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道主且慢》道君且慢微盘 801 道主且慢紧缚

更新时间:2019-04-12 00:14:34

《道主且慢》道君且慢微盘 801 道主且慢紧缚 已完结

《道主且慢》

来源:酷匠网 作者:上邪mi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青夙,青桦

上邪mi新书《道主且慢》由上邪mi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青夙,青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要回去那个呆了三万年的地方,即使那里的人都怕我,可我不懂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必须要问清楚,否则,我不甘心。”对不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要回去那个呆了三万年的地方,即使那里的人都怕我,可我不懂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必须要问清楚,否则,我不甘心。”

对不起,道主。

我骗了你。其实在遇到蛇妖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我的身份,我在龙族的一切。

可我……

“他们都说我是恶魔……道主,我不是的,他们不相信我,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恶魔……”上渊看着她喃喃自语。

若青夙此时睁开眼睛,就会发现眼前这长相冷峻的男子眼底竟一片迷茫与悲伤,还带着几分恐惧。

青夙闭关了一个月也没把修为补回来,她怕白苼闲得慌,又担心有人会闯进来,不过,似乎还没有人发现他们呢。没见到白苼的身影,她以为他跑出去玩了,等了一会也没见回来。

青夙挑眉,这条小苍龙不该是这么贪玩的性子啊?莫不是出去玩被人发现给抓起来了?

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怎么没摇响她给的铃铛?

青夙微微叹气,将仙障散了后打算去找白苼,她可不认为他有那个本事能离开这里,当然她知道这条小苍龙还是很听自己话的。

出了山洞,湛蓝的天色让青夙舒心,四周扫视一圈没有发现白苼的身影,倒是让她看到了地上的一张纸条。

青夙觉得有些不安,顿时皱了秀眉,拿起地上被石头压着的纸条,她看了看,秀眉皱得更紧了。

道主,家中急事,勿念。——白苼留

盯着纸条看了好一会,青夙才把心里的一股异常压了下去。家中急事?这么说他是在她闭关期间想起了自己是何人?唔,龙族,也不知道阿爹是否知晓龙族在何处,白苼若是回了家就把她给忘了,那该多没良心啊。

算了,去看看阿爹先。青夙刚欲抬起脚步回去就看到了两道并肩而行的身影。

“夙儿?原来你躲到这里了啊。”

青桦仍然一身青衣,在他身旁的人则是白族那位冷脸仙君,白夜。

“哥哥,白夜仙君,真巧哦。”可不是么,她刚出关就碰着这两位大爷。

两人来到青夙身旁,白夜微微颔首算是与她打过招呼,而青桦则是不客气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又摸了摸她的头,笑眯眯地盯着她看,“夙儿啊,有件喜事要不要听啊?”

青夙对于自家哥哥的表示不满,但碍于白夜也在,便只瞪了青桦一眼。听到他这般说,她表示不明,能有什么喜事和她是有关系的?她倚在洞壁上,挑眉道,“说来听听。”

青桦看了一眼白夜,特意轻咳了一声,还没出声就被自家妹妹那眼神给吓得把话咽在喉咙里。青夙眯着眼看着这两人,显然她不认为他们要告诉自己的是什么喜事,且青桦看向白夜时她觉得这事可能还和白夜有关。

“算了,回去我再与你讲。”青桦瞥了她一眼,然后对白夜说了句话两人便先走了。

青夙轻笑,全当作是青桦耍她的小把戏。

一路上微风不太温柔,吹起青夙的衣摆,青竹台跟以往一样,矗立的绿竹,茂盛的枝叶,遮挡了些光芒及热度,带来了凉意。她沿着小石路走去,穿过微风,穿过青竹,穿过所有凉意。

阳光透过层层无碍落在地面,此时的青族是越过季暑三月的暮商,青竹台常年盛开,有些竹叶却未必,它更喜欢凋零飘落,在空中顺着风路乘去。

青夙走得不快,一路欣赏风景从南至北将整个青竹台都走遍了,没有遇到青桦白夜两人,他们应该是回去了。可也没看见白苼,她轻叹一声,这小苍龙真的走了,真是没良心的小娃。

心里骂了一声,青夙自从千年后一直喜欢安静,除了那夜凡间的上元节,白苼好歹也是在她身边一年有余了,这会青夙还有些不适应白苼的离去。

青夙回到自己闺房后天色已经入暮,她趴在床榻上想事情时,青树却抱着只狐狸回来,于是鄙视了她好一会儿。

“这只丑狐狸你从哪儿捡来的?”

