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撩个狐仙做夫君》撩个上神做夫君 cj 撩个狐仙做夫君YAOI

更新时间:2019-04-24 18:27:02

《撩个狐仙做夫君》撩个上神做夫君 cj 撩个狐仙做夫君YAOI 连载中

《撩个狐仙做夫君》

来源: 作者:不二妄言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紫御棺,路陆

完结小说《撩个狐仙做夫君》是不二妄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紫御棺,路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路陆肩膀抽了抽,被她三叔那一口一个的你夫君、一口一个的侄女婿麻得不轻。转而,想起那夜月黑风高,鬼姜在院角与路朗说的那句,鼻子又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路陆肩膀抽了抽,被她三叔那一口一个的你夫君、一口一个的侄女婿麻得不轻。转而,想起那夜月黑风高,鬼姜在院角与路朗说的那句,鼻子又酸了酸。“我用心换她生死。”原来只在此处,剜了心为她修补元神。她回头看看身后的门,仿佛到门后那张雕花床上,鬼姜苍白的脸。此时,她似乎觉得自己是真矫情了。

路陆定了定神,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他三叔:“聘礼非得是那紫御棺吗?”

“那倒不一定。”她三叔磕了磕烟灰,接着抽,“紫御棺是中曲山中紫麒麟的角做的,于别人不过是只几块破骨头。路家世代阴官,紫御棺对路家来世就是绝世珍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拿它来保命。鬼姜为了娶你,许下诺言说要寻了紫御棺来与你做聘礼……”

吱嘎~~路陆腮边挂了两滴晶莹,默默地晾了她三叔推门进屋去了。她三叔架了烟杆在搁在膝盖上,略略含了两分酸涩的笑意,自说自话的莫名其妙地叨叨了两句,“丫头,不管有没有你哥说的生死劫,路家都只能护你这一段了。日后,你若有了委屈,来幽冥司找你三叔我……”还好路陆正矫情着,没听到他这两句莫名其妙的言语。

初春的阳光带着暖意,透过木格子做的窗棂,在她藕荷色的细麻裙裾上印上斑驳光影,脚背上红红的烫伤也被修饰得颇有韵味。鬼姜动了动眼皮,察觉到了身旁的异样。一睁眼,就见她蹙着眉,闭眼靠在床头的模样,微微凌乱的碎发散在腮边格外可人。一睁眼就能看见她的梦,他做了两千年,终于了如愿心中却多了些许酸涩。他还记得他曾在幽冥司许下的诺言,“我若不能护今生她周全,愿成全她在生死轮回中的万万千千。”

幽冥司的鬼主,最后留下那句碎了他美梦的断言,“她就剩了一缕残魂,能入轮回实属勉强。你若护不得她周全,哪还有什么生死轮回?”

他拂开她腮边的碎发,千丝万缕的结在眉头揪着了一团。那一睁眼就能见她的梦,终于成了现实,他却并不像期待的那样欣喜。她侧脸躲开她的微凉的手,歪在他腿上哼哼唧唧的呓语两声,再换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她以前并不这么能睡,或许这几日伤神伤得太过。以前每次见她,她都掖着几分清愁与他大论兵法。有时能哄得她心情好些,她还能和着他的琴声跳一两曲舞,心情不好就闷闷的坐着发呆。

如今暖心可人的模样,与那时淡漠忧郁的她,简直大相径庭。可就是如今这模样,才能揪得住他的心头肉,让他爱不能,放手亦不能。这么留着她在身旁,是好与不好,他亦无从考究。如果真的应了那“生死劫”,又该如何?

日照三竿时,光影已移到了墙角。路陆和鬼姜换了个位置。路陆揉揉眼睛坐起来,见鬼姜换了身衣服坐在床边,脑袋里懵懵的以为认错了人。浅白的中山装,哪里像个汉代人?头发也剪了……眉眼间的精致,却被他身上一袭浅白衣服称得格外好看。她早就想说,他若换身清浅的白色或许更好。也不晓得,是不是许久之前,她就这么觉得了……

“呃……你的汉服哪里去了?”路陆睡眼朦胧的,问了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

鬼姜以为她至少该问问,她为啥躺床上去了。瞧她睡眼朦胧的样子,猜多半昨夜守在床边熬得够呛。幸而以后,她烫伤了脚背,还光脚穿双拖鞋坐在床边守他一夜的事情,都不会再有。愣了愣,顺了她的话说,“你三叔说我那身汉服值钱,我就换了卖了。”

“卖多少钱?”路路似乎清醒了些。

“三十文银。”鬼姜笑笑。

“三十文银?”路路惊呼着,差点气晕了过去。“十三叔介绍的那个赵老板吧?他三十文银就骗了你一身绝色的汉服,真是个奸商!你腰间挂的那玉都能卖上几百两黄金……”她话还没完,就被眼前晃荡的鬼姜腰间那玉给堵了回去。

“我送你的信物,怎能卖了?”鬼姜将那白玉蝤龙玉佩系在她胸前。这玉,他曾经送过她一次。后来不知为何,她将玉扔在冥界的忘川河里。他点了几分念力分神去忘川河里寻了许多年,才寻了这玉回来。如今再与她戴上,似乎魂牵梦绕了许多回,“有这玉佩在你身边,无论海角天涯你都能召我回来。”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定情信物?就这么定了?路陆稀里糊涂地问了句,“我是不是矫情了些?”

