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生死帝尊》生死帝尊笔趣阁无弹窗 T吧 生死帝尊Basher

更新时间:2020-05-19 12:21:49

《生死帝尊》生死帝尊笔趣阁无弹窗 T吧 生死帝尊Basher 连载中

《生死帝尊》

来源:作客文学网 作者:夜阑 分类:玄幻 主角:方岳,衣长老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生死帝尊》的小说,是作者夜阑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嘿嘿,你不让我尝试,我偏不!出了什么事情,我堂堂方家的长老负担的起,用不着你一个毛头小子来规劝!”灰袍长老冷哼一声,他继续向那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嘿嘿,你不让我尝试,我偏不!出了什么事情,我堂堂方家的长老负担的起,用不着你一个毛头小子来规劝!”

灰袍长老冷哼一声,他继续向那吊坠之中滴血。

方岳苦着一张脸,站在旁边,神色里充满了拧巴和纠结!

方暮秋无语。

这货还真够专业的!他明白,这一切都是方岳的伎俩,他越是规劝,这灰衣长老的信心就越是充足!

方暮秋注意到,方岳背在身后的手指勾勒的速度不断提升。

吊坠上面的金光光芒也越发的浓烈。

之前只有一缕金光璀璨,如今却又千丝万缕,细密纠缠。

“老天开眼啊!这吊坠真的快要复苏了!只要有一件远古神器在手,这天下之大,谁能奈得我何?”

灰衣长老的笑声更大!

隐约间,他已经连方暮秋这个族长都不放在眼里。

啪嗒,啪嗒,啪嗒……

灰衣长老手指上的鲜血流淌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竟然消失了!

他手指的鲜血流干,吊坠上面金色的光华也随之暗淡起来!

“不!我不能前功尽弃,胜利就在眼前,希望就在心间!”

灰衣长老双目爆睁,他怒吼一声,竟然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刹那间,鲜血喷涌,好似喷泉一般!

“我的天啊!这是玩命吗?之前的割腕自杀,我都是听说,没想到这次见到真的了!”

方岳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嘴上的话语不停,还在继续唠叨:“长老大人,千万不要啊!修行之人,精血乃是根本!失血过多,会损害根基的!”

“哼,你这小子,休要管我!”

灰衣长老再度冷哼,正气凛然!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等修行之人,必须意志坚定,为了宝物,付出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方岳闻言,反复咀嚼,竟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长老大人性情坚韧,不怕付出,无惧牺牲,果然是我辈楷模,值得我等学习!”

方暮秋凝视方岳,他怎么看怎么感觉这小混蛋的头上应该长出两根犄角!这是把人往死理坑啊!看向灰衣长老,方暮秋眼中的怜悯之色,不由更浓!

被方岳夸赞一句。

灰衣长老不由有些飘飘然。

那吊坠上面的金光越发的浓烈,像是一轮小太阳一样,甚至都有些刺眼!

他的心中,充满各种的幻象与憧憬,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鲜血的流逝情况!

“咦?这金光怎么有点黑啊!”灰衣长老忽然感觉一阵头重脚轻。一股眩晕之感传来,下一刻,他已经在黑暗的世界里彻底沦陷,咣当栽倒。意识全无!

“唉,我说过的,这东西有魔性!千万不要碰。”

方岳施施然在地开口,他欲要收回那枚吊坠。

“你住手!”紫衣长老怒声爆喝,拦下了方岳的东西。

方岳被吓了一跳,没有拿稳。

吊坠咣当掉地,上面的金光有些暗淡。

“这位长老大人,莫非你也要尝试吗?这东西不祥,有魔性,尝试的话你会后悔的!”

方岳再次声明。

紫衣长老阴声恻恻:“我的事情用不找你操心!灰衣长老没有完成的事情,我身为他的同僚当倾尽全力去完成!”

紫衣长老也相中了这吊坠,刚才的事情,他一幕不差的看在眼里。

这吊坠不凡。

能够散发出璀璨的金色光华。如果能够使之认主,必定会是一场难得大机缘。

灰衣长老比他的修为精深,之前灰衣长老霸占吊坠,他不敢多说。

如今,灰衣长老有力未逮,紫衣长老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

看着浓烈的金色光华,吊坠里面的能量应该积攒的差不多了!

“嘿嘿,你没有办到的事情就让我来接手吧!”

紫衣长老奸笑,走到了吊坠的前面,割开了手腕,任由鲜血浇灌吊坠,一定要认主成功。

方岳不由得肃然起敬:“薪火相传。舍生忘死,长老们的境界果然很高,全部都是我辈的楷模啊!”

看着方岳那正儿八经的样子,方暮秋快要被这个坑货给气笑了!

他从那吊坠的上面,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空间气息。

方暮秋明白,这玩意肯定是一个空间宝物。

鲜血滴落,是到了吊坠内部空间中和所谓认主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至于异象是方岳制造出来的!

就算是这紫衣长老和灰衣长老鲜血流尽,成为干尸都无法让吊坠认主。

果然,紫衣长老步了灰衣长老的前尘。他的脸色煞白如纸,明明这吊坠的光华越发剧烈,可就是无法与他建立联系!

