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国色枭声》国色生枭 小白文 国色枭声同志

更新时间:2019-02-11 09:12:55

《国色枭声》国色生枭 小白文 国色枭声同志 连载中

《国色枭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江岸刘郎 分类:历史 主角:刘勤,杨大娘

《国色枭声》由网络作家江岸刘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勤,杨大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不久,有两个消息,在里河村以及周边村庄传开了。一个消息说,山神庙里杨大娘收留的年轻小伙子,不是旁人,正是她娘家的远房亲戚。另一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久,有两个消息,在里河村以及周边村庄传开了。一个消息说,山神庙里杨大娘收留的年轻小伙子,不是旁人,正是她娘家的远房亲戚。另一个消息说,杨大娘做主,把她收养的义女许配给了那个远房亲戚,小伙子将落户里河村了。

乡下的穷苦百姓,非常淳朴,听说这个消息后,话语间多是祝福和感叹,不少人都说杨大娘苦尽甘来了,家里多了一个壮劳力,日子将会慢慢变好。特别是山神庙附近的里河村,乡亲们空闲时,三三两两,结伴上门探望,询问吉期定了没有,纷纷表示到时一定到场为新人祝福。

这一切当然归功于,杨大娘几年来积下的善缘。杨大娘虽然是个丐婆,但她一直与人为善,从不滋扰乡邻,农忙时,谁家人手不足,她都主动上门帮忙,从来也没收过别人酬谢的钱物。同时,杨大娘Xing格刚烈,Cao守严谨,从未沾惹过风言风语,也倍受乡亲们尊敬。

乡亲们都是穷苦人,无力给予物质上的资助,但质朴的语言,连刘勤都感到心里暖暖的。他也这时才知道,山神庙附近有好几个村庄,就是里河村也分为上里河村和下里河村,山神庙边上的这个是下里河村,沿河沟上行转过一个山岭,那就是上里河村。

到过山神庙的乡亲,亲自看到了翻修的屋顶、新砌的灶台床铺、改造的厕所,对勤哥儿都是赞不绝口。

杨大娘和几个关系好的妇人合计一下,决定就在插早稻前把婚事办了,一来怕夜长梦多,二来农忙时见证作保的人就难请了。原本还有人担心苦儿太小,但听了杨大娘说,先举行结婚仪式,过两年再圆房,也就都默然了。因为刘勤和苦儿情况特殊,什么问名、纳彩、请期、亲迎之类通通省了,几个妇人私下商议商议,就定下了一个日子。

三天后,也就是刘勤来到这个世界第二十天的时候,他和苦儿的婚礼简朴而隆重的举行了。下里河村的老老少少,齐集山神庙前的空地,共同来见证和祝福这对新人。大家都知道杨大娘的处境,于是,东家带了一张桌子,西家带来几条凳,你家端来一碗菜,他家捧来一坛米酒,众人就像过共同的节日,合力整治了一桌酒菜。当然,也就是乡下人平时的吃食。但这份情义是无价的,足够刘勤一家三口人感动满怀,杨大娘更是热泪盈眶。

下里河村保长,邀来几个乡老,当场为刘勤和苦儿书写了婚书,并填写了刘勤落户下里河村的文书,杨大娘、刘勤、苦儿相继按了手印,这份户籍材料就算生效了。保长送给杨大娘六文钱,算是贺礼,然后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就和乡老离开了。村子里若是查出了来历不明的人,他作为保长也脱不了干系,因此,他备齐了文书材料,赶紧去向官府备案,把这事办实了。

从此,刘勤在大朱朝有了一个合法身份——下里河村村民。

新娘子苦儿,今天明显有些不同,虽然身上穿的依旧是那件补了又补的衣服,但刘勤还是感到很多的变化。她身上往日的泥灰不见了,头发也被杨大娘刻意梳理得整整齐齐,清瘦的脸颊羞满了红晕。刘勤虽然配合着完成了整个仪式,但他始终无法认可这么小的女孩,从此是他的妻子。他偶尔望了苦儿的几眼,也只是感叹,多好的美人胚子呀,可惜......

“勤哥儿,今天你可是新郎官呀,走,咱们喝酒去!”

刘勤来不及感叹,就被一群青壮汉子围住了。这些都是村里的庄稼汉子,他们的名字也听人介绍过,什么大柱子、狗娃、虎子之类,至于到底谁是谁,他还没有明确的对上号。

他含糊其辞的迎合着,心里正犹豫要不要跟他们过去,却一下被他们拉住手臂,簇拥着走了。

喝的正是村里人带来的米酒,酸酸的,没什么酒味,分量也不多。刘勤陪着那些汉子干了一碗,就借口酒量有限不再喝了,坐在一旁,微笑着听他们谈天。庄稼汉子,一碗酒下肚,话茬子就打开了,什么张家媳妇生了儿子,李家的母猪下崽了,上里河村的狗顺跑了一趟府城等等。

刘勤只是听着,一直没有插话,他也插不进话。

“勤哥儿,听说你老家在夔州?”

