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霉女求交往》相亲女愿意交往的表现 腹黑攻 霉女求交往诱受

更新时间:2019-06-08 00:18:35

《霉女求交往》相亲女愿意交往的表现 腹黑攻 霉女求交往诱受 已完结

《霉女求交往》

来源:千马中文网 作者:雨花期 分类:校园 主角:杨红雨,冯冲

主角是杨红雨,冯冲的小说《霉女求交往》此文是雨花期原创的校园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好呀,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妹妹了?”对于他的举动,不当杨红雨是妹妹,难道是情人?杨红雨大胆问道。“噢……是呀,因为我从小便想要一个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呀,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妹妹了?”对于他的举动,不当杨红雨是妹妹,难道是情人?杨红雨大胆问道。“噢……是呀,因为我从小便想要一个妹妹,像你一样。”是妹妹?原来这是兄妹的感觉。“那以后,我是哥哥,你便是妹妹。”“什么年代喔!还兄兄妹妹!”杨红雨腼腆一笑,讽刺地说。我对她的感觉是兄妹!兄妹!他又沉思起来。不知何时,紫色的彩霞已经高挂天上。蝶蝴已经离开了仙景,本来猛烈的阳光,已经变得暗淡。漫天淡红,是黄昏?他们谈得起劲…突然,杨红雨说道:“夜了……我们回家吧?”是兄妹之间的语调,十分亲切,本来冰冷的杨红雨,已经溶化了。“那我们去学校门口等吧。”陇西兴说道,向杨红雨扮个鬼脸。他走了,环境静了,杨红雨放下画板,双手搂膝。今天……我多了一个哥哥。很开心呢……嘻是少女的情怀?还是什么?夕阳轻山,湖面如渡上金了……一切也很安静。收拾好东西的她,怀着高兴的心情,往学校门口走去。今天的景象就如昨天一样:紫霞满天、金光般的夕阳。眼前是一群女生,围着的是陇西兴。瞬间,她从梦幻醒过来,我是谁?我配作他的妹妹?万人迷的妹妹?杨红雨停下来……她的视线缓移,看见了冯冲安。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情。突如其来的一阵怪风,无情地吹往杨红雨。“糟了,头发也散了。”她伸手拉下胶圈。柔顺的秀发随风而动。被女生围着的他,看见远方头发飘动的少女,她是谁?刚踏出校园的他,看见秀发飘逸的“她”,她是谁?“我的画袋?”原来杨红雨忘记拿画袋。没有束好辫子的她,便匆匆返教学大楼跑去。夕阳轻照,她的头发随风轻舞。当她刚进入教学大楼那一刻,她也刚踏出教学大楼…一个美女,令全校女生羡慕的人,男生爱慕的人…她就是徐郑珊璎。她们二人刷身而过,这是命运的交替?还是…?徐郑珊璎是曦圆书院的校花,她那完美的瓜子脸,肌肤洁白胜雪,五官就如同上天所赋与的,纤细到精妙的地步,一笔一划恰到好处。那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粉红的小嘴,全部也能牵动男生的心。但是,她不是典型的长发美女,也不是羞涩的古典美人,她有不长不短的及肩的头发,前卫的外表,爽朗的性格。当命运之轮转动时,谁人也不能改变,何况是局中的人?已经绑着辫子、戴着眼镜的杨红雨,拿着黑色的画袋,冲往学校门口。前面是陇西兴。“来了吗?”本来围着他的女生,已经减少了,但当她们看见陇西兴向这个“土包子”打招呼,也议论纷纷。“好了!明天见。”陇西兴和女生们挥手。他们二人就如昨日一样,在路途有说有笑,旁人看见也以为是情侣。但…他们只是莫名的“兄妹关系”!当然,本来羞答答的杨红雨,也渐渐开朗起来,主动打开话题。而陇西兴却觉得多了一个知己,是特别的知己。本来紫红色的天空,已经换上晚装。二人走到昨日分手的地方…“杨红雨,这个你的。”他从衣袋中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电话号码。“这是?”杨红雨明知故问。“交换电话,好吗?”他绽开迷人笑容,连忙问道:“让我们加深了解。”“嗯。”说着,她从身上拿出一支笔,抄下了八个数字。“好了,再见啦,陇西兴哥哥。”她加重了“哥哥”二字。二人互相挥手告别,直至杨红雨娇小的身影再次消逝…什么了?和她一起的感觉很奇怪。虽然她不是什么美人儿,但给人感觉却很清新。与其说她可不可爱倒不但说她有比可爱,更重要的东西!这天,天空再没有阳光…换来是阴暗.乌云密佈的天气。天气如此没生机,难道人却有生机?这样便一天?“铃铃…”放学的钟声响起。杨红雨看着时钟,上面写着“3:00”,是放学了吗?怎么这天好像浑浑噩噩?因为没有功课的关系,她便去了美术学会。这也难怪,因为画画是她唯一的兴趣;没有功课,便不去自修室,她便会去学会,打发时间。“刘轻缘?”原来刘轻缘不在美术室,所以杨红雨拿好画具,从去昨天的地点…那静谧的仙景。没有阳光,没有清风,没有生气..本来是“仙景”,却变成死寂的“地狱”!是因为乌云的关系?空气很闷热!本来没有可以留恋的地方,突然,蜻蜓它在飞动。