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焚苼阁》双苼 章节目录 焚苼阁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7-27 20:11:44

《焚苼阁》双苼 章节目录 焚苼阁清水文 已完结

《焚苼阁》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行云且贤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欧阳盈,容霖

完结小说《焚苼阁》是行云且贤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欧阳盈,容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小姐,我们到京城了。” 一片白光略过,耳边原本寂静一片,也开始渐渐出现了喧闹声。 玉琴冉闭着双眼,紧抿着唇,一只手还在紧紧的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我们到京城了。”

一片白光略过,耳边原本寂静一片,也开始渐渐出现了喧闹声。

玉琴冉闭着双眼,紧抿着唇,一只手还在紧紧的抓着容煞玦。

忽而听见了极清楚的一句话,便张开了眸子一瞧,一轿子从面前穿了过去。

说是穿过去,因为玉琴冉亲眼看着那轿夫抬着轿子,从自己、容煞玦的身体穿过去后,并无异样的继续前行。

玉琴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温度也有气息。视线巴巴的跟着那轿子看了很久。

“冉儿,别怕。

我们现在是在契约里面,看见的是签约人相关的记忆。内容是为了替他女儿和整个家族复仇,所以接下来,你会看见最关键的一段记忆。”容煞玦拉着尚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玉琴冉,跟着那轿子,追了过去。

容霖萧缓缓的跟在最后,也不说话,也不阻拦,饶有兴致。

“我自从入了焚苼阁,便知道这世间除了人力还有更神奇的。

阿玦,是不是我的契约也是我家人为我签的?”玉琴冉偏头看去,眼中无神,似疑惑,也有不满。

容煞玦哑口无言,也不停下去解释,跟着走着。

契约里这是贺庆十五年,春。

跟着轿子里的姑娘,玉琴冉第一次看见,辉煌无比的皇宫,第一次见到了威仪无比的皇帝。

玉琴冉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好像和自己平日里见到的街道、人群毫无差别。

不过,人群来往,谈笑如常,却都是看不见他们三个局外人的。

“……欧阳盈鸢,才学过人,品貌双全,得体大方,深得朕意,封妃,赐号盈,入住沅泉宫,钦此!”

台阶之上,一位公公正在宣读圣旨的内容,阶下跪着受封的女人,正是此前轿子里的姑娘,欧阳盈鸢。

“欧阳盈鸢入宫不久,就得到了皇帝的宠爱,且封了妃号,有了自己的宫殿。”彼时,容煞玦正在为玉琴冉细细的讲述这一段稀松平常的故事开端,“不过,欧阳家族乃是栖全镇一大族,如是继续追查,还能发现他们与前朝有着些许关系。

欧阳家的势力并不在朝中,但是……”

玉琴冉并没有接着去听,而是被从身边经过的欧阳盈鸢吸引了目光,不禁跟着走了过去。

“小姐,咱们虽然是千里迢迢来的京城,怎么就能任由那个女人欺负你啊?”欧阳盈鸢身边丫鬟足足抱怨了许久,一边嘴上唠叨,一边指手画脚,眉飞色舞的。

欧阳盈鸢本也是阴沉沉的脸,听着听着倒笑了起来:“阿月啊,你可真是。说半天,你倒是不嫌累的。

不过谁让人家是贤贵妃可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我才进宫多久啊。

罢了,我欧阳家的儿女都不是懦弱的人,下次,我可不会放过她了……”