刘勤正愣神间,忽然旁边一位壮实的汉子,问了他一句。他记得那壮实汉子好像叫大柱子,不过也不确定,他只好含糊答道:“嗯,我正是从夔州一路逃难过来的。”

“看你穿的衣服,与我们很不同,还有头发也那么短,莫非夔州人都是这般装束?”

那壮实汉子话音才落,旁边另一个憨头憨脑的汉子,也大声道:“是呀,勤哥儿,跟我们说说吧!”

“夔州人也是我大朱朝子民,怎么会有差别?我这身衣服,其实是,是...”

刘勤脑子里急速转动着,正考虑该如何解释,忽然眼前一亮,他接着说道:“其实是别人送的。”

“别人送的?那他又是从哪里买来的?我看这衣服不像我大朱朝服饰呢!”

“这位哥哥说得对,这衣物确实不是我大朱朝的,是一个海商从海外带来的。”

“海外带来的?勤哥儿,你快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家以前有个亲戚是跑海的,他从海外一个叫天|朝的国度带回来的,他来我家探望的时候送了一套给我,据说天|朝人头发都剃得很短,我那时不懂事,也偷偷把头发剪短了。”

“啊,天|朝人好奇怪,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剃得那么短呢?”

“是呀,我这头发偷偷剪短以后,就被家父狠狠训了好几天呢!”

“哈哈...”

大伙儿听刘勤说完,都哈哈大笑,刘勤也陪着笑一阵,心里又不禁暗中一叹,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重新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这时,一个中年汉子又说道:“勤哥儿,你给我们说说,天|朝离我们大朱朝远吗?那儿还有什么稀奇的地方?”

“离我们大朱朝遥远的海外,乘船往返一次大概要十年吧,那个地方叫东胜神洲,原本有很多的小国,后来一个叫作***的人,统一了东胜神洲,建立了天|朝。天|朝的皇帝不叫皇帝,称作主席;天|朝的衙役称作城管......”

刘勤一边回想着前一世,一边叙说着,那些在他来说都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物,对这些庄稼汉子来说,不亚于山海经里的光怪迷离故事。

今天也是淳朴的汉子,激起刘勤的谈兴,一时没收住嘴,说了很多前一世的事物。却不想,一传十,十传百,天|朝的故事迅速从下里河村传到洪家铺子,又从洪家铺子传到了安庆府,随着南来北往的商客,这个故事也传到了更远的地方。天|朝故事传播的同时,刘勤的大名也被更多的人知晓了。

随着流传的走样,最后故事竟然出现了好几个版本,有些版本甚至非常离谱,说天|朝的人有两个脑袋三只手等等。

天|朝的故事在外面传得疯,但始作俑者刘勤毫不知情,他也没有时间去关心此事。农忙时节到了,他跟随杨大娘苦儿,一直在村子里给乡亲们帮忙插田。等最后一块田的早稻秧苗插好,已经十多天过去了。

刘勤第一次下田插秧时,曾引来不少围观者。他容貌俊朗,皮肤白净,任谁都只会把他当作读书相公,和干农活的人联系不起来。但下一刻,大家都服了。他插的秧苗又直又快,连村里老把式都赞不绝口。其实,大家都不知道,他本就是农村长大的,这种农活自然没少干。

早稻秧苗都插好了,村里的汉子们都集中在村边一棵大榕树下歇息唠嗑,刘勤这些天和大家混熟了,从田里上来,洗好脚,也走到榕树下准备歇会儿才回山神庙。

“勤哥儿,喝口水吧!”

“多谢虎子哥!”刘勤接过虎子递过来的瓦钵,一昂头,就咕咚咕咚直喝,一钵凉水下肚,神清气爽。

“勤哥儿,听说天|朝的人都长着三只手,是不是真的?”

“啊...”刘勤刚喝好水,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明白狗娃的问题,忙道:“狗娃哥,别听别人瞎说,天|朝人和我们一样,只是装束和习惯有些不同而已!”

“外面都这么传哩!”

“狗娃,你尽听外面人瞎传,天|朝的故事当然是勤哥儿说的最准!勤哥儿,农田的活差不多好了,你接下来打算干什么?”

“柱子哥,我打算明天去集镇上转转,看看哪里需要帮工,想找份活计做。”

“那明天我们一道去吧,我编了几个箩筐,也准备明天挑到集镇上卖了。”

“好呀,柱子哥,我明天一早去你家门口等你!”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国色枭声》,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江岸刘郎)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