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血海孤狼》雪海孤狼电视剧 在线阅读 血海孤狼字母文

更新时间:2019-02-11 09:11:53

《血海孤狼》雪海孤狼电视剧 在线阅读 血海孤狼字母文 连载中

《血海孤狼》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贰零肆柒 分类:历史 主角:李孔荣,钟前功

主角是李孔荣,钟前功的小说《血海孤狼》此文是贰零肆柒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连半夜卧谈会都要对陈绍宽唧唧歪歪,电雷学校那帮小子该有多恨闽系啊!临近五月,夜里为了凉爽开着窗,房间里电雷学校学员所说的话李孔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半夜卧谈会都要对陈绍宽唧唧歪歪,电雷学校那帮小子该有多恨闽系啊!临近五月,夜里为了凉爽开着窗,房间里电雷学校学员所说的话李孔荣听的是一字不漏。

就他所知,闽系对电雷学校的怨恨无非是那次广州夺舰。当时闽系死伤几十个人,还有不少人被关进了广州班房,其余则如丧家之犬全部被赶回了福建。而之所以夺舰,是因为孙大炮当时位置不稳,北洋和桂系想扶持其他人出来反孙,程璧光正是因此而被暗杀。当然,程璧光死的也活该,当初要不是眼红孙汶送的五十万马克(此笔马克乃德国为破坏段祺瑞对德宣战所给[注8]),以及大炮的一些许诺,他也不会带领海军反叛中央南下。

夺舰是温树德、欧阳格、陈策等人密谈所致。陈策本是亲孙广东海军的一员,温树德和欧阳格却完全是为了投机上位。夺舰之后掌握海军的温树德又收钱再叛孙汶,而欧阳格以**为名吓走中山舰舰长堂兄欧阳琳后,却未能如愿成为中山舰舰长,接任中山舰的是共产党员李之龙。雌伏数年待常凯申上位,见常光头不喜闽系海军,善于投机的欧阳格又出来办什么电雷学校,打算日后取闽系而代之。

电雷对闽系的恩怨至此,而闽系对电雷的打击则有二,其一是外省人很难上舰、更难升官,要做舰长司令那就更不要想,此为排挤;再就是某次外国军舰与电雷学校同心号炮艇相遇,洋人是海军作派十足,又是仪仗队、又是吹军号,不想对方却无动于衷、面面相觑,之后洋人下锚往同心号访问,更吃了个闭门羹,于是照会便送到了外交部,最后转到了海军部。

陈绍宽当即顺水推舟,要求行政院取消电雷学校,然而碍于此校为军政府直接管辖,行政院最终只命令今后电雷学校不准穿海军制服,校、舰不得悬挂海军军旗和长旒。后经运作,电雷学校最终还是保留了海军制服,但左臂却绣有水雷,校、舰国旗上也加印水雷标志。此事对电雷学校惩处极小,但电雷学校则认为这是闽系的铲除异己之阴谋。

电雷系和闽系的恩恩怨怨,在李孔荣看来无非是狗咬狗、满嘴毛——都是为争夺有限资源而已,没有谁谁谁是好人、谁谁谁是坏人之说。

屋子里的海军学员称呼海军部长为老甲鱼,而自己的长官却似笑非笑,钟前功少尉顿时觉得莫名其妙,这就好像有人说常委员长坏话,光荣的***员无动于衷一样。他手碰了李孔荣一下,见其点头,当即看向中华楼的管事,于是,准备好的伙计当即开门开灯,屋子里的小电雷们当即被吓了一跳。

“起立!长官巡视。”身着少尉军服的钟前功抢先进入302房后,接着喝了一句,而后便立在门内侧等候李孔荣进入。

此时的李孔荣不再是之前的那副瘪三打扮,他身着海军常服,英姿飒爽、脸带怒意。里面的海军学员见忽然开门开灯当即吓了一跳,再听钟前功喊‘起立’,并声称有‘长官巡视’,当即连滚带爬的起来。一个陆军少尉、几个伙计进来后,军靴哒…哒…哒……,肩上扛金杠银星的一个海军少校走了进来。

这人绝非电雷学校教官,既非教官再想到刚才几个人都说了陈绍宽老甲鱼,诸人又觉得此人可能是闽人。想到这里这些人更加不安;只是再看,才发现此人长得根本不像闽人,最少鼻子不矮不短。

303房的那几个学员也过来后,八个电雷学校的学员站成了一排。钟前功少尉和店伙计站在房间里都不说话,李孔荣却在房间里来回度步,军靴踏的地板哒哒响,他沉默中用实质般的眼神扫视着这些学员。全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个子也不高,有一个还长着一副娃娃脸。当然,既然能派出国,自然大多都品学兼优,所以这些小年轻的眼睛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直打转,他们不清楚这个海军少校什么来头、会怎么处理自己。

“哼!”李孔荣沉默了两分多钟,见八个人头上都冒汗,他才哼了一声,怒道:“深更半夜也不睡觉,倒有精神诋毁上官,我看你们是吃饱了撑了!把你们送出国是为了学本事,好杀敌立功、报效党国,谁想还没有跟日本人干起来,自己人倒斗的不亦乐乎。你们还只是学员,政治上的是非是你们该关心插嘴的吗?!