“蜻蜓?”杨红雨轻轻自喃。对她来说,这是十分熟悉的昆虫。自她有记忆以来,自她懂得画画以来,蜻蜓是她第一样画的东西。既使空气闷热、环境死寂,她停下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进入了回忆。“你在画什么?”“你是谁?”“你在画什么?”“蜻蜓。”“噢…女生不是喜欢蝴蝶吗?”“我也喜欢,但更喜欢蜻蜓!”“因为我的名字有个‘蜻’字。”“我喜欢足球,你喜欢画画。”“你想玩吗?”“好呀!”是童年的往事?怎么又浮起在脑海了?她执起画笔,把画板靠在大腿上,再次写出昨日的至爱…蜻蜓。不同的是,她的画技已经进步了。偶尔吹来的一阵死风,轻轻的摇动她的辫子。尽管身边的环境是多恶劣,在画中的一切却是美好。当画完成到八九成,天色愈来愈沉,就如有什么要发生似的!本来飞舞在半空的蜻蜓,多也不知去到哪儿了…但她却没有停下来,继续画…“陇西兴,走了吗?”“练习完,还不走?”刚刚练习完毕的陇西兴,更显阳光气息,刚踏出泳馆的他,便看见一群女生。但…什么少了一个人?是杨红雨。他的心情怪怪的,就像有什么缺少了似的,但具体是怎样,他却说不出…他仰首看天,只见乌云。不知杨红雨在作什么呢?眼见前面一群女生,他露出阳光的笑容。“画好了!”杨红雨念道,抬着看见,本来已经灰灰的天空,现在更灰。令人内心不禁心寒…“好像电影中,有丧尸出现的感觉。”她心想道。本来已经死寂的环境,变得更死寂,再听不见任何动物的声音。然而,真的有丧尸要出未吗?瞬间,她彷如听见脚步声,愈来愈近…丧尸?她紧紧地捏着画板,纤纤十指牢牢扣着书板。脚步愈来愈近…是谁!?“你是谁?”脚步停下,传来陌生的声音,但声音却很温柔。正当她转过头来,看到熟悉的景象…现在只有死寂的空气围绕着他们。“你是谁?”传自一个男生,手中拿着足球。昔日的迷你足球装,现在的校队足球装;昔日的孩真样子,现在的俊俏面庞;昔日的小眼睛,现在的深邃黑目。他是谁?冯冲安——足球队队长。“我…”杨红雨无言以对,眼神失去光彩,努力的回想过去。“爸爸说我不能让来玩了。”“为什么呢?”“因为爸爸要去外地工作,我想再也不能回来了。”“那我们还会见面吗?”“一定会!一定会!打勾勾?”“好了!再见啦!”“我叫杨冯冲安,你还记得我?”冯冲安把视线移到杨红雨的画作上,是蜻蜓,令他更肯定杨红雨是他童年玩伴,所以鼓起勇气自我介绍。当他的视线移回杨红雨身上,他怔了…为什么她变了这么多?以前甜美的面庞不见?他看见杨红雨老土的打扮,心里怪怪的。“当时,我们没有交换名字!”杨红雨抬头,重现神彩的眼神。“是吗?那我认得你的打扮,那辫子。”冯冲安伸手往杨红雨的辫子指去。“还记得打勾勾吗?”杨红雨看见以前的朋友,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把羞涩拋到九里外。杨红雨再没有低下头,直视冯冲安,是一个活动型阳光气息的男孩。同时也看见一个足球,这个足球的确勾起不少回忆。“记得。”他温柔地说,语罢,提起竖起尾指的手…杨红雨轻轻勾上,当她碰上冯冲安的尾指,感到温暖、快乐、美好,通通也不能以笔墨形容。“我很高兴!”杨红雨说出自己的感觉,露出一抹浅笑。这抹浅笑就把她的气质释放出来,是清秀、脱俗的气质,不禁令冯冲安眩目。“看见我?”他语调十分淘气。“哈哈…是呀!”再度露出笑容,配上泛红的脸色,十分美丽。她很美,是心灵上的美…虽然戴着粗框眼镜,却没有掩住她的美。本来闷热得很的空气,变得有凉快。本来死寂得很的环境,变得有生机。本来沉沉的杨红雨,露出少女的气息。本来疲倦的冯冲安,看见美的真谛。突然,一滴一滴的雨水从天而降,轻轻地打在二人的脸上,打在足球上,打在湖上…本来画着蜻蜓的画纸,因为被雨水击中,渐渐化开。蜻蜓已经不是蜻蜓了。雨下着,二人四目交役,彷彿互相看穿心境。杨红雨心里想着:他是童年的玩伴吗?真的吗?我看见他…有总说不出的感情。为什么?冯冲安心里想着:是她!是她!虽然她是土头土脑的女生,但已经不重要。“我叫杨红雨。我们以后还会见吗?”杨红雨淡淡道出,雨点没有停下来,仍落在湖上,落在树上,还落在他们二人身上。“当然会!我们是玩伴嘛!还要打勾勾吗?”他轻轻一笑,露出酒涡。他给人的感觉是酷酷的,但露出笑容后,却是另一种感觉。虽然他的笑容没有陇西兴那样阳光,但却给人舒服的感觉,为什么呢?“你是足球队队长吗?”杨红雨道,把视线移到足球上。“

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杨红雨,冯冲)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杨红雨,冯冲)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杨红雨,冯冲)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杨红雨,冯冲)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杨红雨,冯冲)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