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入侯门坑似海》一如侯门深似海 腹黑攻 一入侯门坑似海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0-07-06 16:15:07

《一入侯门坑似海》一如侯门深似海 腹黑攻 一入侯门坑似海免费下载 连载中

《一入侯门坑似海》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呙子唁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李奕轩,李奕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呙子唁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一入侯门坑似海》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奕轩,李奕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那男子在她耳边怒斥一声,“该是我问你,一个女人,为何出现在军营附近。细作?”他已经观察她很久了,身材相当好。 趁着月色,花语柔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男子在她耳边怒斥一声,“该是我问你,一个女人,为何出现在军营附近。细作?”他已经观察她很久了,身材相当好。

趁着月色,花语柔看到了岸边的盔甲和披风,我去,这货八成就是预计明日到达的李奕轩将军,那盔甲是将军的品级无疑。“公子放开奴家可好?奴家是附近村子里的良家子,似你这般坏了奴家的名声可如何是好?”没办法,现在只能先骗过李奕轩,再做打算。

“好大的胆子,竟敢骗我,附近方圆百里都没有村落。”李奕轩加大了手里的力道,另一手扣住了花语柔纤细的腰肢,以防她逃跑。这女人身上的香气,让他有些晃神,竟有冲动想要去啃咬她的脖子。“你倒是说说看你是哪家的良家子。”

花语柔咬了咬唇,她当然知道附近没有村落,本想欺负他初来乍到,不熟悉地形,没想到这货提前还做了功课,完蛋。此刻全身连武器都没有,真不知道,该如何脱身。他的力道越来越大,她快喘不过气了,这别还没整死他,先被他整死了可就不划算了。“公子,我知错了,你放开奴家,奴家招了就是。”

李奕轩稍稍放开她,“快说。”

“说你个大头鬼。”花语柔一转身,开始与李奕轩对打。

李奕轩虽知道她是女儿身,却也不让着她。招招致命,不留余地。

打架这事儿花语柔从来不曾怕过,她灵巧地躲过李奕轩的攻击,想绕到他身后,奈何他警觉的很,一手环住了她的腰,不让她逃脱。两人明明是在打架,可远远看去却像是在调情,此刻两人都半luo着身子,暧昧的紧。花语柔气急败坏,在他脖子处咬了一口。

李奕轩没料到她会有此一招,便放了手,“不知羞耻。”

花语柔迅速逃到岸上,瑟缩了一下,抄起地上的李奕轩的披风便裹在了身上。

月色下,李奕轩只看请了她的侧脸,是个倔强的女子。

“哼,想必你已猜到我的身份,谅你也难从这数万大军中找到我。”花语柔卷起地上的衣物便逃离了李奕轩的视线。

她身后的李奕轩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女人,有意思。”

第二日一早,花语柔才明白了人不能言之过早,通常会被风闪了舌头。

她猛打着喷嚏,吸了吸鼻子,她得了风寒了。

“花有枝,快点起来,将军命全军赤身操练。”赵勇急促地催着花语柔,花语柔却起不了身了。

赤身?我去,那男人故意的。她扔了一锭银子给赵勇,“我病了,想办法替我遮掩过去,这银子就归你。”

赵勇看着手里的银子两眼放光,这都够他回村里娶个媳妇儿了,“花公子放心,小的一定能帮你遮掩过去。”

花语柔忍不住翻白眼,灵魂真是太腐朽了,一定银子就让他改变了称呼。“快去。”

“以后小的全听公子的。”赵勇嬉笑着跑出了军营。

花语柔呼了口气,幸好离京之时银子带够了,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她又开始打喷嚏了,都怪那个李奕轩,这笔账一定要记在他头上。

李奕轩看着眼前列成方阵的数万大军,个个脱去了上衣,整齐划一地操练着。居然没有看见那女人!他有些失望,却又有些期待,期待这女人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李奕轩唤来随侍的士兵,“孙辉,去查查今日有谁没来操练。”

“是,将军。”孙辉领命而去。

小女人,看你往哪里躲。

营帐里的花语柔还在打着喷嚏,她瞄了一眼那件披风,当时定是脑子发抽了,才拿了他的披风,放在这里必然会出事。

夜里,花语柔悄悄来到将军的营帐,确定帐子里的油灯是熄灭的,趁着巡逻士兵换班的时候,潜入帐子里。

李奕轩居然不在帐子里,真是天助我也。她将披风随手仍在了他的床上,正打算赶紧撤离,却看见枕头底下好像有东西。

“这不是我钉在李奕轩牌匾上的匕首吗?这小子果然记仇,居然带到战场来了。”花语柔将匕首塞进靴子里,便离开了他的营帐。

夜探敌营的李奕轩一回来便发现了床上的披风,便知那女人来过了,也发现了枕头下的匕首不见了,他冷笑,“自作聪明的女人。”

一连好几日,李奕轩都不曾再命令士兵赤膊操练,也不曾派人到各个营帐里搜寻她,便以为他放弃了。花语柔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今日便是接到军令要上阵打仗了,她全身热血沸腾。

今日剿灭的是前朝的叛军,规模不大,我军在人数上已经是占了优势的。

花语柔一杆红缨枪冲进战阵中,奋力拼杀。她的枪从未见过血,此前都是和公子帮打闹,不曾真正杀过人。今日花语柔才感受到了战场的残酷,那些堆成山的尸体,有敌人也有战友。当真还是和平年代好,这战争之后,又是多少人失了丈夫和父亲。

敌军节节败退,李奕轩看清形势,穷寇莫追,便鸣金收兵。花语柔自然是躲在大军最后面,生怕被李奕轩看到。今日她也负了伤,不过都是些皮外伤。军中有些她认识的世家子弟,方才战场上的英姿,让她幡然醒悟,原来平日里,他们都是让着她的,不曾下狠手。

他们不曾出卖她的行踪给李奕轩,想必是太后关照过的。花语柔严重怀疑她的身边有太后的眼线,她自然是不会责怪老人家的一片关心,毕竟太后她老人家总是要第一时间知道打赌的结果的。

那湖已经被李奕轩盯上了,她自然是不敢再去了,只能在林子里找个隐蔽的地方处理伤口。毕竟她是女儿身,也不方便给军医看伤,纠结,幸亏此前李璟程给了她许多药,否则她可能要伤口发炎了。

“别动!”李奕轩从后面制住她。

Kao,这男人每次出现都在她尴尬的时候,此刻她敞开上衣,正露出肩膀准备上药。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呙子唁)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李奕轩,李奕)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呙子唁)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入侯门坑似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李奕轩,李奕),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