青树抱着小狐狸往青夙跟前凑了凑,笑道,“女君,这狐狸哪丑了?你瞅瞅,我还没见过这么美的狐狸呢。”

这狐狸其实不丑,它是毛色雪白的小狐狸,两只黑不溜秋溜溜的眼睛,毛茸茸的尾巴似无力垂下,身子娇小。

青夙看着狐狸微微挑眉,这狐狸气息好熟悉啊。她伸手摸了摸狐狸的脑袋,哪知道这狐狸却顺着她的手臂趴来钻进了她怀里。

“女君,看来这小狐狸很是喜欢你呢,都爬到你床上去了!”青树有些惊讶,早知道她刚捡到这小狐狸时,它摆出病恹恹的样子怎么都不肯动。

青夙皱眉,她知道自己为何觉得这狐狸气息有些熟悉了,这不是祁莫的徒弟小六么?不过,青夙一把抓起狐狸塞回青树怀里,颇为嫌弃地道,“拿走拿走,不准把这玩意放在我屋子里。”

青树哭笑不得,“女君何时这么嫌弃小动物了?”

“惹麻烦的我向来不喜。”青夙白了她一眼。

青树怀里的狐狸嗷嗷地叫了几声,两只狐狸眼盯着青夙看,有些可怜兮兮的意味。青夙好笑,她方才抱狐狸时就感觉到它的气息不稳,可能是受了伤的缘故。

伸手放在狐狸背上,无声的法术涌了过去,微微将它的伤治愈了一下,青夙才问道,“你从何捡到的狐狸?”

“我偷偷去了凡间一趟,路过一座山时发现的,当时它受了伤我就给带回来了。”

青夙扶额,有些头疼青树的性子,“若这狐狸是妖族的人呢?”

“妖族的人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青树笑道。

青夙哭笑不得,看来这丫头已经忘了上次的教训了。“走走走,抱着你的狐狸出去,别打扰我睡觉。”

将青树‘赶’走后,青夙撑着脑袋想要不要把那只小狐狸还给祁莫,毕竟是他的徒弟。可千年前为了给舒儿取药草,在妖族碰到了祁莫,那时的她对妖族没什么看法,祁莫性子又与她投合于是就做了朋友。但是他与自己争一株药草,害得舒儿仙逝,害得她连弟弟最后一面都看不到。

青夙脸上出现了泪痕,她微微收敛了下情绪,翻了个身,睡觉!

至于祁莫丢了徒弟,哼,自己急去吧。

灯火明亮的屋里,一个身影出现在帘布后面,影子印在地面带着神秘。青夙难得做了一回春梦,只是梦里的场景着实吓了她一跳,梦中一个很暗很大的水塘里,中间有块十丈长宽的石壁,上面坐着一个男人,他被粗铁链锁着手链,手腕脚腕伤痕累累,凝固的暗红血液让人看起来有些恐惧。

青夙没见过任何一双眼睛能像这个男人的眼睛那样纯净,犹如不食世间烟火一样。她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这男人面前,蹲下与他平视,可他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脸,青夙无奈只好伸手将他的头发撩开。

刚碰到男人的头发,青夙就感觉到一阵了天昏地暗,一瞬间青夙已经躺在冰冷的石头上,身上还压着个男人。青夙想要看清他的脸容,于是忘了推开他反而伸手去摸他的脸。手还没碰到他的脸,就被一个薄凉的软软的唇给堵住了嘴巴。

嘴唇传来的陌生感觉让青夙愣得忘了劈晕他,陌生的气息萦绕着她的呼吸,男人肆意地吻着她,青夙牙根一紧,伸手在他颈窝上一劈,奈何没劈晕他。

而她的动作似乎惹恼了他,男人亲吻着她嘴唇的力度变大,像是撕咬般,大手也也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青夙大惊,连忙捻了个咒语,可咒语没反应,身上的衣衫被数尽褪去,男人薄凉的嘴唇从吻过她的脸,颈窝,锁骨一路往下……

梦里暗无天日的水塘上一片春光涟漪……

青夙醒来时先是搂了搂自己的衣衫,又捏了一把自己的脸蛋,原来是梦啊,还是个春梦。她抬手擦拭了被自己吓出来的冷汗,手背上有个吻痕,手一顿,青夙皱眉,难不成她自己啃了自己的手一口?

啧,梦里跟她一番缠绵的男人啊,可惜自己连人家的脸蛋都没看到。

两天后青夙去了一趟青山的书房,青桦也在场,她刚踏进房门便听到青桦在讨论她的事。

“阿爹,夙儿回来两天了,那去白族的事也该跟她说一声了。”

“我为什么要去白族?”青夙敲门而进,先是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阿爹,走到青桦身旁,眯着眼睛又问了一遍,“我为什么要去白族?”

看着自家妹妹的眼睛,青桦有些犹豫了,用联姻去换来想要的东西,对她不公平。

青山放下手中毛笔,对青夙招了招手,“夙儿,过来。”

瞪了青桦一眼,青夙一副乖巧模样走到青山跟前,笑眯眯问道,“阿爹,你们瞒着我做了什么?”

“你倒是比你哥聪明。”青山指了指纸上的几个大字,墨汁还没完全干,青夙视线落在上面,“死而,复生……”

屋里安静了一刻,青夙秀眉慢慢皱起,脸色有些发白,“阿爹,这是什么意思?”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上邪mi)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青夙,青桦)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上邪mi)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道主且慢》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青夙,青桦),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