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蝶衣飞》蝶衣是同性恋吗 直人 蝶衣飞强攻

更新时间:2019-05-23 18:32:31

《蝶衣飞》蝶衣是同性恋吗 直人 蝶衣飞强攻 已完结

《蝶衣飞》

来源: 作者:浴雪沐风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陆延,小翠

独家完整版小说《蝶衣飞》是浴雪沐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延,小翠,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会见到他的,你现在还不算大弟子,你要参加完洗礼才能算大弟子。” “陆延,你知道吗?我觉得好笑,可我又笑不出来。我的命似乎不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会见到他的,你现在还不算大弟子,你要参加完洗礼才能算大弟子。”

“陆延,你知道吗?我觉得好笑,可我又笑不出来。我的命似乎不在我手上,我来到这个世上,我什么都不懂,有家不能回,我天天提心吊胆时时留意处处小心。可我什么时候成了大弟子什么时候又被暗杀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想平平安安的生活,可是现在呢?你在听吗?”屋子里好安静,只剩下我说话的声音和蜡烛燃烧的声音。

“我在听。”

“我看不清你,晚上就更看不清了。现在我看不清了,我要瞎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别担心,我估计你的眼睛是因为大脑被钝物所击眼睛充血,再加上你受伤和受刺激而导致,回头我带你去找师姐,她的医术很高,她肯定有办法的。”

“我怕蛇,可是他们放好毒的蛇,好多蛇爬过来。我晚上都不敢睡的太死,我在家里放了好多雄黄,刚才我又梦见蛇了,我好害怕——”我真的不敢想象还会有什么东西会来对付我。

“别怕,有我在,你放心。”

“你别走,在这里陪我,等我睡着你再走,我害怕。”

……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我醒来时,听见外面小鸟细微的叫声,很好听,我似乎闻到了太阳的味道。

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儿,陆延进来了。

“姑娘,来,吃饭。”还是陆延喂我,今天的味道比昨天的好。

“陆延,你昨天的汤没放盐。”我感觉他顿了一下,“还有啊,粥也糊了。以后我做给你吃,我做的东西可好吃了。”我怎么忘了,我以后怎么做饭?“我教你怎么做吧!”

“好!”

“陆延,你带我到外面去坐坐吧!”

由于模糊的视线,我感觉不到阳光是否刺眼,只是听到水流的声音,轻轻的风拂过脸上。这样的安静是少有的。

“陆延,真的谢谢你!昨天晚上是我睡得最好的一次,谢谢你!你给我说说你的经历吧!我还没听你说过呢?”

正文红妆如斯

“我是个孤儿,父母早亡,我带着妹妹一路讨饭,饿晕在路边,是师姐救了我们。师姐把我们带到师父那里,师父收留了我们兄妹二人,还教我一身本领……”

他的故事可以很长很长,也可以很多多,可是也可以简单的概括。江湖险恶也罢,江湖精彩也罢,就如身份是我的累一般,声明也成了他的累。名声越显,越是孤独,名声越大,越是无奈。他有他的故事,我有我的人生,我们都不能左右,而我们都必须面对。就这样有一言没一语的聊着,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听着厨房那边传过来的并不和谐的锅碗瓢盆协奏曲,我突然觉得如果这样的平静的生活不正是我想要的吗?我闭上眼睛,其实睁开眼睛也是无济于事的,感受着轻轻的凉风,真好!这一顿午饭吃得很安静,我也没有说话,而他,本来话就少。饭菜的味道并不怎样,可也难为了他,不但有厨房,有厨具,还能屈尊为我做饭。后来的我才知道,哪怕这样平静的粗茶淡饭也是奢求,当然,这是后话。

“陆延,谢谢你!你送我回去可以吗?”我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但是想来也不早了,还有一大家子等我呢!

“可以!”

“回去以后,我是岳卓岳公子了。”这话像是对他说,也是对自己说的。

“知道。”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有些事不要告诉别人好吗?”其实我是多次一说,他这样的Xing格半天不说一句话,怎么会多舌呢?

“是。”

“好了,带我走吧!好可惜,我看不到这里的景致,我也看不清你的样子了。”

再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听到马蹄声和呼呼风声。再以后听到了叫卖声,想是到市集了,可我没有勇气掀开帘子看外面的世界。热闹是他们的,我只有模糊的一片。

“公子,到了。”陆延伸手扶我下车,难为他还知道我家在哪里。

“谢谢!”

马车外的强光让我有些不适应,眼前模糊的一切让我感觉有些陌生,不过是几日前的事,怎么就恍如隔世了呢?