钟少尉,收了他们的护照和证件,让他们都给我滚出去绕唐人街跑二十圈!”

“是!长官。”八个人的护照和证件伙计早就交给了钟前功,他对李孔荣的这番话是极为赞同的,现在大敌当前,这些海军学员居然还在商量着怎么扳倒海军部长陈绍宽,实在是可恶。

302房的几个人知道自己错在那,当下一脸惶恐的急急出门,可303的几个有些犹豫,其中一个扭捏后大胆的道:“报告长官,我们只是在睡觉,并没有诋毁上官。”

“你还有道理!”李孔荣威态十足,“你们八人同属一届,情同手足。一人犯错、全体连坐。你有不满可以向军政部投诉,现在给我滚出去,没跑完二十圈不要回来!”

有道理也好,没道理也好,李孔荣搬出连坐这四个无辜者也无话可说,另外几个还瞪了这个问话的几眼。待他们走了,李孔荣才摘下军帽抹了一把汗——八个学员头上冒汗,他也冒汗。

唐人街并不长,只是半夜绕着唐人街跑二十圈实在是苦逼,好在深更半夜除了狗吠没什么人看到。半个小时后,八个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人又回到了中华楼,此时,李孔荣和钟前功已经在一楼等着,八个人的护照证件全放在桌子上。

见累得狗一样的八个学员勉强的站成一排,抓着他们证件的李孔荣在他们身前转了两圈才道:“自我介绍一下,兄弟大名李孔荣,字汉盛。此次乃作为赴英代表团特使孔庸之先生的副官出国,来德国的目的暂属机密,无可奉告。这位是钟前功少尉,他是柏林武官处的机要员,任务也是机密。”

自我介绍的时候,李孔荣一直盯着这八个人,待自己说出孔哈哈,这些学生有些不服的眼神才歇了下去,便有几个目光再次倨傲上扬,那也是故意为之,以掩盖自己的心虚。

“本来听说你们从基尔过来,还想向你们打听些事情,然后明日为你们学成回国践行,想不到却……”说到这里李孔荣大摇其头,哀叹道:“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这下八个人终于点头了。又故意沉默了一会,李孔荣才大声宣布:“从现在起,你们八个人暂时归我管辖,目的是协助代表团完成机密任务,事了之后方能回国。国内军政部、电雷学校我会让代表团去电说明,回国的行程我也会通知大使馆推迟数日。”

在学员前面来回度步的李孔荣无可置疑的说出自己的安排,说完他又转头瞪向学员并喝问,“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基本上降服的八个人都答了话,他们毕竟还是学员,见识少不惊吓。

“大声些!”李孔荣再道,“叫我长官!”

“听明白了!长官!”八个人终于大声回话,这声音听的李孔荣极为舒爽,他喜欢这感觉!

“好了,钟少尉,下面的工作就是你的了。”李孔荣看了看房间里的座钟,已经三点半了,他该回去写日记然后睡觉。而且今天的日记必须长,不然李少校第二天起来傻不拉唧把事情全部搞砸,那如何是好?

“是,请长官放心!”钟前功半夜一起来就发现长官和白天不同,他极为喜欢现在长官的处事风格。沟通什么的根本就不必,先跑二十圈再说,真是简单粗暴!(之前的商量中,长官就准备找出不合军规的地方惩处这些学员,不想这些学员自己作死诋毁上官)

一夜功夫,李孔荣少校醒来看日记时却发现那个八个电雷学校的学员被另一个自己‘驯服’了,现在他们正在钟前功少尉的督促下写报告。这真让老实巴交的李少校大吃一惊,他可从来没有这样算计过人。不过等忙活一夜的钟前功少尉笑着告诉他电雷学校之前也密令过这些人注意德国潜艇舰队时(这也是他们推迟回国的原因),他又有些高兴,先不说这些情报等于白捡,就是堵了电雷那边欧阳格的路子,作为闽人的他就极为高兴。

上午,打了一夜麻将的胡励剑仅仅歇息了两个小时就挣扎着起床——得知昨天晚上的事情后,他对这个李副官当即忌讳三分。在他看来,这个人是不喜欢讲理的,他倒喜欢抓住别人的把柄,然后往死里使唤。这怎么了得?!要是他赌钱的把柄(复兴社规定成员禁止赌博)被他抓到,也绕着唐人街跑二十圈,不说这把老骨头受不了,即便受得了,那脸面也是丢尽了。当然,他起来了,那水手馆的陈顺庆是不是也起得来,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汉堡水手馆在港口区,但陈顺庆不光是水手馆馆主,还是汉堡中华会馆的会长,所以眼带血丝的胡励剑胡老板胡麻子带李孔荣少校去的地方不是码头,而是大自由街二十四号中华会馆。他本以为陈顺庆那家伙正在睡觉,谁知陈顺庆精神好的很,根本就没睡。

“在下海军少校李孔荣,见过陈会长。”门口摆着关公像的中华会馆内,李孔荣对着陈顺庆敬了一个礼,而后出示大使馆开出的介绍信。

陈顺庆毕竟是头面人物,看完信也不是太惊,唯有脸上笑意更甚,他道:“只要我陈某人能帮的上忙的,李副官尽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血海孤狼》,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贰零肆柒)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