨尸于井中,日久成魅,魅修百年,则为怨,曰名井怨。怨嗜食人魂,吞人命,性情残暴,不易驯化。

唯有修炼千年成鬼,才会读心术。

“你是井鬼!”

骷髅头笑得更肆意了。

“看来小丫头是个内行人,也不枉上天给你这双阴阳眼了。”

话落,骷髅头化作一缕青烟,转瞬一只手从青烟中探出。

十指剔透,苍白病弱。

艳红的长袍垂落在地面,黑线在衣裾绣成牡丹。衣袂扫过脸颊,柔顺的墨发倾铺在身后,像是几百年没有打理过,发尖扫过地面。

脸上的妆容精致,长睫如鸦翅,红唇似涂血。

碧绿的瞳孔诡异。

时君皱眉,“你是谁?”

井鬼身上穿的应该是死前的衣裳,看红袍的样子庄严艳丽。应该是小姐或者妇人,全然不像是丫鬟。

“我?”井鬼斜坐在井上,赤足点在草地,清风掠过她耳畔的发丝。她嘴角荡漾起一抹笑,笑得痴迷,“我是公孙府的主母。”

“公孙府的主母?”

时君一怔。

井鬼微微一笑,与她浑身阴冷的气息不同,竟生出了几分暖意。

“小丫头,你是公孙府的人对吧?”

“是。”时君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夫人既说自己是公孙府的主母,不知公孙府的家主是谁?”

“公孙不邪。”

时君仔细在脑海里翻阅公孙府里的人名,却没有找到一个能和公孙不邪挂钩的。

夙天镜突然出声。

“你是玉贵夫人?”

玉贵夫人莞尔一笑,表示承认了。

“玉贵妇人是谁?”

夙天镜说道:“玉贵夫人是上任家主的结发妻子,当时公孙府的家主是公孙不邪,不邪与玉贵自成一段恩爱的佳话。”

当年,夜阑城中有一舞女,能歌善舞,虽身为世家小姐,性格却放荡不羁。一双水袖玲珑舞惊艳世间,更是有一对妩媚的美眸,一颦一笑勾人心魂。

因名中单有一玉字,故世人称她为玉妖精。

时君迟疑。

“可……”

此时,玉贵夫人出声打断了。

“你别为难那人了,”玉贵夫人的媚眼扫了夙天镜,冷冷的笑了一下,“当时妾身的妹妹也进了公孙府,成了妾室。奈何妾身的肚子不争气,只有个早折的女儿,而那贱人却生了个儿子。”

“那儿子是……”

玉贵夫人碧眸泛出一丝猩红,咬牙切齿的叫出她恨了千年的名字。

“公孙莫。”

时君一颤。

“我恨公孙莫,若不是他狠心把妾身女儿推到水里,我女儿又怎会大冬天被生生冻死!”

说到后面,玉贵夫人的声音高亢。

恨意充斥上心间。

“那贱人猫哭耗子假慈悲,同情我女儿是假,得意是真的。公孙不邪也是个负心汉,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玉贵夫人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精致的妆容变得狰狞,一双碧眸被血色笼罩,“他居然就此了事,拿些金银珠宝就想糊弄过妾身!”

那时,公孙府的小妾肚子争气,玉贵夫人身为公孙府的主母,从未伤害过后院中的子嗣。所以,公孙府的子嗣众多,约摸也有十一二个。

可是……

她的不争不抢换来了什么?

自己怀胎十月的女儿被人推下水里,活生生的冻死了!

“所以,你在井中蛰伏千年是为了什么?”

玉贵夫人强收敛下怒意,换上了一丝惑人的浅笑。

“丫头,你是难得一见的阴阳眼。”

时君心生警惕。

“只要我有了这双阴阳眼,就能够通走阴阳两界。”

“就算你能走通阴阳两界又如何?”时君嗤笑了一声,毫不留情的给玉贵夫人泼了一盆冷水,“公孙不邪已经去投胎了,说不定你的妹妹也已经去投胎了。”

言下之意,玉贵夫人根本在做无用功。

玉贵夫人冷森森的笑了笑,“那对狗男女是死了,但是他们的孩子还在。”

时君怔住。

她的意思是……

要找公孙莫报仇?

玉贵夫人美眸掠过寒光,一字一句说得无比缓慢,“为我死去的孩子报仇。”

既然上天对她的孩子不公不仁,她便要刨了那对狗男女的坟,断了公孙府的脉!

时君皱眉,“推你下井的人是谁?”

“还能是谁?”玉贵夫人嘲弄,“当然是我那个好妹妹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找她算账便是了,为何要殃及池鱼?你的女儿已经死了,但你也应该清楚,她的魂魄只是换了个方式寄托在天地间……”

“闭嘴!”

时君静声。

玉贵夫人走下水井,赤裸的脚踝如上好的美玉。酥胸在红衣间半露,艳丽的红袍在黑暗之中愈发如鲜血。

她低声喃喃着,如泣如诉……

“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懂……”

那双幽怨的碧眸仿佛能说话,将过往的一幕幕都呈现在了时君的眼中。

时君想动也动不了。

唯有看着玉贵夫人步步逼近。

该死!

被控住了。

“丫头,你看看我的眼睛,”玉贵夫人声音凄凉,“看看他们干的那些好事……”

在玉贵夫人的眼中,时君清楚的看见了她的过往。

作为一个母亲,在公孙莫把她女儿推入湖中,女儿夭折时,不顾一切的在湖边撕心裂肺的哭喊,直到哭晕在地上。

作为一个妻子,在等到夫君敷衍的结果时,也只能捧着那些珠宝笑中带泪,在阴暗的角落里那玉簪一次次的狠扎手腕。

作为一个姐姐,看见自己的妹妹时,哪怕对方是杀女仇人的母亲,也只能听着假慈悲的哭泣,强颜欢笑。

怜其不幸,怒其不争。

“丫头,你把这双眼睛给我好不好?我看到你,就像看见了妾身自己的女儿……”

说着,玉贵夫人轻轻抚摸着时君的长发,冰凉的指尖浸透魂魄。一根一根的梳理她的头发,宛如一个慈母对女儿循循教诲。

“如果我的女儿还活着,现在说不定已经嫁人生子,成为另一个世家温婉的主母。”

时君嘴角微动,淡漠的吐出一句。

“这一切不怨别人,只怪你不争不抢。”

话落,玉贵夫人的指尖一顿。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公孙府的后院没有好人。”

刹那间,阴风大振,周围的树木疯狂的摇曳。黑云飘动遮掩住了光芒,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笼罩住了一切。

玉贵夫人的温柔再也挂不住了。

“丫头,你再说一遍!”

“我的话,不重复第二遍。”

玉贵夫人的碧眸翻涌出了血色,一点点的鲜血罩住了她的瞳孔。

煞气四散。

连阳间的鸟雀也感受到寒冷,瞬间从树林中飞散开来,拼命的逃离了公孙府。

“死丫头,我要让你第一个为我女儿偿命!”

夙天镜见事不对,指尖一动,弹出一道白光束缚住时君。手腕往后一抽,把时君拉到了他的身边。

一瞬间,玉贵夫人的美颜被撕碎,取而代之的是一具雪白的骷髅。

不等时君反应,骷髅伸出手,疯狂的抓向时君。

煞气在周围弥漫,道道血色雾气浓郁。

在血色的雾气之中,隐约可以看见残肢断臂。

时君一惊。

这玉贵夫人到底食了多少人的精血!

“小心!”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青衣烟雨)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公孙府,时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青衣烟雨)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嫡女风华,神君请入局》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公孙府,时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