欧阳盈鸢举手投足似还有一点江湖儿女的味道,引得玉琴冉一再改观,甚至惊讶。

明明看着温柔贤淑、小鸟依人的欧阳盈鸢,言行举止却又是落落大方、颇有大家之风。即便是遇上了个别妃嫔的刁难,也能巧妙化险为夷,甚至叫人挑不出刺。

“皇上,就是这样喜欢上她的吧。不过既然如此,怎么又会……”玉琴冉偏偏还是在意那个契约,一再开口。

此刻,容煞玦却面露难色,心有所测。

皇家之地,向来纷争几多,勾心斗角。除了前庭的皇子之争,便是后宫之内的女人间手段不一。

玉琴冉一直生活在他们容府,不曾见过皇宫的斗争,不曾被渲染得知那波谲云诡的生活。

但凡能懂一点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那么也就该懂了为何欧阳盈鸢会惨死。

“你不妨先看下去。”便在容煞玦迟疑之际,容霖萧开了口,先走了去,跟着欧阳盈鸢,似也在体会她的人生。

“太好啦,小姐,你现在有了身孕,我看她贤贵妃还敢不敢趾高气昂。”阿月丫鬟的每一句话总是那么的生动灵气,传进欧阳盈鸢的耳畔时,也总能被带动的心情愉悦起来。

此刻,她便是轻轻的笑着,拉着阿月坐了下去。

“阿月,贤贵妃自己也是怀了孩子的,她高傲她的,我只在乎我们母子还有你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不过我还是希望我能生个小皇子,不为了争权夺利。毕竟,若是小公主,只怕免不了将来被人指婚,嫁到一生都见不到的地方去。”

玉琴冉就站在了欧阳盈鸢的对面,抱臂旁观,也有一丝的奇怪。

现在的欧阳盈鸢好似已经和刚进宫那会,不太一样了。也不知是哪里不同,好像是说话的语气,又好像是眉眼间那一点点的担忧。

“她怀孕了,不是应该高兴么,为什么我感觉她好像很害怕,也很难过?”玉琴冉突然指着欧阳盈鸢问道。

容煞玦一惊,偏头看去,又回过头看了看正在嘱咐阿月的欧阳盈鸢。

“贤贵妃似乎和皇后也是不和,我们接下来可要小心仔细,不能被人利用了,知道么,阿月?”欧阳盈鸢说完这句话,脸上显得极为疲倦,叹了叹气,就起身去休息了。

“这是,什么意思?”玉琴冉再度发问,那满脸期待的样子,让容煞玦愣了片刻。

容煞玦脑海里模模糊糊想起来一些事情,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年纪还小,父亲第一次带他进入契约之内时,问东问西,还总是跑来跑去,对什么都很有兴趣。

“皇后和贤贵妃不和,而如果人真的不是欧阳盈鸢害死的,那么显然死去的贤贵妃是被皇后害死,然后嫁祸欧阳盈鸢。”容煞玦摇摇头,表示这样的故事,他也屡见不鲜了。

“皇帝笨么?”玉琴冉一开口,叫容霖萧都忍俊不禁,和容煞玦一起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容霖萧很快发现,玉琴冉并不是一句玩笑话,且有她自己的见解。

玉琴冉一边走着,一边想着:“皇帝既然不笨,自然明白一个无权无势的欧阳盈鸢不会去害死一个有权有势的贵妃。

何况,欧阳盈鸢此刻也有了身孕,不会铤而走险。

如果皇帝知道,是皇后杀人,也就意味着,皇帝默许了。

再然后,其实皇帝最爱的女人,根本就是皇后一个人吧?”

玉琴冉的话,容煞玦听完只觉得脑海里铮铮作响,久久不得平复。

玉琴冉道出的,只是事情最容易看出的那一部分真相,而深处的水,绝不只是这么浅浅一汩。

精彩评论:

哈哈哈拜读阁下的毒书单前我都快丧失对网文界的信心了。没有涉猎这么广泛,但已经很有马粪里捡豆子的感觉。天残地缺的那算友好,你知道它已经离屎不远。最可悲的是貌似完整的,你得有勇气洗干净了放进嘴里才能知道到底磕不磕牙。一般来说,十之八九,呸呸呸!事到如今也没办法,说实话几十年来国产的实体书也就那么回事还相对获取麻烦(我以前有个标准,五年后还在还热卖就去看,现在想想诸如狼图腾这类的玩意儿恐怕这检验期还是太短),无奈,捏着鼻子接着捡,同时还要催眠自己:文笔老套可是设定新颖啊,主角(欧阳盈,容霖)滥情可是背景有趣啊,三观不正还想私货…去死…弄得自己像是那个主动找裁缝受虐的魔鬼。发这个评论目的有三:一是共鸣。科幻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