紫衣长老想要收手,封住手腕的伤口。

可是在他阻止鲜血流出的瞬间。

那吊坠忽然蹦跶起来,像是一柄尖锐的小剑割破了紫衣长老的手腕。

它主动出击,吸收紫衣长老体内的鲜血。

紫衣长老大惊失色,然而还没等他叫出声来,就已经眼前一黑,咣叽倒地!

“卧槽,真的成精了!”

方岳之前所说的不祥和魔性,只是随意的说说而已。哪里想到,这吊坠竟然还能够主动出击!

“鬼呀!”

方程俊怕了!

这样的场景太过诡异!

一件器物而已,再强大,也应该是一件死物,怎么会诞生出自己的意识,主动出击!

方程俊转身欲走。

可是那吊坠横飞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划过了他的手腕。

转眼间,方程俊体内一半的鲜血被抽走。他也步了前面两位长老的前尘。

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致命虽不至于。但元气大伤却是肯定的!

“这玩意儿真的不祥!它不会反噬主人吧!”方岳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吊坠落地,不再释放任何的光华。

一缕黑色的烟气从中释放出来,逐渐凝成了一个黑发如瀑,身着古典宫装的女人模样。

“你是谁?”方岳满脸警惕的看着那吊坠里面飘然而出的宫装女子的虚影。

这特码不会是见鬼了吧!

宫装女人看向方岳,一双眸子纯黑,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她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方岳,眼睛一瞬不瞬。

方岳被她看的发毛,壮着胆子说道:“哥知道哥长得俊俏,可是哥的爱好很正常,对于女鬼没啥兴趣!听说地府有牛头马面,生死判官。他们的身子骨很硬朗,饥渴的话,可以找他们去解决问题。器大活好,包你满意!”

方岳满嘴的胡说八道,只希望能够降低他心中的紧张。

宫装女子恍若未闻,只是打量着方岳的身体。

片刻之后,宫装女子幽幽一叹,眉宇间,一丝哀怨挂上心头。

“千年幽幽,岁月如水。一觉醒来,沧海桑田,谁知天地荒老,竟然已是这般模样。”

她的声音清脆,宛如黄鹂,天然间,有着一股令人心神宁静的功效。

“既然你能够令石坠认主,那这一卷《万灵经》便赠送于你!此经乃是天地瑰宝,修炼极致,亦可成道!你莫要辜负了它昔日的威名!”

宫装女子说完,一根青葱玉指点落而下。

方岳一愣,脑海中竟然自动的浮出了一卷千万文字组成的古经。

宫装女子化成青烟,袅袅散去。

一如来时无声!

“吓死哥了!你不是就是来传个经嘛!搞的这么的吓人,我真的以为是闹鬼了呢!”

方岳拍打着自己的小胸脯,惊魂甫定。

他侧头看向便宜爷爷方暮秋。

结果方暮秋像是一根棍子一样杵在哪里,估摸着是在宫装女子出现的前一刻就被定住了。

“方岳,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感觉有些头晕,已经不记得刚才有什么事情了!”

片刻后,方暮秋自己醒来,让揉着太阳穴,感觉头昏脑胀。

“没啥事!就是你老了,或许是精力不够充沛了吧!爷爷啊,不是当孙子的说你,这人老了,不复当年血涌,这有些事情需要节制啊!”

方岳很是认真的劝告方暮秋。

方暮秋瞪大一眼举起手掌:“我打死你个混球,有这么跟爷爷说话的吗?”

方岳嘿嘿一笑,打了个哈哈,把石坠中宫装女子的事情敷衍了过去。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这事情实在骇然,绝对不再方家的解决范畴之内,说多了,只是让老人平添担心。

这点孝顺的意识,方岳还是不缺的。

“咳咳,方岳啊!你说这两个长老的事情怎么解决?”

方暮秋瞥了一眼地上并排而立的三个人干。

这方程俊只是个弟子,在闹也翻不了天。而两位长老,都是武将级的强者,是方家的顶梁柱,如今失血过度,晕倒在地,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糊弄过去的!

“干嘛?你拉的屎还想让我擦屁股吗?你要是早点站出来,用你那族长的威严震慑一下,还用得着我来出手吗?现在弄成这样,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方岳打算一推二五六,把所有的责任都扔给这个不负责任的爷爷身上。

“这都是你干的坏事,凭什么让我给你擦屁股!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负责,你爹从小都是怎么教你的!”

方暮秋干咳一声,他也觉得这件事情很棘手,本来,他只是想要借助这件事情磨砺一下方岳,给他一点挫折教育。结果弄巧成拙成了现在的样子!

方岳很悠然。

“我觉得这事情不难解决,让我处理的话,我觉得还是杀人灭口比较好!这石坠的来历很神秘,绝对是一宗至宝,如果流传出去,怕是会引来无数人的觊觎。我这个人胆子很小,讨厌麻烦。杀人灭口,一了百了,更何况他们都是爷爷你的死对头,除掉之后也是为您分忧不是?”

方岳说的漫不经心。

方暮秋却感觉到了一丝隐约的杀气。

精彩评论: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结果没几章后,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很明显,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