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杀青香》杀青香萦索小说 弱受 杀青香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9-02 20:15:19

《杀青香》杀青香萦索小说 弱受 杀青香别扭受 连载中

《杀青香》

来源: 作者:萦索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周瑛,金夫人

主角是周瑛,金夫人的小说《杀青香》此文是萦索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前世她被热油泼过之后,体质极差,动辄伤风感冒。一到雷雨天,还容易关节肿痛,不良于行。多年精心的调养,也不过看起来像个正常人罢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世她被热油泼过之后,体质极差,动辄伤风感冒。一到雷雨天,还容易关节肿痛,不良于行。多年精心的调养,也不过看起来像个正常人罢了。

以周瑛对金夫人的感情之深,不知道每每看到她这张脸上写满了痛苦,是什么感受?

会不会想到金夫人临终那几个月?

这么一想,周至柔心里安定多了。

也是从这一刻起,她才相信周瑛这一世,大概不会走上辈子的老路,和她为难,视她为仇。

弄死她又如何呢,他也不会好受啊!说起来,他们本来就也没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反而有共同的对手,就是他们的父亲周庆书。这辈子,大可以联手的!

“周至柔,你越来越卑鄙了哦!利用了他内心唯一的柔软——对金夫人的眷恋!“

“但我现在年龄还小,毫无自保之力,不依靠他又不行。再说,金夫人灵位前,我以孝女身份祭拜了,又和周瑛达成了协议。将来成亲生子,生下的孩子有他和金夫人血脉,让他可以将亲情倾注在孩子身上,也算全了他对金夫人的愧疚眷恋之情。“

各种想法快速一转,周至柔差点忘记她刚刚的疑问,是梁音如何查出她的身份。

“多谢梁大人为我解惑。“

她复又规矩的坐在椅子上,小手放在双膝上,安静又乖巧。

看似小白兔,其实小刺猬。

范师增大感头痛,看了左右两边,以擅长断案的刑部主事以及大理寺左寺丞,脸色未必比他好看到哪里去。

“你兄长的事情暂且不谈。先说说你,你愿意留在庄家,当一名小小的丫鬟?“

“若你愿意,我可以联系你的本家,送你回家!“

周至柔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只是睁着懵懂无辜的眼睛,偏头看着梁音,“梁大人说的周家,是不是把我父亲驱逐出家族,还把我兄长的名字从族谱上划掉的周家?“

“呃……“

周家私事,外人更不好议论了。

拿着周庆书的书信,梁音尽量柔和声音,“你放心,我有你父亲的书信,必然会将你安置的妥当!况且周家,也不是七年前的周家,你父亲也不是七年前的人了。“

刑部主事姜烨补上一句,“周家应该早就将你父亲的名讳,重新记载族谱上了。你回去,是理直气壮。“

周至柔笑吟吟的,没有任何反对,心里却在想,“不愧是做刑侦的,哄骗起人来头头是道。我若不是上辈子经历了,也不相信我直到出嫁前一天,才草草在族谱上记了一笔。“

“大概是没有人以为我能活到出嫁那天吧?“

“周瑛要为他的嫡子身份争一争,那我呢?我要是放弃了,他肯定非常生气。再说了,我早一天回去,就早一天看秋氏的脸,天天仰人鼻息,何必呢!“

她保持微笑状,正打算含糊其辞,忽然间,抱夏厅的门打开了,周瑛那张猪头脸出现了。

“你们要对我妹妹做什么!“

他冲过来,站在周至柔面前,张开双臂做母鸡保护小鸡对抗老鹰状,

“不许伤害我妹妹!“

“呃,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你们三个人行为鬼祟,单独把我妹妹叫过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周瑛激动的说。

他多活了一辈子,的确敏感聪慧多了,刚刚还在和同窗议论,心里滤过一丝不安,就赶紧过来,果然听到他们打算带走柔娘!

“周公子,请慎言!“

被一口叫穿名字,周瑛脸上没有任何尴尬不安,大概是猪头脸赋予了他强大的遮掩能力。他肩膀颤抖着,“我就知道!就知道!你们是为了我母亲留下的钱财来的!“

“胡言乱语!“

“一派胡言!“

未来的帝师范师增尤其气愤,不过怒火中他还保持理智,朝左右看了看,淡然笑道,“就香枫里发现的一两万银子,怕是买不动前程似锦的梁大人,也抵不过刑部的严苛律令。“

说完,他用失望的眼神看向周瑛——这孩子,原本不知道身份,他被对方努力上进的样子欺骗,还收为弟子。现在想想,真是走了眼!

周瑛用他上辈子的隐忍压抑,换来这一世的强占先机。他颤抖着声音,眼眶红肿着,一滴眼泪噙着,就是没有落下,

“什么几万两,我说的是我母亲留下的百万生意!涉及北汉东齐国和南魏三国的生意!你们说,不是为了这个才千方百计要找我们兄妹!“

“呃……“

未来的帝师大人沉默了。

他看向消息灵通的大理寺左寺丞。

梁音缄默不语,看来早是得到消息。

周瑛再上前一步,激动的声音都变了,而随着他的话语,那颗眼泪终于滚落更增添悲情,“我母亲身子虽然不好,但庄子上有大夫,早开了药方,说仔细些照看,这个冬天不妨事的。可是收到我父亲的家书……不到两个月就去了……“

“那两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发现庄子上换了人手,好些母亲用惯的人都调走了。我问母亲,她说是正常的生意调动,还叮嘱我,叫我听话,好好读书,旁的事情不要管。“

“我答应了。我要是知道那关系她的性命,我怎么能不闻不问?“

周瑛“崩溃“的哭了。

随着他的低声抽泣,在座的三人心头升起明悟——感情金夫人之死,另有内幕?

“这是你的胡乱猜测!“

“我是瞎猜的!“周瑛承认,“你们以为我愿意吗!“

“我娘死后,我妹妹……也病倒了。“周瑛指着周至柔,“你们知道那群香枫里的下人怎么做的吗?她们换了一副面孔,表面忠心耿耿,实际编造拙劣且残忍的借口,说我妹妹中了邪!“

“中邪就要驱邪。我当时沉浸在丧母的悲痛中,发现妹妹的确和平时大有不同,就信了她们的鬼话。还出钱她们请了道士做法,谁知道,差一点点,就害死柔娘!“

“我妹妹当时才多大,病恹恹的,能和谁结仇!谁处心积虑要她死!“

“要不是图谋我娘留下的财产,谁会丧心病狂要她的性命!“

周瑛痛哭不已,双手捂住脸,

“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娘没有把家产留给我妹妹,而是留给了我……“

精彩评论:

干娘被杀,后爹黑化,画风转的太突然了。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哪怕是为王的道路。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毕竟退到底线,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