鬼姜揉揉她微微凌乱的发顶,“嗯。确实矫情了些,不过戴上这玉好了许多。”

“……”要不要这么王婆卖瓜?路陆挑了挑眉,勉强端出些高冷不屑的样子来。鬼姜见她没有扯了玉佩扔了,已是十分受用,给她看了紫御棺,还给她讲了许多中曲山的稀奇事。唯独没说的,便是紫御棺的用处,只略略带过一句,日后用时你便知道了。

路陆还想问问鬼姜,梦里她喊良绪那人是谁。奈何前前后后都没看清他的脸,不晓得从何问起。又想起,上回问夜承平时,鬼姜那张醋坛子里捞出来的脸,张了张嘴,愣了愣神,硬生生将说到嘴边的话塞了回去。她问着他中曲山的事,心中却徜徉着梦里的几分情伤。

短短半日,两人竟有些久别重逢的怅然,悠悠的聊到傍晚,她三叔喊他接了季远的电话,她才想起千方坊那九百文银。“嗯,明日去取。”鬼姜明媚的笑,将她慌乱的心情耀得有些苍白了。九百文银呢……能是个小数目?卖了汉服才得三十文银,剩下的八百七十文银,是要盗墓才能有么?那绝对盗的不是普通的墓。据说那些王公贵族的墓,都凶险得很。机关暗器、守墓神兽哪样能是豆芽儿菜?以鬼姜的性格,肯定特立独行的自个儿去,就跟去中曲山取紫御棺一个样。他在中曲山受的伤,不晓得是伤在哪里。他不说,路陆也不好伤了他的自尊勉强去问。三叔在家,若是让他知道鬼姜伤得重,他肯定要笑话了去,让哥哥知道了更是不好。从中曲山回来,鬼姜的脸色就一直苍白着,她实在不放心他再去涉险。何况千味坊的院子,未必一定要买。

鬼姜送她那玉,蛮值钱的,要不卖了吧。为了卖那玉佩,路陆使出拿手绝活煮了一壶新茶端给鬼姜,一双星星眼瞧着他,“师父……”鬼姜被她这声软糯糯的师父喊得肉麻,端茶的手都抖了两抖。他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么一声“师父”,但她确实又是头一回喊。拜师父这事儿,不过是对付大舅子的招数,也不过了了自己一个夙愿,没想到她还真喊师父了,还喊得如此像样。瞅着她喊师父的样子也蛮逗趣的,索性端出点师父的架子来逗逗她,“使出浑身解数卖乖,有事求我?”

路陆笑得更甜了,“你送我那玉,能不能卖了。我们再去盗个地主墓,买千味坊的院子……也就足够了。”

他眼神暗了暗,仍然端着为师的架子,“为什么要盗地主墓?”

鬼姜没说卖了玉佩要怎样,路陆顿时松了口气,搬个小凳子来在他身旁坐下,真真装出了几分小徒儿的乖巧模样。“那些王侯将相的墓地,机关暗器的唬人得很。中曲山那些事情听起来惊心动魄的,也着实让人捏汗,要去盗墓我心里还是虚虚的……”她把盗墓小说里的惊险桥段都默了一遍,小心肝儿都在打颤,哪里有勇气放任鬼姜去冒险。“盗几个地主墓,凑一凑,九百文银还是有的。”

鬼姜捏起茶盖自顾自的拨他的茶末子。路陆还巴心巴肝地仰头望着他,“我这个建议,不错吧?”

他侧脸垂眸瞧着趴在扶手上的路陆,淡淡地笑了笑,笑得有些以为深长,“我说要带你去了吗?”

这,这……说了半日,屁用都没有一个。路陆整个人都像噗通一声落进井里的石头,噗通了一声便沉进了深水,连个泡都没有。借着屋檐下昏黄的灯,瞧着她出神的模样更是有趣,索性再逗她一逗,“你大半夜的,给为师煮了一碗浓茶……就是想要为师睡不着觉,好去盗墓?”

“呃……”路陆赶紧起身捧了鬼姜手中的茶碗,“我去换一杯。师父你今晚一定的安心睡觉,明天精神了再说盗墓的事情。”能多一晚上,让他养养伤也好。

路陆捧了茶碗出去,换了壶极淡的清茶过来。瞅着茶碗里晃荡的小几片茶叶,鬼姜有些发愁,不晓得这丫头着紧的是个啥,奉茶都奉得如此殷勤。

“你带我一起去吧。”路陆果然殷勤得紧,“怎么说我也是你徒弟,跟你一起去,长长见识总是必要的。”她知道自己是个拖油瓶,鬼姜带着她盗不了帝王将相的墓,或许能退而求其次挖挖地主坟呢……

鬼姜蹙了蹙眉,眯了眯眼起身捏起她的下巴,沉声道,“除了焚香祭祀的场合,不准叫我师父。”他眼眸里暗暗点燃的愠怒之色,唬得路陆身子一颤,往后退了一步。那双暗藏春色的眼眸,可以隐忍如此极致的怒火,她着实未曾料到。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不二妄言)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撩个狐仙做夫君》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