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总裁追妻请别放手 诱受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19-06-13 01:32:40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总裁追妻请别放手 诱受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精彩内容 连载中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青弦白衣君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何震,狄墨

新书《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弦白衣君,主角何震,狄墨,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盛文宣从地上爬起来,抖掉身上的钞票,指着狄墨气喘吁吁,“你,你……” 狄墨向前一步,扬起手来作势要打他。 “你别过来!”盛文宣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文宣从地上爬起来,抖掉身上的钞票,指着狄墨气喘吁吁,“你,你……”

狄墨向前一步,扬起手来作势要打他。

“你别过来!”盛文宣怕了她,往后退了两步。

“你以后再敢这样说话,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狄墨气势汹汹。

她很少这样不顾形象的撒泼打人,只是最近实在太倒霉,上次被人说金丝雀,这次这个男的要包养她,前前后后加起来神仙也忍不住要爆炸。

何震看够了戏,这才施施然从楼上下来,跟盛文宣说道,“不好意思了盛兄,我夫人脾气不太好,让你受委屈了。”

夫人?

盛文宣懵了,他明明没听说何震要结婚,狄墨也说不是他未婚妻,怎么何震又亲口承认了?

难道她意思指不是未婚妻而是已经结婚了么。

何震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夫人肯定来头也不会小,盛文宣思忖着,许是和外市的大家族联姻。

“何总,都是误会,误会。”他讪讪的说道。

谁知道何震居然悄没声的找了个厉害媳妇,害他认知错误,还挨了打。

“是我多有得罪,何夫人见谅。”盛文宣咬咬牙道歉。

他心想有句话说的好,大丈夫能屈能伸,还有句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于是盛文宣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里头装了一对红宝石耳坠。

本来是花了大价钱给新欢买的,想着明天要见面就提前揣在口袋里,这回倒派上用场了。

女孩子都喜欢些亮晶晶的石头,每次盛文宣拿出来,就能叫她们一脸欢喜,所以递给狄墨的时候他断定她肯定会喜欢。

“何夫人,小小见面礼请收下。刚刚是我不识泰山,你教训的是,消消气吧。”

没想到狄墨脸色更差了,瞪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还踢了何震一脚,蹬蹬的上楼走了。

这是什么情况?

盛文宣举着宝石耳坠的手僵在原地。

他又去看莫名其妙挨了踢的何震,只见何震面色如常,甚至脸上还带一点微笑。

“何总,我说错什么了吗?夫人她为什么生气?”盛文宣一头雾水。

“没什么,她脾气就是这样。”何震接过他手里的宝石耳坠,“谢谢盛兄,我得回去哄哄夫人,失陪了。”

盛文宣看着何震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很可怜。

想想自己那些女人,哪一个不是千依百顺的,找一个凶巴巴的不是自讨苦吃么。

在外人面前都踢何震,回了家指不定怎么揍他呢,这么一想自己挨了一巴掌也不算什么。

盛文宣擦擦嘴边被打出来的血迹,呲牙咧嘴的冲看热闹的众人喊道,“看什么看,散了散了。”

“种月”雅间里,魏旭然拿起茶壶给狄墨倒了一杯,说道“狄小姐消消气,不是说好的看热闹嘛,怎么亲自动手了,手疼不疼?”

“魏老板,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没有没有。小姐确实有过人之处,何总有福气。”

“唔,挨踢也是福气。”何震憋笑,佯装喝茶低下头去。

“打是亲骂是爱,哈哈哈。”魏旭然大笑。

狄墨感觉事情越来越不妙,想和魏旭然解释她和何震的关系,又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难道要说她是被迫成为何震的短期女友吗?

狄墨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这时候已经九点多,魏旭然一向睡得早,便和两人说道,“年纪大了熬不住,我去睡觉了,你们随意吧。”

魏旭然走了以后,何震问狄墨,“方才你想说什么,怎么又不说了?”

“你为什么不解释?我不是何夫人。”狄墨看着他的眼睛,平静的问道。

“你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何震意义不明的答道,把那对红宝石耳坠拿出来,推到她面前,“这东西不错,收着吧。”

“这是送给‘何夫人’的,我收不起。”

“让你收着就收着,”何震脸色一沉,“再唧唧歪歪永远别想离开。”

“好,送给我了是吧?”狄墨接过来,塞到高俊手里,“拿去卖了,算我还给你那一千块钱。”

高俊本来正在一边当柱子,不料接了个烫手山芋,捧着盒子不敢收下,要还给狄墨。

“她既给你,就收了吧。当夫人赏的。”何震发话,叫高俊收了那对耳坠子。

高俊无奈只好收起来。

“夜深了,该睡觉了。”何震起身,悠悠的说道。

狄墨如临大敌,“我要自己睡一个房间。”

“你觉得可能么?”何震走近,不顾狄墨反对,一把抱起她往逍遥府去。

进了逍遥府,里头全是中式风格的套房,各自取了风雅的名字,专门为客人提供住宿。

何震抱着她进了顶级套房“碧月清辉”。

这是何震在碧湖山庄专属的套房,不提供给别的客人住宿,里面的布置一律按照他的喜好习惯,简洁大气。

“能不能不这样?”狄墨被他牢牢抱着无法脱身,只能低声求他。

何震没有说话,把她放在床上。

然后他低着头认真去解西装外套那几颗扣子,把外套仔细的挂在床边衣架上,又开始脱白衬衫。

狄墨害怕他这不声不响的样子,趁他低头解扣子没看到她,便悄悄挪到了床边,纵身一跃就要逃跑。

“啊!”

她尖叫一声,被何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倒。

“小墨,我不是君子圣人。”何震声音略带沙哑,伸手拉开她裙子后背的拉链,“我忍了很久,今晚……不能再忍了。”

他缓缓的除去她身上的裙子,用力抱紧她,热烈的亲吻相继落在她肌肤上,只想贴近,更近一点,最好融化在一起。

一室意乱情迷。

肌肤相亲间狄墨觉得他太用力,快的她喘不过气,费力的去推他,“轻一点,好疼。”

何震却不肯收敛,依旧粗暴索取。

渐渐她意识有些迷幻,仿佛在水波中摇曳着不停舒展,和他紧密结合在一起。

他动作越来越快,到极致处犹如极光乍现,山崩地裂,最终归于平静。

狄墨喘着气瞪着他,眼中泪光晶莹,“给我避孕药。”

“山庄里没有。”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狄墨闻言眼泪止不住的掉出来,又哽咽着说道,“你每次都不做措施,怀孕了怎么办,到时候你要我去打胎吗?!”

第一次没有措施,她后知后觉的紧张了好几天,直到生理期来了才松了口气。

但不是每次运气都能和第一次那么好,如果这一次不幸有了,以后就完了。

何震伸手擦掉她眼泪,“要是真的有,就生下来。”

“不!”狄墨抓住他手,苦苦哀求,“你说过会放我走的,我不想生孩子。给我药,求求你了!”

罢了。

何震叹气,见她一直哭,只好打电话叫高俊去买药。

一直等到后半夜高俊回来,狄墨才止住眼泪吃药睡觉。

何震不知怎么的心情有些失落。

他伸手熄了床边台灯,也沉沉睡去。

梦里他站在水边,水面上有好多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娃娃坐在大荷叶上玩。

有一个可爱的小娃娃过来抓他的手,小脸圆圆的带着笑,他弯腰怜爱的把孩子抱起来,听见小娃娃叫了一声:

“爸爸。”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青弦白衣君)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何震,狄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青弦白衣君)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何震,狄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