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花袭》养花种田文 玻璃 花袭妖孽受

更新时间:2019-05-22 18:18:00

《花袭》养花种田文 玻璃 花袭妖孽受 已完结

《花袭》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妹姒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韩丽娘,韩母

独家完整版小说《花袭》是妹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韩丽娘,韩母,书中主要讲述了: 韩母的动作十分轻柔,微微有些粗糙的手指肚按在她的头皮上温温热热的,十分舒服。更从不会将花袭人头发丝弄乱,扯得她疼。 “娘,家里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母的动作十分轻柔,微微有些粗糙的手指肚按在她的头皮上温温热热的,十分舒服。更从不会将花袭人头发丝弄乱,扯得她疼。

“娘,家里是不是该添个下人了?”花袭人闭着眼睛,道:“清元哥已经中了秀才,算是有身份的人了。所以家里就是用下人,旁人也不会闲话什么。又不是用不起。”

韩母的动作顿了顿,摇摇头轻声道:“娘知道你手上有些银子……但你的银子就是你的银子,将来好留做嫁妆用的,怎么能胡乱地花掉?这几年若不是你能干,变着法子各种借口各种理由的补贴家里,清元怎么能安心读书,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他爹当年可是都三十多了,才好不容易才考中秀才的。”

果然韩清元是遗传了他老爹的读书天分,也就是不咋地吗?怪不得韩清元那么努力书读的也就那样……花袭人心中腹诽道。至于韩清元小小年纪就过了乡试……若是提前知道命题还不能考过的,那他岂不是是笨到家没救了,趁早将那些书本都塞进灶膛当了柴火吧!

“你给清元张罗买回来的那些笔墨纸砚的,清元都同我说了,都是很好的东西,要花不老少的银子呢!因为清元读书是正事儿,不比其他,所以你在这上面的心意我就默默地受了……可像添下人这种事情,家里又没有那么多的事情真忙不过来。就算真忙的时候,请乡里相邻的帮工也就做了,那工钱也能替困难的贴补些家用,又何必非要添什么下人呢?这种不必要的开销,我若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那我韩家就成了什么人家了?所以我不答应。”

韩母将花袭人发间的皂角末冲洗干净,再用干布包住湿头发绞了几下,而后连布都盘在头发上,用头绳将其固定在头顶顶着,才开口微叹道:“什么时候你清元哥能用自己挣到的钱买回的下人,我用的才安心呢。”

花袭人笑着听韩母说完,才嬉笑地开口道:“娘,您错了。清元哥他骗您呢!那些笔墨纸砚啊什么的,其实都是一般的东西,才不是什么上好的东西呢!”

她赚到的钱,才不会随便花掉。

韩清元如今使用的笔墨纸砚都属于消耗品,能用的顺手不是劣质不堪的就行了,他指望着能用什么!几两银子的一张纸,几百两银子的一个墨锭吗?美不死他!

花袭人浸坐在木桶中,低着头轻轻撩拨着水。

她住的是家中一排五间房屋的最西边的一间。乡下的房屋都建的高大宽敞,她早几年为了沐浴方便,便请了村里的工匠隔了一个小隔间出来。

平日里挂一个花布帘子挡着。

花袭人不必往那布帘子下面的缝隙去看到此时那里多出来的一双绣着兰花的缎面鞋,就能够知道此时她正端着一碗姜汤站在那里。姜汤的味道还是很浓烈的。且,在帘子旁边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盆她精心养育的金桔正值硕果累累的时候。

她“精心”培育的植物,能告诉她很多很多。

花袭人拨水的姿势频率都没有稍动一下。

终于,韩丽娘掀了帘子进来,温柔地笑道:“花妹妹可舒服些了?给,温度正好也不烫口,你赶紧喝了吧。”韩丽娘将碗递给了花袭人。

花袭人将光白细嫩的胳膊从水中伸出来,接过了碗,一口气咕咕咚咚地喝完,再将碗还给韩丽娘,仰面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感激的笑容,道:“谢谢你,丽娘。”

“一碗姜汤,也值得你谢。”韩丽娘温柔地笑了笑,目光流转,在花袭人脱下来挂在椅背上的衣服上看了几眼,便道:“花妹妹,我瞧你换下的衣服都湿透了,我顺道给你拿走洗了吧。”

“那怎么好意思!”花袭人立即瞪大眼睛摇头道:“我自己能洗的!”她的嘴角还残留着几滴褐色的姜汤,看起来有几分滑稽好笑。

韩丽娘抿了抿嘴,露出唇边的小酒窝,对花袭人道:“花妹妹你一大早起来,又来回走了那么多的路,又淋了雨,定然累坏了的。我不过是顺手帮你洗几件衣服,值得什么。花妹妹,你别同我客气就是。”

这是韩母也点头道:“就是就是。袭人你只管歇着,那些脏衣服让你姐姐帮你洗去。”说话间转身将那些衣服往韩丽娘怀中一放,全交给了她,交待道:“被雨淋过的衣裳要立即过清水,不然好好的料子就都给毁了,可耽误不得。”

如此花袭人也只好点头,感激地道:“那我的衣服就麻烦丽娘了。”

韩丽娘摇摇头表示不麻烦,抱着衣裳就掀帘离开了这小隔间。

只见她到了内室,回头看一眼晃动的布帘,便将碗轻轻放在房间内的方桌上,之后便将怀中花袭人的衣裳摊开,一件件地捡看起来。

她的动作,花袭人一一“看”在眼中。

她闭了一下眼,转头对韩母道:“娘,谢谢您帮我洗头呢。不过,剩下的我自己洗好了。”她双手交替,遮住自己未曾发育的小馒头,对韩母露出不好意思又格外讨好的笑容。

韩母见她是害羞了,便嗔道:“你这丫头,开始知道不好意思了啊……行,我不看你了。你洗好了叫我,我再来帮你把水给弄出去。”

“嗯。”也许是热水熏的,花袭人的小脸上露出晕红。

身在外面的韩丽娘听到了二人的交谈,面上闪过一丝慌乱,赶紧将衣服拢住了一起搂起来,腾出一只手去拿碗。

韩母掀帘走了出来。

她看到韩丽娘还在房里,不由愣了一下。而韩丽娘的目光却只盯住那布帘子被掀起的瞬间,直一闪而过地看到花袭人并未转头往这边看时,才对韩母讪笑了一下,匆匆往门外走了。

韩母没有开口,皱眉跟着韩丽娘离开了。

关上房门,韩母才板起面孔问韩丽娘道:“你刚刚留在她屋里干什么?”

“娘,我没干什么。”韩丽娘脸上闪过一丝异样,解释道:“花妹妹的衣服一团乱,我总要看看里面有没有夹着什么不能洗的东西吧?”说完,她像是被自己说服了一般,神色也正常了起来,转身往院子东南角水井那里走。

韩母皱眉跟上了她。

二人到了井台边,韩丽娘将空碗放在地上,拖过大木盆将衣服一股脑儿丢在里面,而后蹲在地上重新开始翻捡起来。

韩母站在她面前看着。

没一会儿,韩丽娘果然从衣服中翻出了一个绿色打底绣了水仙花的荷包来。荷包已经有点儿湿了,那绿色也变得深一块浅一块的。

“我就说吧?”韩丽娘垫了垫手中的荷包,轻松笑道:“这荷包里说不定装着什么呢,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浸了水。花妹妹有时候就是丢三落四的不讲究。”

说话间,她就想要打开荷包。(求推荐票!!啊!新书榜都上不了,很忧伤!)

精彩评论: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妹姒)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妹姒)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妹姒)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