陆延去叩门,开门的是福伯,看见是我,很激动。

“岳——公子,你回来了,陆大侠,你们?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公子你怎么了?”福伯居然有些语无伦次。

“福伯——”我转向福伯的方向,“我没事了,进去再说吧!福婶、周姑娘、小翠呢?”陆延搀扶着我进门,原来我怎么没留意大门口有台阶呢?

“公子,你?”福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想来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岳大哥——”“公子”老远就听到了周丫头她们的声音,我看见她们模糊的身影朝我跑来。

“福婶。”我摸索着拥抱她,我感到她的身子有些僵硬,院子里瞬间安静下来。“怎么了?我回来你们不高兴?”

“高兴高兴,可是——”我隐约看到福婶在抹眼泪。

“我的眼睛不是不是完全看不见,只是没有以前那么清楚而已,好了,福婶,别哭了,都进来吧,我把这几天发生的都告诉你们。”

我告诉他们我被人挟持,幸亏陆延救下我以及我在小屋养伤的事情。而我也知道这几天把她们也急坏了,周丫头还去惊动了官府。朱掌柜也过来找过我几次,他也急了。

“岳大哥,是谁绑架了你?”这个丫头今天倒是少有的安静,此时冷不丁的说一句还让我有些意外。

“张子瑜,那天你见到的恶少。”

“我饶不了他!”她的话说得咬牙切齿,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福伯、福婶,你们带陆大侠去厢房休息,周姑娘和小翠留下,我有话跟你们说。”是时候告诉她们了。

他们出去后,我示意周丫头和小翠坐下,这一时间我还不知道从何说起。

“小翠,我眼睛看不见了,以后很多事都得麻烦你了。”说着,我扯掉了头上的发带,屋子里又陷入安静,想来她们又被吓到了。“对不起,一开始我没有告诉你们,我是个女子,今年十九岁,双亲不在,变卖家产来京投亲,怎知亲戚已故,不得不自力更生,世情复杂,不得不女扮男装,并非存心欺瞒,还望两位妹妹见谅!”说罢,我深深弯下腰去,小翠赶紧扶我坐下。

“公——小姐,你不但救了我还收留了我,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敢怪你?这下更好了。”小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琬儿妹妹,你虽然不说,但我知道你必出生于大户人家,我不想牵扯官府之事,所以没有早点告诉你,你别见怪!”这个丫头,自尊心怕是有点儿受不了,单不说我骗了她,她的错示情意也付之东流,我怎生还?

“岳姐姐——不怪你,不怪你,我,——”她跑了,我示意小翠跟出去,说完这一切,突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天色已经晚了吧,我的眼睛在强光下还可以看到模糊的景象,而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的视力就越来越差了,我摸索着想要喝水,却听到“咣”的一声响,我把杯子碰掉了,我俯身去捡,手却碰到了锋利的瓷边,“啊——”

我一下坐到地上,这个时候我才感到真正的绝望,一种无言的绝望,不想哭,不想吵,也不想叫,只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彻骨的寒。也不知道是谁进来扶我做好,拿起我的手,帮我看伤,帮我敷药。

“岳姐姐——”

“琬儿妹妹。”

“姐姐,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你这样,我们都不好受。”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我真的没事,习惯了就好。你别急啊!”我转而安慰她,“好妹妹,还怨姐姐吗?”

“姐姐——”这丫头倒是哭开了?

“别哭啊,真的没事。”我只有拍着她的肩膀。

“姐姐,我不怨你,我怨我自己,我还给你惹麻烦,惹你生气,我一点都不懂事。”这丫头还挺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嘛。

“好了,你哪里给我惹麻烦了?你那么可爱,那么善良,脾气是坏了点儿,可是没有大碍呀!你是我们大家的开心果儿。”

“唔——”哭得更厉害了,我不敢再说话了,只有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她真好,可以肆无忌惮的笑肆无忌惮的哭。

“姐姐,谢谢你!”

“谢我什么呀?你既然叫我姐姐,我就要说你了,你离家出走这么久了,该回去了,以后要出来玩儿要跟家人说好,不要乱跑,我走了你们都急成这样,你走了你家人还不急死啊?”

“嗯,我听你的,我也要回去了,我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以后我出来还到这里来可以吗?”

“当然,如果你愿意,这里就是你的家。”

“姐姐——”这个鬼丫头又把我抱得紧紧的。

精彩评论:

爽文啊,作者(浴雪沐风)有开金手指的雷达预警,以镇压太平天国起家,然后藩镇推反满清,打败俄国夺得故土,然后种田,第一次世界大战利用飞艇潜艇打败美国分割美国,分裂民主俄国,红色俄国,二次世界大战扶持奥斯曼两个俄国,利用飞机对抗西方灭亡占领美国,夺得澳洲,分裂印度,建立世界霸权,然后经济文化领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