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华归歌》归歌行之郡主逆袭第68章 年下攻 月华归歌娘受

更新时间:2019-06-09 09:18:06

《月华归歌》归歌行之郡主逆袭第68章 年下攻 月华归歌娘受 已完结

《月华归歌》

来源:新华阅读 作者:锦葵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良娣,王姝

独家完整版小说《月华归歌》是锦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良娣,王姝,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梳到底的长发,让丁香爱不释手,她捧着王姝的青丝,笑着说道:“发细如丝,厚密如瀑,墨发如漆,啊,这真是难得一见。”王姝飞红双腮,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梳到底的长发,让丁香爱不释手,她捧着王姝的青丝,笑着说道:“发细如丝,厚密如瀑,墨发如漆,啊,这真是难得一见。”

王姝飞红双腮,桃花如面,有乌发衬托,更加的艳丽夺目;见羞涩如少女般的王姝如此惹人喜爱,丁香反倒是落落漠漠地叹道:“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人,居然在这里受苦受累。”

“丁香姐不必沮丧。”王姝转过身来握着丁香的手,微笑说道:“既来之则安之,这不是您一开始交给姝儿的吗?”

“哈哈,姝儿乖巧懂事,真是比其它女子大不相同。”丁香坐在王姝旁边的木凳上,意味深长地说:“说实心话,你可有想过离开这宫女苑?”

王姝怔忡地愣了一会儿,见她神色异常,必定是有些慌张;丁香咬着唇,思虑地又道:“这话,我们是关着门说,出了这门,你我就当从未提起。”

王姝瞥了一眼丁香,沉重说道:“丁香姐不必如此谨慎,姝儿并不会往外面说去,只是离开宫女苑这种事,怕是……怕是事与愿违,并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

丁香苦笑地点点头,莞尔说道:“倒也是,身不由己,不能随我们自己的性子而定。”

“就是啊,可是姝儿也不觉得很苦恼,现如今宋大娘她们似乎也放宽了对我们的惩罚。”王姝安抚地说:“吃的,穿的,都叫人不敢怠慢,正如丁香姐说过,时间久了,我们也就有好日子过了。”

“哈哈,你倒是想得开。”丁香站起来走去桌边倒茶,当她饮了几口茶水时,突然后面房门走进来一人,那人冲着外面的人喝到:“你们在外面等着就好,不必跟进来。”

“诺。”听到外面宫女应声,王姝和丁香纷纷向门口望去。

“噗——”看到门口站立的女子,丁香本能地惊得吐出含在嘴里的茶水。

王姝吓得赶紧走过去扶着丁香,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儿;门口女子见到丁香的反应,不怒反而哈哈笑道:“怎么,这就是你欢迎我的方式?”

丁香抹了抹嘴角,缓了一缓,冷冷地道:“你怎么来了?”

王姝偷瞄两眼,打量来者,这女子与丁香年龄相仿,但是眉眼之间略显老成,看人的目光更加尖锐犀利;在王姝偷看之际,她也毫不客气地冷扫王姝,吓得王姝赶紧收回自己的眸光,免得给盖上大不敬的头衔。

“这位是……”女子转了转眼珠子,敏感地蹙眉,走近王姝,若有所思地说道:“哼哼,这宫女苑还真是藏龙卧虎的地儿,藏着这么一个标致的姑娘。”

丁香心里一沉,侧身对着王姝吩咐:“姝儿,你暂且先出去。”

王姝默默地点头,然后对着女子欠身告退。

丁香瞪了一眼被王姝吸引过去的月莹,谨慎地质问:“月莹,你怎么会来这里?又有什么事情?”

月莹转头凝睇丁香,含笑走过去,平静地道:“我是奉了良娣之命前来宫女苑接你出去的。”

丁香紧蹙眉,端着一颗心,小心翼翼地问:“你又耍什么花样?”

“瞧你说的。”月莹抿了抿嘴,隐去笑意,认真地说:“你我怎么说也是一同进宫的姐妹,关心你自然是理所当然,怎会是耍花样?难道是当时我没有替你求情,你到现在还记恨于心啊。”

丁香冷笑一声,踱步啐道:“关心我?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了。我丁香不敢与你月莹宫女以姐妹相称,免得连累了你。”

“怕被连累,我就不会在良娣身边为你说尽好话。”月莹镇定地说。

丁香诧异地瞪着月莹,不解地反问:“你为何要这么做?”

“你不领情,不代表我没有努力过。”月莹凛然说道:“当时栗良娣还是气头上,我自然不便从旁说情,现在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见良娣时刻也会想着你,我便找了个机会为你脱身;虽然我从未来探望,可是我早已经暗地里吩咐他们在宫女苑善待你。”

“你大可不必这么做。”丁香顿了顿,缓了缓语气,说道:“是我自己失误,从未怪过你。”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既然良娣都不再追究,你又何必耿耿于怀?”月莹走上前,轻声说道:“良娣赦免你,重新重用你,实在可喜可贺,还不快稍作整理再随我去拜见良娣。”

丁香并未做出该有的兴奋反应,反而冷冷淡淡,平平静静地说道:“月莹,我并不想离开宫女苑,劳烦你回去禀报栗良娣,就说我丁香没有这个福分再伺候她了。”

“丁香。”月莹惊愕地叱喝:“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再说什么?”

“我当然很清楚。”丁香一副坚忍不拔的姿态。

月莹怒瞪着她,气急败坏地斥责:“我看你在宫女苑是越呆越糊涂了。”

“我没有糊涂。”丁香一双眉目略略抬起,眼神里充满了刚硬;她没有细看月莹的不理解,想着全是自己的心思:“你说得对,你我一起进宫,在宫中也有些时日,但是好不容易留在良娣身边,伺候主子,是我们的职责,我们没有理由推辞;然而,你我的性格不一,所想也不同,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宁愿留在宫女苑,也不想在栗良娣身边助纣为虐。”

“好一个助纣为虐。”月莹咬牙切齿地低吼:“就凭这四个字,你可知我要是告知良娣,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良娣惩治。”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既然敢说就不怕掉脑袋。”丁香释然地笑了笑,正色地说:“不管怎么说,奴婢感谢良娣还记得奴婢。”

“你违抗栗良娣的命令,下场可不是做一个低等宫女这么简单。”月莹愤然质问:“你分明是要将自己往火坑里推嘛。”

“我无话可说。”

“你……”月莹斥责无奈,在房间里踱步深思;沉寂半晌后,月莹忽地想起什么,便又说道:“对了,适才你房里那个姑娘是什么人?不会就是从公主府上来的采女吧?”

丁香侧目冷瞅一眼月莹,月莹继续说道:“既然你要我交不了差,那我就把那个丫头带过去交给良娣,反正现在良娣身边每个梳头的宫女都被她教训得生不如死。”

“月莹,你何必威逼?”

“不用这种办法,你会乖乖服从?”月莹气结地怒问:“你以为你是谁?死你一个就天下太平?哼,要不是看在其它宫女屡屡遭到良娣责罚,我也不会想到再为你说好话,把你请出来。”

丁香为难地别过脸,月莹添油加醋地控诉:“你最看不得小宫女受责罚,可偏偏少了你,一个个都伺候不好良娣,你想想看,你是不是忍心看着她们每天都没有好日子过?”

“可是……”

“还有什么可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答应就是,可是我有个条件。”丁香态度坚决,意志坚定地说:“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宁死不去。”

唐子衿悄声地潜入,被王姝瞧见,她拉着唐子衿站在一旁,不敢太过声张;跟随月莹来到宫女苑的还有几个宫女,她们相较于王姝她们,妆容都显得格外隆重一些。

唐子衿打量之后,小声地问:“听说宫里有人来看丁香姐?”

“嗯。”王姝点了点头,捂着唐子衿的嘴。

“吱噫——”说话间,房门打开,月莹和丁香从里面走出来;就在这时候,宋大娘她们也已赶到,笑脸盈盈地迎上去,对着月莹宫女毕恭毕敬地笑道:“哎哟,月莹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啊。”

“事出突然,又太紧迫,所以没来得及找宋大娘知会一声。”月莹淡笑地说:“良娣说,丁香的好手艺不能埋没了,所以要我再把她接过去。”

宋大娘瞥了一眼丁香,丁香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王姝她们身上,并未理会宋氏她们。

“呵呵,原来是良娣大赦。”宋大娘客客气气地对着丁香,赔笑说道:“丁香,这往后在良娣身边可千万要多注意了,以前有得罪的地方,还望丁香姑娘多包涵了。”

丁香冷言慎思,哼笑说道:“宋大娘,我的房间就让唐子衿搬过来跟王姝住在一块儿吧。”

“这……”宋大娘震惊地仰起头,旁边的月莹为其说话:“宋大娘,这件事情是小事,你照办就是,良娣那边我会说个清楚。”

“诺。”宋大娘甚是不解,却又不敢再细问。

丁香移步走到王姝和唐子衿跟前,三人相视,纵然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如何说起。许是在皇宫久了,人也变得麻木了,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义;与王姝她们相处得不算久,可是在她们身上,却找不到勾心斗角的悲哀;丁香不愿留在栗良娣身边不为别的,只想远离皇宫里尔虞我诈的阴谋诡计;可是她又不愿将其它宫女逼往死路,只好自己献身再次出山。

“姝儿,子衿。”丁香握着两人的手,忧虑地说:“我没能力为你们做什么,只是恳求了他们,将你们二人安排住在一起,今后你们要互相照顾,如有机会,我会再来探望你们的。”

“丁香姐。”唐子衿咬着唇,噙着泪,幽幽地道:“你真的要离开我们了吗?”

王姝反而紧握着丁香的手,安抚地说:“丁香姐,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子衿。”

丁香苦笑地应了一声,然后松开手转身随着月莹她们离开了宫女苑;这一去,怕是有好些日子都不会再见,不过丁香也浮现另一个心思,她想,既然自己离开了宫女苑,是不是有机会把她们也带出来,只是她们身份特殊,留在栗良娣身边是肯定不可以的,否则一定会成为栗良娣的肉中刺。

精彩评论:

【最后元首】7/10专业德吹,量大管饱。无敌皇帝流,三天更新三军武器,五天搞定大油田,两月横扫北非,六个月登陆英国,一年占领莫斯科。斯大林在绝望中使用了最终决战兵器“共产主义不可抗力铁拳”击中元首下体,世界又恢复了和平。 政治经济依然幼稚,很多剧情亮点作者(锦葵)文笔完全写不出来,爆更请假抽风不要太像元首。一个武器重复吹几十遍,但爱娃都没混到出场三次。优点推演路线合理,挂逼战争还可以。只要不告诉日本大庆有油,怎么开挂援日都没用。ps:最终决战铁拳竟然没有击中起點中文網台灣分站。不可抗力铁拳洪流下,或是本位面德吹最后一本+1。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